恩恩推特语录『第二弹』

 

微博有作家崔成浩,推特有元首金正恩。

恩恩又被誉为北境之王(Kim in the north

以及第三届白头山最高尊严(Fuehrer III of Mount Snow

恩恩和普普
恩恩和普普

​如果你们坚持认为民主是最好的制度,那么唐纳德·特朗普这货是咋回事儿?

傻眼了吧。

If democracy is the best system, how do you explain Donald Trump?

Checkmate.

川普上台了,我贼啦高兴。

只要有他在,我怎么看怎么像个正常人。

I’m glad Donald Trump is around.

He makes me seem reasonable.

 我可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想说啥就说啥。

人人都爱金正恩。

不过是把购物清单朗诵了一遍。

听众一如既往起立鼓掌,热泪盈眶。

I can say whatever I want at the national convention.

Everyone loves me.

I literally just read my grocery list.

I got a standing ovation.

以110%的票数顺利连任,我爱民主。

I got reelected with 110% of the vote.

I love democracy.

如果真是传说中的糟糕领袖,为什么我能获得110%的支持率?

爱真能战胜一切,以至于所谓的数学规则根本不值一提。

If I’m a bad leader, how come I have an approval rating of 110%?

My people love me so much it defies the laws of math.

朝鲜人民可以选择任何人担任国家元首,但我也没法阻止选票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其他所有的候选人都不幸去世,当然是自然死亡。

My people can elect whoever they want.

I can’t help it that my name is the only one on the ballot

All my opponents died of natural causes.

每年平均有365天都是我的生日。轮到你了,特朗普先生。

I have 365 birthdays a year.

Your move, Trump.

我是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

喊来一位次帅驮着我跑上一段,他真的照做了。

轮到你了,特朗普。

I’m the most powerful man in the world.

I ordered my top general to give me a piggyback ride and he actually did it.

Your move,  Trump.

刚颁布了一条法律,宣布我是第五只忍者神龟。

轮到你了, 特朗普。

I made a law that says I’m the fifth ninja turtle.

Your move,  Trump.

朝鲜的每一天都是向我致敬的节日。

轮到你了,耶稣。

Every day in North Korea is a holiday dedicated to me.

Your move, Jesus.

如果共产主义真像传说中那么不堪,我的浴室里怎么会出现一台刨冰机?

If communism is so bad, how come I have a snow cone machine in my bathroom?

还误以为民主社会比共产主义更好?

主卧实在太大,从这面到那面,我不得不骑上我的小马。

Still think democracy is better than communism?

My master suite is so big I have to cross it on a pony.

还坚持认为朝鲜的生活艰难?

我正在游艇上的游泳池里发推。

而游艇正漂在另一个更大的游泳池上。

Still think life in North Korea is bad?

I’m tweeting from my pool.

On my yacht.

Which is floating in an even bigger pool.

传言说我的宫殿里所有的卫生间都是用黄金打造的。

胡扯。

还有一些银制的。

仆人们用。

There’s a rumor that all the toilets in my palace are made of gold.

That’s a lie.

A few are made of silver.

Those are for the servants.

白宫有134个独立的房间?

我就呵呵了。

我家的卫生间都有这么多。

The White House has 134 separate rooms?

Yawn.

My house has that many bathrooms.

美国以“侵犯人权”为由对我进行制裁。

这不扯淡嘛。

朝鲜是不允许人权存在的。

如何能够侵犯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The U.S. sanctioned me for violating human rights.

That’s BS.

My people don’t have any rights.

How can I violate what they don’t have?

刚刚检查了一下禁运清单。

我不能进口乐高玩具了。

这一次真的过分。

I just read the latest list of sanctions.

Now I can’t import Legos.

This time they’ve gone too far.

我的衣服不再合身。

只有一种解释。

美国是把我衣服缩小的幕后黑手。

My clothes don’t fit anymore.

There’s only one possibly explanation.

America is shrinking my clothes.

你们这些美国人实在太娇气了。

我们北朝鲜人根本看不上你们那些奢侈的玩意儿。

比如网络。

或电力。

或食物。

You Americans are so spoiled.

We North Koreans don’t need your frivolous luxuries.

Like high-speed Internet.

Or electricity.

Or food.

所有人都在埋怨我的坏,但是请记住我的好:我可没动用黑客去左右美国大选。

其实想这么干来着。

但网络实在太卡了。

Everyone says I’m a bad guy, but give me credit: I didn’t hack the U.S. election.

I wanted to.

My Internet just sucks too much.

 查了下手机。

iTunes下载不了了。

终于感受到了被制裁的痛苦。

I checked my phone today.

I can’t download iTunes anymore.

These sanctions are finally starting to hurt.

我的“海军一号”直升机里有冲浪浴缸。

轮到你了, 特朗普。

My helicopter has a Jacuzzi.

Your move,  Trump.

 “饥荒”?

明明是取得了对肥胖症的胜利。

轮到你了,美国。

You call it a famine.

I call it a victory in the war on obesity.

Your move, America.

 诺奖又落选了。

其实这奖根本就不适合我。

 除非诺委会设立一个全知全能奖。

I didn’t win a Nobel Prize this year.

No surprise. I’m not a good fit.

They still don’t have a category for being the best at everything.

朝鲜是不需要过感恩节的。

我的子民每一天都活在感恩中。

那些不懂感恩的人,已经永远消失了。

We don’t need Thanksgiving in North Korea.

My people are thankful every day.

And the ones who aren’t disappear forever.

朝鲜不过圣诞节。

我们不需要靠互赠礼物来证明什么。

也没有买礼物的钱。

We don’t have Christmas in North Korea.

We don’t need gifts for validation.

We also don’t have any money to buy stuff.

网民们,请尽情欢呼!我已入驻领英。点击我,你将与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进行互动。

People of the Internet, rejoice! I’m on LinkedIn. Hit me up to network with the most powerful man in the world.

领英刚把我的主页封了。

他们一定是害怕我会把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击垮。

LinkedIn shut down my page.

They’re afraid I’m going to take the whole capitalist system down

生活在朝鲜最大的优势是,我从来不会为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我能把所有问题的根源都推到美国身上。

贫穷?

美国。

饥饿?

美国。

厕所堵了?

美国。

The best thing about living in North Korea is nothing is ever my fault.

I blame all my problems on America.

Poverty?

America.

Hunger?

America.

Clogged toilet?

America.


彩蛋:

关于禁片《刺杀金正恩》

《刺杀金正恩》海报
《刺杀金正恩》海报

请告诉我你有没有看过《刺杀金正恩》。

我保证不会核平你家的房子。

超过一次。

Let me know if you’ve seen that movie.

I promise I won’t nuke your house.

More than once.

嗨,美国,我想跟你谈个交易:

如果让我出演下一部《星球大战》,我将允许你们在影院里播放《刺杀金正恩》。

I’ll make you a deal, America: You can release “The Interview” in theaters if I can be in the next Star Wars movie.

我的黑客专家们对索尼(《刺杀金正恩》的出品公司)的攻击相当牛逼。

考虑到我们国家最先进的计算机是一台1972年的雅达利街机。

Our cyber attack on Sony is pretty impressive when you consider the most advanced computer in our country is an Atari.

今儿终于看了这部烂片。

我最大的意见是主角人选,这明明是为布拉德·皮特量身定制的。

So I finally saw that stupid movie today.

My biggest complaint is I should’ve been played by Brad Pitt.

美国你丫咋回事儿?

我不过是让黑客造访了一间可怜的电影公司,你们就把整个朝鲜的网络给切断了?

你叫我如何追看《权力的游戏》?

WTF America?! I hack one shitty movie studio & you knock out Internet to my entire country?

Now how am I supposed to watch Game of Thrones?


​延伸阅读

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信图片_20170820153330

Advertisements

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

微博有作家崔成浩,推特有元首金正恩。

恩恩又被誉为北境之王(Kim in the north

以及第三届白头山最高尊严(Fuehrer III of Mount Snow


 ❶

有人建议我允许朝鲜出现反对党。太好了,总算知道哪些人应该被送进监狱。

敬告美国:朝鲜也有异见人士,我们不需要从中国引进。

普京得票率59%?知道如果是我会怎么做?是逮捕那41%的时候了。

 ❷

敬告国民:今天朝鲜运动员又包揽了奥运会的所有金牌,这就是西方不让朝鲜转播奥运会的原因。

如果是我来承办奥运会,颁奖台除了金银铜之外,还要安一副绞刑架。

有文章说朝鲜人的平均身高比韩国矮3英寸,我真想搧这记者的脸,如果我能够着的话。

 ❸

敬告国民: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所以必须停止抱怨你们吃不上午饭和晚饭。

我倒是想让 Apple Store进入朝鲜,但有担心会引发骚乱——群众会以为朝鲜真有苹果可以吃了。

想快速减肥?试试把你所有花在食物上的钱用在浓缩铀上。

 ❹

最后的条件:如果(美国)能给我一台 iPad mini 4,我将取消导弹发射计划。

谁说老子同意AP(美联社)在平壤设记者站?我想要的是Apple Store,命令短信写了一半不小心按到了发送键而已。

 ❺

我在推特上已经有17万粉丝了,对于一个下令关闭互联网的人来说,这实在牛逼。

恩恩语录『第三弹』之漫谈朝鲜国民经济

恩恩语录第七弹之核讹诈


延伸阅读(本人采写的部分朝鲜题材报道及评论)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也说『我的战争』

朝鲜逃兵枪杀4中国人:遇害者子女吁政府保护边民安全

渔船被扣朝鲜之后

离开金正日的100天

谜一样的金正日

罗德曼的朝鲜之旅

四国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三八线
三八线

​朝鲜半岛因萨德部署问题一度引发了来自中国大陆官媒与自媒的双重抗议和抵制。

社交媒体账号侠客岛(人民日报海外版)发布的造势文章称,一旦萨德入韩,中国不排除与韩“准断交”。

不排除“准断交”
不排除“准断交”

​著名作家自贡小平则呼吁备战,认为第二次抗美援朝近在眉睫。

长鱼侯做了二次抗美援朝的身心准备
长鱼侯做好了第二次抗美援朝的身心准备

​萨德危机下,半岛38线以北那些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的罪恶,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视了。

中国大陆有些人,总把自己当成宗主国的代表,认为朝鲜是忠实的儿臣国,地缘据险,是为中国守护了东北亚的安全,重要性堪比命门,这也是“抗美援朝”热情的根源。

一个被暴虐权贵把持的国家,哪是什么命门,它是东北亚反复溃烂的阑尾。

环球时报的涉朝评论,将国人对朝鲜半岛问题之复杂态度,演绎得惟妙惟肖。

单仁平先生的社论保质期一般就一个工作日,之后就成为没有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同母报人民日报一样,环球时报是不承认合订本有效性的。

比如对萨德的态度。

前倨
前倨

 

后恭
后恭

​从复杂中国到复杂朝鲜,胡锡进老师的“理论自信”,大概跟胡杨麟老师金刚伏魔圈逻辑闭环之完美程度差不多……只要别戳。

我总觉得​环球时报写社论的,有时候叫单仁平,有时候又叫双仁平;环球时报当总编的,有时候叫胡锡进,有时候又叫胡锡退。至于该谁值班,估计得靠抽签。

1
社评:朝鲜射导就罚中国,这逻辑太强大了
2
社评:推动“萨德”入韩,美国也应付出代价

金三世2011年即位至今未访华,派驻朝鲜的特命全权大使李进军2015年赴朝,至今未能面金,仅能与其事务官或弄臣周旋,下乡支农插秧的献媚也换不来驻在国君王之一瞥。

早就视你如“中修”,仍痴心不渝大谈旧情,明晃晃地失格丢脸,越找补越难看。朝鲜兵民犯华,烧杀抢掠历历在目,若不顾民间感受,单说你庙堂上主政外交的,或按国际共运逻辑,搞外联的,将国间党际之事搞到如此地步,也是令广大吃瓜群众惊愕得瓜皮掉满地啊。

白山黑水的中国边民最清楚,欺负大中华的那些兵痞悍匪来自何方。萨德在防谁,乐天在坚持啥,在又一次抗美援朝的激情澎湃中,有耐心去了解的国民,显然不多。

这里贴上鄙人关于朝鲜问题的部分报道,供参考。


2015年刊于凤凰网的报道。

白山黑水

这只是朝鲜兵民频繁跨境杀人越货的片段。苦主父母双双遇害,朝方象征性的赔偿金,已属罕见。遇害老人子女无力与朝谈判,尤遇本地维稳,赴京上访亦遭遣返。

朝鲜当局纵容兵民犯华,且以核爆要挟世界。东北亚之军政民生,苦金久矣! 

中朝边境,境遇最尴尬的恐怕是中国的边境兵民。在两国“用鲜血凝固”的政治友谊下,金家政权的纵容与这面政府的绥靖,朝鲜兵民越境杀人越货已成常态,鸭绿江、图们江和长白山一线,有民殇,稀国防。

遇害者许某夫妇的遗像。
遇害者许某夫妇遗像

凤凰网 文涛 报道

2014年12月27日被越境朝鲜逃兵枪杀的许某和李某夫妇,分别有2名和3名子女,均在韩国工作,事发后回国处理后事,但对当地政府的处理方案不满,从2015年1月份开始,他们暂搁了在韩国的工作,持续前往各级政府信访部门上访。

两会期间,死者家属一行4人到北京上访,后被当地维稳人员劝返。

是年3月份中旬,吉林省和龙市的中国边防部队收到了朝鲜方面送来的赔偿金,给死者家属每家3千美金。家属当场拒绝。

遇害者五名子女联名的《诉求书》。
遇害者五名子女联名诉求书

​4月7日,36岁的许善姬(死者许某夫妇的大女儿)等家属再次进京,该日上午去外交部信访部门递交了材料。

4月8日上午,他们又来到国家信访局递交上访材料。

4月8日上午,许成哲(左)和李勇哲拿着上访材料进入国家信访局接待大厅4月8日上午,许成哲(左)和李勇哲拿着上访材料进入国家信访局接待大厅

4月8日上午,人头攒动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处。4月8日上午,人头攒动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处。

许善姬的弟弟许成哲时年33岁,姐弟俩长期在韩国生活工作,曾把父母接到韩国住了5年,“后来他们想家,大约2年多前回到了村子里。”

李某夫妇有三个孩子,大姐叫李仁子(48岁),二哥叫李勇哲(45岁),最小的弟弟叫李勇根(39岁)。

许善姬告诉记者,他们5人都是一个村子的,从小就认识,现在都在韩国工作,“收到消息(父母遇害)后,我们都赶紧回国,一边处理丧事一边跟政府协商,只有得到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后,我们才考虑回韩国继续上班。”

“6千美金4条人命?无法接受,”许善姬说。

面对家属的诉求,当地政府也觉得无能为力,他们认为作为刑事案件,没有国家赔偿的制度可以遵循。不过,2015年1月6日,和龙市政府一位张姓副市长曾代表市政府给了每家1万元的慰问金,但家属认为这是杯水车薪。

许善姬称,在交涉中,延边州信访局的金杰局长认为这件事,“政府一点责任都没有”。他建议死者家属咨询律师。

而律师告诉他们,的确没有相关的国家赔偿规定。

截至发稿,凤凰网尚未能联系上金杰局长等人。

喊冤信。
喊冤信

“我们太冤枉了,”许成哲告诉凤凰网。

死者的子女上访之路从南坪镇开始,再到和龙市和延边州的信访部门,但都未得到满意答复。

2015年3月份,许善姬、许成哲以及女友,李勇哲一行4人来到北京上访,去的是公安部信访部门,只是口头表达了诉求,没有交书面材料。由于时值全国两会,他们的上访也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干涉。

和龙市政府3月4日的文件显示,两会期间,该市成立了驻京稳控组,由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刘滨斌任组长,信访局局长黄春霞任副组长,信访局、法院、公安局及各重点责任部门为成员单位。根据实际情况加强对国家信访局接待中心、会场周边、各客运站点等重点地区进行巡查和严密监控,“做到随时发现、随时处置、随时劝返”。

许善姬等4人是在北京上访的现场被老家来的维稳人员发现的。在劝说后,他们坐车来到京郊的一家宾馆,见到了在京主持劝返工作的延边州信访局以及和龙市信访局的两位局长,稳控组还请他们吃了饭。

州信访局的金杰局长当着许善姬等人的面,给和龙市的市长拨通了电话,责成该市尽快解决“12.27枪杀事件”受害者家属的诉求。

3月13日,驻京稳控组给4人买了从北京到延吉的机票,许善姬在机场给凤凰网记者打来电话,“我们先回和龙去跟当地政府交涉,如果解决不了会再来北京的。”

回到和龙市3天后,他们接到信访局电话,通知过去商议。

这次沟通有和龙市的一位副市长、信访局领导、边防部队的领导以及和龙市的政法委副书记,一共4位官方人士。

边防部队的领导告诉他们,朝鲜方面给每家送来了3千美金赔偿金,正在转给和龙市政府,等钱到了以后,希望他们能签字同意领取赔偿。

死者家属当场表示拒绝。

许善姬告诉凤凰网,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诉求是:中国政府有责任有义务保障边民的人身安全。

1月7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涉案(朝鲜)人员在抓捕过程中被击伤,后经医治无效死亡。

尽管多次向有关部门打听,但3个多月过去了,他们目前对杀害父母凶手的情况几乎还是一无所知,包括名字。

在手写的《诉求书》中,他们提到,此次朝鲜军人非法越境到中国,杀害无辜边民,“我们认为和龙市市委、市政府以及南坪边防派出所、边防部队都有不可回避的责任和义务,他们应该对保护边民的生命财产案件(安全)负责。”

许成哲说,2014年9月,他们村已经发生了一起朝鲜越境人员杀害边民一家三口的案件,“出了这么大事儿,几个月后(12月27日)又有两家的老人被杀,边防派出所和边防部队能没有责任么?”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对承担守边任务的边民会给予一定补助。和龙市的边境村屯,以前边民每个月的补贴是300块,12.27事件之后增加到了500块。

1月10日,政府部门派人在许某夫妇老屋外加装探照灯(照片由许成哲提供)

1月10日,政府部门派人在许某夫妇老屋外加装探照灯(照片由许成哲提供)

1月10日,当地政府还在许善姬父母的老屋外加装了警示探照灯。

“有什么用?人都没啦,”许成哲说。

这5位失去双亲的子女都在韩国打工,“在中国逗留的时间越长,我们的损失就越大,我们等不起,希望此事早点妥善处理完。”

《诉求书》称,由于许成哲、李永根还没有成家,(许)家里还有80岁的奶奶健在,“要是父母在的话,我爸作为长子还得赡养奶奶”,因此,他们的诉求是:

1,给我们子女通报最后的案件调查处理结果;

2,给予我们抚慰金,两家各人民币120万金(元);

3,补偿发生“12.27”案件后,我们子女们所发生的一切费用和损失,如:来回机票、误工费、车费等,两家各预计共人民币10万金(元)。

事件背景:

凶案现场。许善姬和许成哲父母的老屋。

凶案现场。许善姬和许成哲父母的老屋。

一名26岁的朝鲜逃兵偷走手枪后于2014年12月27日傍晚闯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南坪镇南坪村进行抢劫。这名逃兵进入60岁朝鲜族村民许某家中,杀死当时正在庭院中的许某和在厨房中的许某妻子。接着这名逃兵进入到70岁村民李某家,用手枪殴打李某夫妇的头,并将他们杀害。他还闯进70岁村民车某家,抢走100元人民币,并吃了一些食物后逃离。其间他还进入其他汉族居民的家。

该朝鲜逃兵行凶之后逃往图们江上游,于当天晚上12时左右在釜洞沟村山谷遭到中国军队和警察枪击,腹部中枪后被送往和龙市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1月8日午间,受害的许氏夫妇的女儿和儿子在和龙市的一家宾馆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

33岁的小儿子许成哲说到父母的惨死,屡屡情绪失控。“爸爸妈妈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

老屋中的血迹是许成哲母亲被害时留下的。老屋中的血迹是许成哲母亲被害时留下的。

老屋里的家具上,凶手开枪留下的弹孔清晰可见。老屋里的家具上,凶手开枪留下的弹孔清晰可见。

许成哲是在殡仪馆看到父母遗体的,“在回来前,我不敢相信。”

父亲头部中弹,“一边眼睛都没了,”许成哲埋头痛哭。

许善姬在父母出事当天就接到村里叔叔的电话,姐弟俩第二天就赶了回来。父母的遗体已经送到了和龙市殡仪馆,29日就火化出殡了。1月7日,姐弟俩才第一次回到村里。但许善姬并没有进到事发的老屋。

“我是女儿嘛,弟弟坚决不让我去,怕我受不了。是他和叔叔一块去收拾屋子的。弟弟告诉我,幸好没去,现场太惨了。”

这之前,公安办案人员对现场进行了清理,村民也帮忙收拾过。“但弟弟告诉我,现场还是有凶杀的迹象,弹孔都还在。”

2014年底朝鲜逃兵做下4人命案前,同一个村子,2014年9月3日,还出现过另一起一家三口被越境朝鲜人杀害的惨案。

64岁的李春峰,妻子李玉子,60岁,他的大儿子叫李相虎,26岁,是跑和龙市和南坪镇这条线路的出租车司机。一家三口住南坪镇南坪村1组。

2014年9月3日凌晨1点半左右,正在家中熟睡的李春峰夫妇和儿子,被一突然闯入的男子杀害。

20出头的雍先生是李氏夫妇的女婿,四川人。

“那人撬开了窗子,用家里的铁锤把他们砸死了,”雍先生说。

死亡注销证明显示,三人死亡原因均为“其他非正常死亡”。

雍先生后来从刑警队了解到,行凶者是一名26岁的朝鲜年轻人,身高1米55~1米6。“不是军人,是普通人。”

2014年9月20日左右,当地警方将两部手机、500元左右人民币、一个手提包,归还给家属。

雍先生称,以上物品是在当晚被行凶者抢走的。和龙市刑警队在归还物品当天告诉雍先生,案子破了,嫌犯在逃回朝鲜时,被朝鲜边防军抓住,这些物品由朝鲜边防军归还。

1月7日,雍先生告诉凤凰网,在经过和政府部门多日交涉后,该日上午,南坪镇镇长给家属送来了3千元的慰问金,并且还带了一个低保证。

“享受低保的是我的妻子,以及我们18月大的儿子。”雍先生说。

有村民向记者描述,出事儿的几个地方离中朝边境非常近,就隔着一条图们江,甚至能看到对面朝鲜军营的活动。“水浅的时候,蹚河就能过来,到了冬天就更容易了。”

南坪口岸周边的村落,几乎没有年轻人,像李相虎这样留在老家工作的人,并不多。最受欢迎打工的目的地是语言相通的韩国。留守的大多是故土难离的老人。

不到半年,南坪村就发生了两起命案,7人被害。

“说南坪镇人心惶惶,一点都不过分,”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老婆就不敢在南坪住了,让我在和龙找房子,”他告诉凤凰网。

因为不堪朝鲜军民的越境骚扰甚至杀戮,南坪镇流失了不少居民。

在和龙长途站,有旅客问南坪籍的司机,既然居住得如此心惊胆战,为什么不干脆内迁?

面对这样的问题,当地人显得很无奈。故土难离是人的天性,此外,如真清空边境地区,朝鲜人一定会步步蚕食。

有一次发了山火,在清理废墟时,村民们发现了朝鲜人的居住点。

“他们的生存能力特别强。尽管缺粮食副食,面黄肌瘦的,但可能是因人人都长期服兵役,体质相当好。”一位与朝鲜人打过交道的当地人说。

“记得以前有一个逃到村里捡破烂的朝鲜人,我们看他可怜,给了他吃的,没过几天就生龙活虎了,帮废品站干活,一个人能顶2、3人的工作强度。”

-30-

延伸阅读(本人采写的其它关于朝鲜的报道)

朝鲜逃兵枪杀4中国人:遇害者子女吁政府保护边民安全

三合镇记

渔船被扣朝鲜之后

离开金正日的100天

谜一样的金正日

罗德曼的朝鲜之旅

四国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恩恩语录『第三弹』之漫谈朝鲜国民经济

娃按:微博有作家崔成浩,推特有元首金正恩。

推特上的朝鲜元首金正恩和推特上的胡锡进老师差不多,英文都特别好。

但为了方便墙内的中文读者,我还是把金大大的英文推翻译成了当代汉语。


在网络扑克游戏里赢了10美元。

我正式成为了全朝鲜最富有的人。

I won 10 American dollars in an online poker game.

That officially makes me the richest man in North Korea.

我在地上捡到了一美元。

朝鲜的财政收入翻了一番。

I found an American dollar on the ground.

North Korea’s treasury just doubled in value.

我们朝鲜人的性格跟北京国安一样:永远争第一。

包括贫穷榜。

这是我们的天性。

在任何领域都要做到最好。

North Korea is number one at everything.

Even at being poor.

We can’t help it.

We always have to be the best.

短暂而欢乐的朝鲜人生
短暂而欢乐的北朝鲜人生

朝鲜人均预期寿命很短。

这是注入过多快乐因子的副作用。

高剂量总是致命的。

North Koreans have a short life expectancy.

It’s a side effect of too much happiness.

It turns out high doses are fatal.

如果你碰巧获得了几个柠檬,去黑市把他们卖掉吧!我们这里就没有水果,你会发上一笔的。

If life gives you lemons, sell them on the black market because there’s no fruit here and it’s worth a fortune.

刚刚统计出了全国的农业产量。

我们收获了三个土豆。

比去年翻了一番。

We just tallied up the national harvest.

We have three potatoes.

That’s twice as many as last year.

说朝鲜没有旅游产业,太不公平了吧?

我们今年大约接待了8位游客。

而我仅仅抓了其中3位。

Why do people think North Korea doesn’t have a tourism industry?

We had like 8 tourists this year.

And I only imprisoned 3 of them.

朝鲜的共产主义农场
共产主义农场

有人认为朝鲜看起来如此荒凉,缺乏色彩。

这太搞笑了。

我们大概有一百万种不同的灰。

People think North Korea is bleak and colorless.

The joke’s on them.

We have like a million different shades of gray.

想不明白为啥到现在北朝鲜才获得了4块奖牌?

我们应该在任何领域都是最出色的。

这次我们甚至给运动员提供了食物。

How does North Korea only have four medals so far?

We’re the best at everything.

We even fed our athletes this time.

我的国民根本不用认真上班。

这里就没有工作机会。

贫穷就是好,轻松。

My people don’t have to work very hard.

There are no jobs.

Poverty is so relaxing.

在控制光污染方面,朝鲜真是一级棒。

我们全国大约一共有6个电灯泡儿。

North Korea is awesome at preventing light pollution.

This whole country only has like six light bulbs.

我搞了一个最棒的派对。

霓虹灯闪了一整夜。

把朝鲜一年的电量额度用光了。

I threw the best party ever.

The strobe light flashed on and off all night.

It used up all our electricity for the year.

恩恩三元帅与球星罗德曼
三元帅与罗德曼

​​真没吹牛,我凭一己之力搭建起了朝鲜的第一个职业篮球联赛。

遗憾的是,目前资金有些短缺,还买不起一个篮球。

Not to brag, but I set up North Korea’s first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league.

Too bad we can’t afford a basketball.

北朝鲜的足球水平世界第一。

不幸的是我们还建不起一座体育场。

也负担不起一个足球。

North Korea’s soccer team is second to none.

Too bad we can’t afford a stadium.

Or a ball.

我建好了朝鲜的第一座高尔夫球场。

之后我不得不把它给关了。

实在没有办法种出足够多的青草。

饥民们不断地把它们吃掉。

I opened North Korea’s first golf course.

Then I had to close it.

I can’t get the grass to grow.

Hungry people keep eating it.

美国人一定都被朝鲜的科技发展速度吓尿了。

我们刚刚拥有了第一台自主研发的传真机。

Tremble in fear at our technology, America.

North Korea just got its first fax machine.

我最好的科学家刚刚发明了朝鲜的第一部移动电话。

它重28磅,能够与60米开外的人通话。

My top scientists invented the first North Korean cell phone.

It weights 28 pounds and can call someone 60 meters away.

最后公告:朝鲜不存在电力问题。

电灯泡的数量已经达到了历史需求的新高。

一共两个,都安在我家。

For the last time, electricity is not a problem here.

We have more light bulbs than we’ll ever need.

Both of them are at my house.

朝鲜阔达的公路系统
阔达的公路系统

​我们的马路应该是世界上保养得最好的了。

主要是因为上面根本没有车跑。

Our roads are in the best shape in the world. It helps that we don’t have any cars to drive on them.

偶今天堵在马路上了。

整个儿朝鲜一共就两辆车。

这TM也太寸了。

I got stuck in traffic today.

There’s like one other car in North Korea, and I was behind it.

What are the odds?

 

延伸阅读

恩恩语录第七弹之核讹诈

三合镇记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郭松民考

公历二零一七年4月16日上午11时许,著名军事学家郭松民老师就悬而未决的朝核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

支持朝鲜拥核
支持朝鲜拥核

我想远在鸭绿江对岸的恩恩三元帅在听完这段话之后,将立即决定任命郭为新一届抗美援朝武装力量的首席次帅。

【朝鲜是远东和平桥头堡】朝鲜核武器是东北亚和平的保障性力量。如果朝鲜没有核武器,2010年天安舰事件时,第二次朝鲜战争就爆发了。有了核武器,就可以威慑美国战争贩子,使之不敢像在中东那样轻举妄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朝鲜是远东和平桥头堡,朝鲜保卫了东北亚和平,也保卫了世界和平。

有网友感慨:或许下个停战协定需要郭帅来签字,用毛笔。

停战?这位网友太不了解郭次帅戴鹰帝这代铁血军人了,战争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借口;没有战争就没有人生,挽留失意人生?只有发动战争。

司令误炸


 

广大军事爱好者不妨跟随我一起,简单回顾一下郭松民老师救国救民、以及恢复世界政经文秩序的忙碌半生。

郭松民主持乌有之乡军事纪念活动
郭松民主持乌有之乡军事纪念活动

公历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显然被很多人或者机构当成了良辰吉日。

有些人在忙着结婚登记,有些组织,在忙着改弦更张。

接管仪式上的感慨
接管仪式上发表重要感慨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 乌有之乡在军界的前重要联络官郭松民先生,与戴旭司令等联袂出阵,顺利接管了《炎黄春秋》这家老牌杂志社的防务。

郭松民先生之所以能够成为炎黄新骨干,改造旧春秋,主要是因为他在国民语言教育、政坛人事安排等领域拥有的超凡脱俗的能力。

亦有网友咨询笔者,为何邀请司令作为军代表?这么说吧,旭帅能文能武,集笔杆子和枪杆子于一身,他的“二杆子”思想,将成为新春秋重新定义历史的指导方向。

更何况,司令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呢。

戴司令谈改造效果
戴司令畅谈炎黄春秋改造效果

您看看,一说起司令,笔者这嘴就停不下来。

司令的事迹,请参看本人旧文  鹰帝考

今儿个,单表司令的亲密战友郭松民老师。

郭老师的认证资料里包括了“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中心特约研究员”。

 

这个吓死一般宝宝的头衔,显然是著名毛派学者朱继东先生友情赞助的。

关于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秘书长暨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者、被誉为“当代中国最优秀的意识形态问题专家”的朱继东先生的先进事迹,请参考本人旧文   朱继东小传

 


 

我们先来看看郭先生对英语(的危害)做过的系列预警。

 

嗯,在郭老师看来,一国宰辅如懂英文、用英文,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海军“辽宁舰”访美时,舰长用英语与对方交流,让郭老师这位前空军中校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

他唯一能容忍的英语,似乎只有抗美援朝时期,中国志愿军战士几乎人人都会的“葡萄糖干吃”。

Put down your guns!
Put down your guns!

 

郭老师认为,抵制英语,应该从娃娃抓起。

 

作为枪杆子里面著名的笔杆子,郭老师采取过一些文学手段。他用生动的文字勾勒出另外一位国母的形象,并把宋麻麻与《金陵十三钗》中的玉墨相提并论。

 

另外,陈道明先生对郭松民先生如此诚挚的歌颂,一定会感激涕零吧。至于巩俐,我想郭先生接管炎黄以后,一定会有重要起底文章,真为老谋子捏着一把汗啊。

 

笔者认为,《新春秋》未来的重头稿件里,一定少不了对那个懂英文“公知腔”宰辅的弹劾。

 

在笔者看来,全世界能入郭老师法眼的宰辅,真的是很稀薄呢。

 

 

 

“东南买办”?很显然在针砭前粤督;土妞效洋?自是指在联合国“全程用英语发言”那位东方Lady,咳咳。

彭麻麻


 

郭老师对台海关系的安排,亦大大超过了中枢的期待,试想,如果郭老师现在还能鹰击长空,他应该早就把他家的歼十开了出来,满台湾找那个叫英文的伪总统,实施定点清除了。

 

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章文先生曾与郭松民老师就“中流砥柱”的问题产生了一些分歧,一根柱子,两种表述,也是对历史编撰事业的一点贡献。

 

 

总之,两岸三地,大中华区,几乎都在郭老师的俯视之下。

难道,我泱泱中华,就没有一个能让郭老师看得上的人么?

请列位看官稍安勿躁,容笔者找找。

对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就不大爱出国,更不爱说英文呢。

 

郭松民老师与知识分子里那些比较有武夫气质的毛派学者,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的亲近感。

比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韩德强教授。

韩德强农场

只可惜这个寄托了太多毛派理想主义者的“正道农场”,因不可描述的原因办不下去了。

韩德强创办的正道农场正式宣告

来源:红歌会网

投入资金创办农场的朋友们,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当初说好的,三年以后如果有赢利,将逐年分红至投资额的两倍,此后的赢利归属农场公有。这三年,实际上一直在亏损,今年刚刚有点起色,又遭此不幸。我们知道,当初你们投入资金时,实际上就是认可这份事业,就没打算过有回报。在此,深致谢忱!

正道农场停办

正道农场停办后发表了致投资人哀的美敦书,惊天地泣鬼神。投资的愿打,创业的愿挨,充溢着满不在乎的革命浪漫主义商业精神。


 

新《炎黄春秋》的写作班子里,至少有郭松民、 司马南、李北方等著名将领或者学者,是当年为“重庆模式”打造理论底盘的重要人物,而且至今念念不忘。

具体表现,您可以参考笔者的文章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

 

 

2016年8月5日,老书记留在大连的地标性装置——“九龙华表”被拆除。

 

“风风雨雨十九秋,一个老朋友被胆怯的谋杀了,见证了卓尔不群,也见证了颟顸,一路走好!”郭前中校said。

BTW:郭老的这一感慨,被新浪微博屏蔽了。

为什么会被屏蔽? 戴司令曾一针见血。

 

 

 


 

在郭松民老师眼里,老书记、老英雄近乎完美,如果非要找出一点遗憾,那就是瓜瓜。

如果瓜瓜不会英语,就不会去英国,如果去不了英国,就不会跟着海伍德驾鹤西去……

21世纪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形势,一定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好在,郭松民老师重新披挂,占领了炎黄的春秋。

紫禁城的正北方,有一座叫华夏的陵园。

而与这座陵园毗邻的,是一组叫“秦城”的围墙。

延伸阅读

『炎黄春秋』易帜周年记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鹰帝考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三合镇记

中朝边境,如今境遇最尴尬的恐怕是西面的朝鲜族边民,地缘血亲,却因地缘政治,被一次次割裂复修补,修补复割裂。

当下金家政权的纵容与这面官府的绥靖,朝鲜兵民越境杀人越货已成常态,鸭绿江、图们江和长白山一线,有民殇,稀国防。

俯瞰三合镇,对面大山属朝鲜咸镜北道的会宁市。
延边州三合镇对面的大山,属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
俯瞰三合镇镇中心。
三合镇镇中心

凤凰网 文涛(注:前网络上甘岭侯任参谋长、现三娃厨房副董事长兼销售总监) 吉林省延边自治州龙井市三合镇报道

“再过十年,这个民族(朝鲜族)很可能就从三合镇消失了,”说完这句话,64岁的熊开兴仰脖干了一盅泸州老窖。

三合镇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一个边境口岸,与2014年12月27日朝鲜越境逃兵枪杀4中国边民的南坪镇相距百余公里。都是图们江畔的边寨,地形地貌几近同构,与图们江对岸不同国籍却同祖同宗的朝鲜边民的关系,亦极为类似。

老熊是四川渠县人,1968年,17岁的他作为学生兵加入边防部队,驻扎点就在三合。

他在这里认识了一位叫乔问兰的姑娘,乔是土生土长的三合人,她的父母是闯关东过来的山东人。当年的乔姑娘,如今已经62岁了。

乔的一辈子和熊的大半辈子,都依附在了三合这个边境小镇,17年前,夫妇俩开了一家饭馆兼旅社,营业至今。

被图们江阻隔的亲情

冰封的图们江。对岸的村子是朝鲜会宁市的金先,与中国的三合镇鸡犬之声相闻。
冰封的图们江

对岸的村子是朝鲜会宁市的金先,与中国的三合镇鸡犬之声相闻。

图们江是中朝界河。三合镇对面就是朝鲜咸镜北道的会宁市。

冬天江面封冻,有些地方也就几十米宽,若没有铁丝网阻隔,几分钟就能抵达对岸。

在三合的边境公路上,就能看见对面的朝鲜村子,建筑风格和这面一样,都是斜顶翘脚的朝式民居,只不过在外墙上多出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画像。三合中心镇所在地方,对面的朝鲜村落叫金先。

在三合镇垃圾堆里觅食的老鸹。
垃圾堆里觅食的老鸹

硕大的老鸹是冬日边境线上的最常见的生物。它们成群结队在村镇里觅食。留在三合这面的时候多,去金先少。经验告诉它们,翻检垃圾堆中的食物,在中国这面,会有更大的收获。

除了和朝鲜隔着界河图们江,延边地区还与俄罗斯接壤。三国交界,也造就了当地边民复杂的家族史。

石碑题词者赵南起是朝鲜族人,解放军上将,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松茸之乡

石碑题词者赵南起是朝鲜族人,解放军上将,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延边的朝鲜族名人里有一位叫朱德海(1911.3-1972.9),原名朱基涉,化名吴永一,全道训,吴秉元。出生于俄罗斯东双城子道别阿村的农民家庭。祖籍朝鲜会宁郡。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吉林省曾先后任延边大学校长、延边地委书记、延边专员公署专员、吉林省副省长、省委常委等职。

朱德海的祖父于1905年带领全家从朝鲜移居俄国务农。1928年夏,他加入高丽共产主义青年同盟。1956年9月,他出席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

“80年代前基本没有边境线的概念,两岸可以随便见面说话,一起在图们江游泳,”71岁的金云赫告诉凤凰网。

金云赫以前在三合林场上班,退休后被推举为镇子里的老年协会会长,几乎每天,他都要和老伙伴们在老年活动站里搓麻将。

祖籍朝鲜会宁的金云赫是三合镇老年协会会长。
三合镇老年协会会长金云赫,祖籍朝鲜会宁
在热炕上小酌的三合镇朝族边民。
热炕上小酌的三合镇朝鲜族边民

同村子里很多朝族家庭一样,金祖籍会宁,在朝鲜那边,还有很多亲戚。

金曾组织村里的老人去会宁旅游,除了观光,也是寻亲。

“朝鲜太穷了,比如会宁,以前跟我们的龙井差不多,现在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完全比不上,几乎是停滞了,整个城市跟十几年前看起来没什么两样,”金云赫说。

而他们在朝鲜的亲戚,也是见不到的。“我们这面基本没限制,但朝鲜那边非常严格,不让他们跟中国亲戚接触。”

73岁的张乐信出生在朝鲜,1岁时随父母三合定居。
张乐信出生在朝鲜,1岁时随父母到三合定居

 

 

这是张乐信在三合的家。对面的大山下,就是他的出生地金先,72年过去了,他还没有跨江过去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

73岁的张乐信出生在河对岸的金先村,1岁时随父母到了中国这面的三合定居。

在三合居住了72年的张乐信,一次都没回过自己出生地金先,尽管肉眼就能看见,尽管界河两岸的三合和金先,鸡犬之声相闻。

图们江两岸的山地风貌区别很明显,朝鲜方的山地基本光秃秃的,中方这面基本做到了植被覆盖。

“朝鲜太穷了,所以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会冒着风险越境来要饭,”熊开兴说。

不过,在六七十年代,朝鲜经济条件比中国大陆要好,“那时都是中国人往朝鲜跑,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老熊说,“我们结束了文革搞改革开放,富了,朝鲜继续搞个人崇拜,什么主体思想,不就是文革嘛,能不穷么?”

到三合来讨饭的朝鲜人,上世纪90年代初达到了一个高峰。

朝鲜是全球唯一一个还实行集体农业并以此为主的国家。自1948年立国后,朝鲜则沿用苏联的集体化生产。由于朝鲜山多平地少,可耕地面积只占国土的22%,耕地大多集中在如咸镜两道和江原道等东部地区,加上苏联解体后,朝鲜失去了支援,造成肥料和燃料短缺,农产量骤降,在1994年至1996年间,该国的粮食产量就锐减六成,造成了大饥荒。

最近几年,从朝鲜越境过来要饭的少多了。有些在朝鲜做贸易的或者探亲朝鲜族人发现,“那边”也进行了一些土地改革,比如3到5户搞承包责任制的试点等。

2012年,有韩国媒体报道,金正恩决定进行农业制度改革,允许农民自由处理部分农产品。

“也许是生活条件有所提高,这几年过来乞讨或者抢劫的朝鲜人,比以前少多了,”老熊说。

朝鲜“媳妇儿”

三合镇的五峰山,与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隔江相望。
三合镇这头的五峰山顶,与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隔江相望
三合口岸的界碑。
三合口岸界碑

 

 

寂寥的三合口岸
寂寥的三合口岸

 

 

据边民介绍,朝鲜越境过来的,女子比较多。男的少,以前(大约十年前)还有,都是有能耐的,能打工,但现在边境管得严了,两边都查得紧,几乎没人敢收留朝鲜男人打工。

在以前边境线比较松懈的时候,经常有朝鲜妇女拿着空编织袋过来,到苞米地摘玉米棒子,摘完就回去,几乎没人干涉。

“毕竟都同祖同宗,还有很多就是亲戚,他们过不下去了,来打点秋风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位中国边民说。

中朝关系一直比较微妙,这也直接影响到边防军警人员对跨境朝鲜人的“执法力度”,关系好,松一点,关系紧张了,就零容忍,抓住就遣返。

“记得有段时间,上边要求村子里的朝族人不准接济收留朝鲜亲戚,如被发现会被罚款两千块。”一位村民说。

熊开兴的小饭馆,前些年也来过朝鲜人。“主要就是要饭吃,但我不敢给啊,我告诉他们,给了就要被罚款,一般来说,他们也不坚持,会去下一家要。 ”

相比男子,越境过来朝鲜妇女要“受欢迎”得多。

很多妇女,是想通过“嫁给”中国的朝族男子,过上不再挨饿的日子,另外,通过结识中国人,以此为跳板,最终抵达理想的生活地——韩国。

见过逃北朝鲜妇女的中国边民,普遍的印象是“长得都挺好看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她们是把自己当商品的,蛇头会挑,她们自己也会掂量,所以真跑过来的长相都挺好。”熊开兴说。

据村民描述,除了自己跑过来的,还有不少是由中朝两边的蛇头牵线,两边的边防“都有打点”。

比如朝鲜的边防军,前些年的价码是过一个人收500块人民币,然后就“睁只眼闭只眼”,不愿意或者交不起的,不但会被拦下,甚至会当场开枪。

三合镇头几年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两名妇女已经跑进中国国界了,朝鲜边防军人还是开了枪,两人死在了图们江的河滩上。

“后来民政局找人把遗体处理了,就是哪儿死、哪儿埋,”知情者说,“一般不会送回朝鲜,出了这种事情,那边的态度一般是不认,因为承认死者是他们的人,还得给中方一些费用,所以就装不知道。”

镇中心的公告栏。
镇中心的公告栏

 

 

33岁的崔明玉在三合镇卫生院上班,她是本村人,小时候见过不少逃过来的朝鲜妇女。

“都白白净净的,很好看。”

崔明玉说,她蛮同情对岸的朝鲜人,穷不是他们的错,过来讨生活也是天经地义。

2011年12月27日,龙井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抓获一名越境的朝鲜妇女。

据当地媒体报道,警察在检查一辆三合到龙井的大客车时,发现有一名女乘客默默不语,神情躲躲闪闪,行迹十分可疑,并从穿着形态上存在明显疑点,民警立即将其带回大队进行审查。

“经审查,该女子叫孙玉花,(女、1981年12月22日生,朝鲜咸境北道会宁市人)对非法越境一事供认不讳。”警方的通告称,该女子随后被移交至龙井市边防拘审所。

“绝对不能告诉你们哪家人有朝鲜媳妇,否则让派出所知道了,一定会把人带走遣送的,只要公开了,谁都保不住,”一位村民告诉凤凰网。

所以,这些边境村落是有所谓“地方保护主义”的,对村里的非法居留的朝鲜女子,大家都装着不知道,“这样的家庭,孩子都10来岁的多了去了,如果一举报就会拆散一个家庭,谁会干这种事啊,只要不举报,派出所一般也不会查,”这位村民说。

三合镇下面的某村屯也出过举报事件。“这种事情非常少,一般都是对立面(仇家)干的,村屯里家家都有报警器,派出所前几年也给每家都发了一部报警手机,一个电话,派出所就会过来抓人,记得以前还给2、3百块的奖金,”有知情的村民说。

曾经有朝鲜的“地下媳妇”被派出所带走,家里也是有10几岁的孩子,朝鲜女子哭得撕心裂肺。

有些朝族男子找朝鲜女子,也是想达到“双赢”的目的——去韩国。

韩国对成功送进逃北者的行为是会给予奖励的。“不但有奖金,还有提供免费的住所,”知情者说。

边镇血案

一衣带水、同祖同宗的中朝边境乡镇的关系,主旋律是同情和默契的。朝鲜人过来讨饭、或者打听去龙井、延吉怎么走,大多数情况下,中国边民是能帮就帮。

但也出现过不少朝鲜边民越境偷窃、抢劫事件,杀人血案亦并不鲜见。

“无缘无故的滥杀,基本没听说过,为什么要杀人?有各种原因,比如有跟中国人做生意起了纠纷的。”熊开兴说。

多年前,三合镇某村民找了一个朝鲜媳妇儿,后来被派出所抓走遣返了,这位女子回来过一次,又被遣返,第三次过来的时候,这家人就拒绝收留了。“我听说这个女子的亲戚中有男人很气愤,认为对方没有良心,所以就越境报复杀人。”知情者告诉凤凰网。

仇杀的方式比较残忍。知情者提供的版本是朝鲜女子的本家男人在除夕这天摸过了冰封的图们江,将50多岁的仇家以及他80多岁的老母绑在院子里的压水井上,拿米袋子压住,“吃光家里的肉后,人跑了,院子里的两个人被活活冻死,好几天后才被人发现。”

老熊记得离镇子六公里外的一个边境屯,有一年来了一伙带枪的朝鲜军人过来抢东西,村民报给了派出所,对方很横,“敢抓人就开枪打死你!”村民把这伙人撵上大坝后,对方还继续威胁,“再追就开枪了!”等到边防派出所的警员赶到时,朝鲜士兵已经跑回国了。

“面对带枪的军人,能不害怕么?中国人连猎枪都没有,”老熊说。

2011年,有媒体采访了三合镇边防派出所。边防警员当时介绍,三合派出所辖区8年前曾发生过跨境罪犯犯下的命案,在向朝鲜方面通报情况后罪犯被处置。

《环球时报》的报道称,2013年3月25日在三合对面的朝鲜茂山郡咸镜北道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一个士兵开枪打死了一个中队长还有上尉等5人后就逃跑了。至于开枪原因,据说这名军人当天晚上吃晚餐的时候没有吃饱,就偷偷跑去食堂想再偷吃一碗面,结果被抓到了,当场就被其他士兵还有长官一顿毒打,他气不过就拿枪扫射,之后就逃跑了,后来据说在中朝边境地区被抓了回来。

知情人士称,朝鲜的边境警备队不同于一般的部队,边境警备队管理一向是相当严格的。很难想象在这样的警备队里发生乱枪扫射造成死亡的事件,这也说明警备队的粮食情况确实非常严峻,才导致了这种情况出现。朝鲜是一个饥荒频发的国家,2011年,英媒曾估计有600万的朝鲜人民饱受饥饿之苦,并没有得到任何外界的援助。而士兵们也自曝曾经有过50%的士兵都吃不饱饭的情况。在土豆收获的季节,他们一餐能吃7个土豆,但是每个只有拇指那么大。根据朝鲜军人出身的脱北者们的证言,因粮食供给变少,导致了孩子们体格偏小,因此参军基准也变得缓和了。2012年,一名脱北军人称,“相当于韩国小学低年级身体素质的朝鲜军人,以142cm的身高入军,拖着1米多高的机关枪行军,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朝鲜虽然在宣传‘强军’,但事实上大部分是瘦得可怜的人。”

这种情况,或可解释为什么朝鲜军人如此“热衷于”跨境夺食。

2007年6月15日傍晚,靠近三合镇的开山屯镇边防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一名境外武装人员持枪闯入该镇,在向村民索要米面、衣服等物品后去向不明,后被吉林边防总队搜捕官兵抓获,并从附近山林中找到藏匿的58式自动步枪1支、子弹30发、刺刀1把、弹夹3个。

逃北者人数年度变化。图来源:维基百科
逃北者人数年度变化。来源:维基百科

 

 

延边地区由朝鲜人引发的越境恶性抢劫杀人案件,2001年到2003年曾一度接二连三。这一时期的背景是,朝鲜的饥荒问题严重,逃北者的数量也陡然增加。

2001年,两名中国警察和一名士兵在龙井市被朝鲜难民杀害,这是当年非常震动的一件大案,中国边防随后采取了一系列的严打措施。

当地居民介绍说,此难民曾在朝鲜的公安部门从事特务情报工作,越境后在龙井市安顿了下来,在当地居住了五年时间,“很聪明的一个朝鲜人,40来岁吧,他还办了假身份证,平时糊口的生计就是蹬三轮车揽活儿,”一位知情者告诉凤凰网。

有居民评价,这个朝鲜人为人很好,与当地人处得不错,“蹬三轮的嘛,经常会被执法部门,包括警察赶来赶去,就结下了梁子。

有一种说法,是有一天两名警察过来要检查他的身份证,不敢出示就被警察带走了,他担心被送回朝鲜去蹲监狱,就杀害了这两名警察逃跑了。

坊间更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在底层讨生活的他,老被警察追赶、罚款,是“冲冠一怒”拿起镰刀动了杀心,他自己做过警察,动起武来,比普通人能量大得多。

他杀害两警后,逃跑到一片苞米地藏匿起来。

三合边防派出所。
三合边防派出所

 

 

边防派出所外废弃的房屋。
边防派出所外废弃的房屋

 

 

据媒体当年的报道,后来展开了一场大追捕,“吉林公安边防总队延边支队机动大队二中队四班长李兆林奉命随部队参加围捕战斗,他只身与手持尖刀的朝鲜人进行搏斗,身负重伤仍死死扭住歹徒,使歹徒被及时赶到的战友抓获。李兆林终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这名朝鲜罪犯后在长春被判处死刑,媒体称,这也是截止当年,被中国政府处死的第一名朝鲜非法难民。

2003年媒体报道称,龙井市三合镇,于1月29日和2月19日接连在该镇的草坪村、大苏村发生血案,共致死中国边民四人。

香港大公报记者2003年在三合边防派出所门前的宣传板上看到一份通告,可以较为清晰地找到当年边境治安形势严峻的例子。

落款为“延边州公安边防支队宣”的通告,前言是如此表述的:近年来,我州边境地区发生多起朝鲜警备队员非法越境滋事事件及由朝鲜人引发的越境盗窃、抢劫、杀人等恶性案件。

通告列举了一些典型案例,比如:

2003年1月27日21时40分,延边州下辖的珲春公安边防大队敬信边防派出所根据群众举报,在敬信镇二道村抓获一名非法越入中国境内的朝鲜警备队员,当场缴获朝鲜六八式自动步枪一支、弹夹四个、实弹十五发、空爆弹三发、枪刺一把和弹夹袋一个。

同年1月23日23时30分,珲春市板石镇边疆发生了一起朝鲜警备队员违反两国协议持枪越境,在中国境内公然鸣枪,并用枪刺刺伤中国边民的恶性事件。

此外,2001年12月29日,朝鲜警备队员非法越境后还盗伐图们市凉水镇的林木。

而与朝鲜有二十七公里长边界线的三合镇,在今年1月29日,草坪村二队发生一起朝鲜非法越境人员抢劫、杀人的恶性案件,致死中国边民二人。之后的2月19日,该镇大苏村发生一起朝鲜非法越境人员抢劫、杀人的恶性案件,也致死中国边民二人。

在2002年6月16日凌晨,和龙市南坪镇柳洞林场家属房内发生了一起特大入室抢劫杀人案,造成中国边民三人死亡,后经公安机关调查,案件系由朝鲜非法越境人员所为。

近几年来,这种血案发生的频率大大降低了。

其中一个原因,应为朝鲜边境地区的军民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另外,据曾去过对岸的三合镇村民讲,朝鲜边防部队的越境恶行也引起了高层重视,“以前边防部队长期驻扎,他们熟悉地理人文环境后,就成了恶霸土匪,现在据称定期换防了。”

三合镇当地政府的文件显示,2011年1月到10月,“今年以来刑事案件为0,治安案件仅2起。”

凤凰网在三合镇采访期间,因为是外地人,一天之内边防派出所由所长带队来查问了4、5次,龙井市国家安全局的三名便衣警员也赶来做了笔录。

“边境地区错综复杂,我们的例行检查一是为了排除可疑情况,另外也是为了保障您的安全。”三合镇边防派出所所长解释说。

在三合镇空荡荡的乡村公路上,见得最多的不是私家车或者客车,而是警车和军车。

派出所的定期巡逻,查找外地人,还是会有所收获的。

1月份某日深夜,三合派出所的指导员在带领两名战士巡逻时发现了路边沟里的一个醉汉。

这名醉汉说不出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住哪里。

警察们敲开了老熊的店门,“熊老板,这个人是我们在路上捡到,麻烦安排一个铺位?”

老熊踌躇了一下,指着两个炕,“都有人住了,没办法。”

指导员也没坚持,带着醉汉离开了。

“后来我们挨家问,总算找到了他的亲戚家,”指导员第二天说。

这个季节的三合,深夜出门,手机不放兜里捂着的话,常会因温度太低无法开机。如果沟里的醉汉没被边防警察“捡”到,冻死的几率很大。

上海同济大学亚太研究中心朝鲜半岛研究室主任崔志鹰教授告诉凤凰网,据他的观察,去年和龙市南坪镇发生的朝鲜逃兵枪杀4名中国边民的事件应该属于个案。“不会影响了中朝两国的关系。”

崔志鹰同时认为,这一事件也暴露出目前朝鲜方面应该遭遇了暂时的经济困难,而且其边防军的管理也比较松懈,“否则怎么会出现军人持枪越境的情况?”

三合空巢

三合镇散养的黄牛无人驱赶,在头牛的带领下在镇子了四处觅食,穿越公路时会小跑起来,路面有些滑,经常出现牛群“追尾”现象。

与图们江、鸭绿江的其它边境村落一样,三合近十年来原住民越来越少,大有成为“空心村”的趋势。

对岸朝鲜兵民的骚扰甚至杀戮,并不是这些边民选择背井离乡的主要原因,而是韩国的诱惑。

“年轻人基本留不住的,大部分人选择去韩国打工,平均能拿到上万的月薪吧,所以别看这里偏僻,有年轻人的家庭基本都很富裕,”熊开兴说。

51岁的朝鲜族李阿姨开了这家叫三合饭店的餐厅,平时就她一个人经营,由于招不到小工,赶上有包桌时,她得请在龙井的姐姐的孩子过来帮忙。

老熊开了17年的饭馆,近年来生意越来越差,年纪大了有些干不动,但想招个小工,根本找不到。“村里还有3、4家饭馆,情况都差不多,招不上人。”

64岁的熊开兴在自家的店门口收拾猪头。老熊68年参军就来到三合了。

 

62岁的乔问兰是土生土长的三合人,父母是闯关东过来的山东人,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朝语。

留守老人们最喜爱的活动:打麻将。
留守老人们最喜爱的活动:麻将

金云赫会长说,前些年镇子里还有200多户人家,总人口超过800人,“现在也就剩3、4百人不到了。”

“就是些留守的老弱病残,”老熊自嘲说。他34岁的儿子留学回来后,去深圳工作了。

去年底南坪镇那场血案,两对不幸遇难的老夫妇一共有5个子女,全部在韩国打工。

崔明玉的选择比较另类。她在延边大学医学院学的中医,本硕连读8年,毕业后回到老家的卫生院工作。

卫生院一共才7个人,每天的接诊量不超过10人。

33岁的崔明玉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她在延边大学读完中医硕士后回到了老家的中心卫生院上班,这里一共只有7个人。

小崔说,在打工潮之前,村里很热闹,沿街的商户很多,“现在基本都关门了。”

她是在本镇上的小学,“那时候一个年级有2个班,每个班都有5、60个孩子。”

三合学校校门。
三合学校校门

“现在学校还有20多个老师,只剩16个学生了。”

三合学校的操场。
三合学校宽阔的操场
三合学校操场,绳子断裂的朝式秋千架。
操场上绳子断裂的朝式秋千架

现在三合镇的小学和初中合并了,2012年修了新学校,叫龙井市三合学校。凤凰网走访发现,这个学校硬件设施不错,操场比一个半标准足球场还略大。

“现在学校还有20多个老师,只剩16个学生了,”金云赫说。

校工金成哲
校工金成哲

三合学校里,由于1月份学校放假,校园里就剩47岁的校工金成哲一人看守,他负责烧锅炉,以免学校里的水管冻裂。

三合镇下辖的有些村屯几乎都空了。尽管政府曾为村民盖了房子,但不少人都放弃了。他们在韩国或者内地打工挣了钱,回来以后也不愿回乡,而是选择在龙井或者延吉市买房。

用老熊的话讲,三合镇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尽管村民的常住人口在不断减少,由于边境村的特殊性,这里的机关单位还是很多。除了政府部门,还有4大军警机构:边防部队、边境派出所、森林武警和边防检查站。

三合镇里跑步拉练的边防部队战士。
跑步拉练的边防部队战士

为了跟边防武警、森林武警等区分,当地人把边防驻军称为“大部队”。

这些军警单位都没有卫生队,看病还是要到崔明玉所在的卫生院。

村里几乎没有跟小崔差不多年轻人了,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在部队里找找。

“倒是有些年龄差不多的军官,但几乎都是汉族的,汉人比朝族人普遍结婚早,他们也基本都有妻子了,”小崔显得有些无奈。

三合镇的军警民关系不错,军人和警察经常到老熊的饭馆打打牙祭,部队上来客人了,就会有小兵娃子跑来饭馆借上几套碗筷勺子啥的。

延边州一度想把三合口岸打造成中朝边贸的中心。

2014年3月20日的一次座谈会上,龙井市市长林松他说,目前龙井市对外通道建设进展情况良好,三合口岸跨境桥已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

三合口岸距龙井市区48公里,口岸对面是朝鲜咸镜北道第二大城市—会宁市,该口岸历史久远,建于1930年,于1950年设立口岸联检机构,1990年建成2,400平方米的联检楼。口岸跨境桥建成于1941年,已服役73年,当前由中朝两国共同管理。

资料显示,三合口岸距离朝鲜东部沿海最大港口、第三大城市—清津仅87公里,是中方口岸距离朝鲜清津港最近的口岸,是中国通往朝鲜咸镜北道首选的公路通道, 2012年口岸进出口货物量名列吉林省对朝口岸吞吐量第二位。该口岸主要从朝鲜进口铁矿粉、铁矿石、干鱿鱼、冷冻鱿鱼等,出口粮油、食品、机械设备、家电、生活用品、农药、化肥等。

不过,就目前情况看来,延边州要兴盛三合这个口岸的边贸,短期里似乎难以实现。

凤凰网看到,三合口岸傍边修了不少楼房,以及仓储设施,但目前明显处于半停工状态。

三合镇2012年在五峰山修建了“望江阁”,与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隔江相望。

三合镇2012年在五峰山修建了“望江阁”,与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隔江相望。

前几年为了吸引游客,在镇中心修了这个三层的“望江阁”,如今早已废弃,里面堆着杂物

前几年为了吸引游客,在镇中心修了这个三层的望江阁,如今早已废弃,里面堆满了杂物。

三合镇里这样破败弃用的房子随处可见。
三合镇里这样弃用的破败房子随处可见

这家“贸易旅店”连同后面的仓库,都被废弃了。

这家“贸易旅店”,连同后面的仓库,都被废弃了。

前些年,有韩国商人也是看中了三合的地理位置优势,想在这里开办企业,还修了当地外观最现代化的一个建筑。

位于镇边的教堂。一般只在周日开放。三合镇信教的基本都是朝鲜族。
位于镇边的教堂

 这座教堂一般只在周日开放。三合镇信教的基本都是朝鲜族。

“我们还去这里大厅里吃过饭,很有气势的一个建筑,看得出韩国人想在三合做番事业。”老熊说。

等了几年,三合的边贸并没有发展起来,这栋位于镇子制高点的建筑,也逐渐荒废了。

对三合前景的规划,能起最大作用的似乎并不是当地政府,而是对岸的朝鲜政权。

“一直说朝鲜要搞改革开放了,那咱这些边民不就有商机了么?但雷声大雨点小,谁知道那个金正恩脑子里究竟想的啥啊,”一位村民说。

-30-

延伸阅读(本人采写的其它关于朝鲜的报道以及部分评论)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也说《我的战争》

朝鲜逃兵枪杀4中国人:遇害者子女吁政府保护边民安全

渔船被扣朝鲜之后

离开金正日的100天

谜一样的金正日

罗德曼的朝鲜之旅

四国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爱恨英语

2017年4月12日,热爱推特治国美国总统特朗普(又称川普)发了这样一条推文。

特朗普总统推文
特朗普总统推文

 

大意是就迫在眉睫的朝核威胁,他昨晚跟中国领导人通了电话。

A very good call.

中英双语幼儿园的孩子大概都能明白这个词组的含义。

这四个英语单词很可能会打破东北亚持续半个多世纪的病态平衡。

恩恩的反应大概会是这样。

美帝和中修,将联袂沐浴在白头山的血海深仇中,承受大浦洞排山倒海的末日式打击。哼!
Enter a caption

美帝和中修,将联袂沐浴在白头山的血海深仇中,承受大浦洞排山倒海的末日式打击。哼!

川普的这条英文推,在华语世界里的影响力,似乎更大。

就在同一天,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前台接待员蒲先生,也突然蹦发出了学英语的兴趣:从阅读理解美国领导人的个人简介开始。

 

美国明星领导的推特自我介绍
美国明星领导们的推特自我介绍

 


 

2017年度的紫禁城议政,全国人大代表、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建议高考取消英语,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英语退出高考的动议,隔两年就被热炒一次 ,这不过是大国崛起的时代心态下,在准国民议政平台上又一次比较显著而又了无新意的公共表达。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国企》杂志研究部主任郭松民先生,代表了对英语基本只有“恨”的那组国民。

著名左翼学者郭松民的看法
著名左翼学者郭松民的看法

 

怒赞陈道明
怒赞陈道明

郭松民老师唯一能容忍的英语,只有抗美援朝时期,中国志愿军战士几乎人人都会的“葡萄糖干吃”。

Put down your guns.
Put down your guns!

 

英语与中国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有郭这样直白的恨,更有李这样的“爱恨交加”。

作为教育集团的领头羊,李光宇呼吁减低英语在基础教育里的权重,对这样的观点要立刻做出对错判断,显然很难。

李代表(又称议员)集团旗下现有8所幼儿园,全是双语;麾下旗舰店——郑州宇华实验学校每周三是“英语日”,他呼吁公立学校取消英语必修,透过貌似与时俱进的公益心表面,也不难看出包裹在里头的那一点私心。

 


爱恨英语
爱恨英语

 

娃按:本文首发于2014年《南都周刊》第27期。

英语在中国的普及,开启了中国人的一扇窗口,外来文化冲击着中国人固有观念,加速了中国人走出国门的步伐。因为英语,有人获得了谋生的工具,有人得到了思想的自由,有人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人们的命运因为英语而被改变,而与此同时,英语也成为中国人从小到大都绕不开的爱恨情仇。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务处处长金利民,曾在剑桥大学读博。摄影_刘浚)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务处处长金利民,曾在剑桥大学读博。摄影_刘浚)

 

(文洪炳,1963年考入西南师范学院英语专业,中学英语特级教师。摄影_王远凌)

(文洪炳,1963年考入西南师范学院英语专业,中学英语特级教师。摄影_王远凌)

 

记者_文涛 宋涛 北京、重庆报道  

1862年成立的京师同文馆,或是英语教育正式进入中国的标志。此后一百年多年,“英语”在中国的命运起起伏伏。

1902年清政府颁布了“钦定学堂章程”,规定全国的中小学堂外语课以英语为主。

1922年,民国政府颁布了“壬戌学制”。新学制参考了美国的学制系统,曾规定改学年制为学分制,英语学分在初、高中均居首位,与国文并列或超过国文。

或因国家层面上的重视,这一时期大师级的人物批量产生,如许国璋、王佐良、周珏良和李赋宁,他们均生于20世纪初,是非常稀少的、真正能当得起“外国通”称号的英语学者。

1949这一年,不但是中国人,也是客居中国的“英语”命运发生巨变的开始。这个国家未来的掌舵人毛泽东在这年8月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这是一篇与美国政治上对抗、经济上脱钩、文化上疏离的檄文。

中苏迎来了蜜月期,俄语力压英语,后者逐渐从课堂上消失,至1954年,从中学到大学,俄语几乎成为唯一的外国语。1949年时,全国尚有50余所高校设立了英语系科,但经过1952年至1953年的两次全国高校院系大调整之后,全国高校只剩下9个英语教学点。

中苏交恶后,奄奄一息的英语迎来了短暂的喘息,但随后的“文革”,它又似乎从这片大陆上彻底消失。

英语作为一个语言工具,或者一种文化载体,真正融入中国社会的时期,应该是“文革”结束后的这30多年。

民国时期盛产过英语精英,但只有到了最近的30多年,英语才被深深植入社会价值评估体系,国家层面上对英语教育的任何一点微调,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英语2017年将退出统一高考”的传闻不断,引发举国热议。

Long Live Chairman Mao

生于1944年的文洪炳,1963年考入西南师范学院(现为西南大学)英语专业。他在“文革”时期的个人命运,与英语在这一时期的际遇同构。

当他在四川江津县(现重庆市江津区)读中学时,中苏的关系正在恶化,俄语逐渐失去了主宰中国外语教学的地位,英语开始回归。

1960年,上海编写出版了一套全新的英语教材,设计了听、说领先法,中国开始学英语重词汇语法技巧之路。1961年,教育部颁发了《全日制中学英语教学方案》(草案),方案主张课本应包含有关英语国家的风俗,包含更多的寓言、简短故事、神话及原版作品的选段。1962年,英语进入高考科目,《全日制中学英语》课本得以在当年出版。

老师不错,自己也有兴趣,在所有的科目中,文洪炳的英语成绩最好。当然,课本中也有时代的特殊印记。

“记得高中时的英文课有《半夜鸡叫》, 周扒皮的故事。”他回忆。

1964年,教育部将英语列为第一外语,并要求增加英语学习人数。“文革”前夕的1966年3月,全国开设英语专业的高校已回升至74所。高校英语教师的人数也从1957年的1015人增加到1965年的4621人。

西南师范学院位于重庆北碚,“英语”这个即将被驱逐的“异端”,在缙云山南麓得到了短暂的休养生息。

当时的课本是许国璋主编的英语教材,另外还有英美文学赏析等。西南师院的英语老师基本都是“海归”。

1966年下半年,全国高校基本停课。

“学生们开始写大字报,武斗也开始了。英语专业课?拜拜。”文洪炳回忆。

那些学识渊博的教授们被戴上了高帽子,拉到台上接受批斗,教学出色的老师成了“反动学术权威”,“罪行累累”——反党反社会主义,散布反动言论等。

英专学生也分为好几派,同学们之间的辩论非常激烈,甚至用英语对骂。

昔日情同手足的同学操起了钢钎、棍棒。“战场就在学校办公楼和食堂之间,一会就头破血流了,不断有人被拖走。”

“再不走就会受伤甚至死掉!”十几分钟,文洪炳选择了放弃战斗,徒步回老家避祸。

1968年,他与其他30几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被分配到了川东的铜梁县。

“想到学校教书还不行呐。必须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我们这些大学生,就是俗称的臭老九,是当时社会的最底层。”文洪炳告诉《南都周刊》。

在农场接受了一年多的“再教育”后,他才被分到铜梁最偏远的双河小学。他想教英语,但校长说不开英语课,“你去教政治吧。”

“我可以考虑一下”。

这把校长激怒了。“现在的大学生,臭老九,不像话,叫你教政治,还说可以考虑。什么态度!”

校长还把他这个“恶劣的态度”告发给了公社的武装部长。

英语自然是教不成了。后来他成了全能教师,教过“工基”(工业基础知识)和“农基”,甚至还有样板戏。“其实我是门外汉。”文洪炳老师苦笑。

调到平滩小学后,他终于教了一个学期的英语。

没有课本教什么呢,只能教口号。

“Long live chairman Mao”,毛主席万岁,“Learns from Daqing, Learns from Dazhai”,“Learns from comrade Leifeng”,向大庆学习,向大寨学习,向雷锋同志学习。

那是1971年。与大陆其它地区的学龄儿童相似,这所小学的孩子们,在毛主席万岁的口号中完成了英语启蒙。

1973年,文洪炳已经调入了县城的铜梁中学,但当时英语在中学教育里基本没有地位。课本的内容也比他1960年代早期读高中时“政治化”了许多, 其中有一本第一课就是“How Marx learned foreign languages ”,马克思怎么学外语,那时候也没什么教辅资料。

这一年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英语学界的事情。

河南省唐河县马振扶公社中学15岁学生张玉勤在期末考试英语考卷的背面写道:“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会ABC,也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

班主任告诉了校长,校长批评了张玉勤,要求各班对此事讨论批判。几天后,张玉勤跳进了水库,自杀身亡。

江青得知此事后责令调查。后来班主任和校长均被判刑,张玉勤被追认为“革命小将”、“优秀共青团员”。

英语的地位因此变得更加卑贱甚至罪恶。它不但是“美帝国主义的语言”,还逼死了“革命小将”。

复苏

“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高考恢复了,英语分数比重由10%起逐年增加。1984年英语正式被列入高考主科。

国门的开放,“英语”这个几乎湮灭于特殊时代的宝箱,又被掘了出来。

整个国家都在寻找丢失的英语记忆,许国璋们又重新成为学术明星,文洪炳这些当年在教育系统里被完全边缘化的臭老九,一夜之间变成了香饽饽。

“英语教师的缺口太大了,”文洪炳被借调到一所师范学校,筹办英语速成班,教育局长心急如焚,“读一年两年都可以,读到能够教书就行。”

速成班的学生,大部分人连ABC都不认识,“能说long live chairman Mao的学生都是最好的了。”

这些未来的英语教师,在入学面试时,考的不是英语,“让考生用中文念报纸,或者唱一首中文歌,招学生的标准就是发音清晰,不是大舌头就行。”

这一年,天津外国语学校恢复招生,全市招收了80人,英语40人,俄语20人,日语20人。

小学刚毕业的金利民考入了英语班。那时的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全程见证英语教育随后近40年的变迁。她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攻读了本硕学位,后在剑桥大学读博,归国后一直在母校的英语专业担任教职。2014年,她担任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教务处处长。

考入北外之前,金利民已经在天津外国语学校学习了5年英语。她在北外英语系82级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羡慕她的,比如那些从农村考来,英语近乎零基础的同学;也有她羡慕的,北京白堆子外语学校(后并入首都师范大学)的5位老师,当时也成了她的同学。

水平如此参差不齐,但没过多久就扯平了。“语言学习跟学骑自行车或者开车差不多,花的时间不一样,但真掌握了技能大家就一个水平线了,除非你有更高的追求要去开赛车。” 金利民总结说。

1970年代末80年代初基本没有什么英语视听资料。金利民所在的天津外语学校还算不错,有一台录音机,是那种转盘式的大家伙。

大一的时候正流行卡朋特,她也买了两盘,“连个歌词都没有,肯定是盗版,听了无数遍,愣把歌词听出来了,实在不明白的就去找老师,老师听不明白就去找外教。”

当时的北外英语听力教学几乎完全是靠老师课堂上教,基本没有其他可用的视听资料。“北外号称英语教育领军的地方,我想,别的地方的情况只会更差。”

同学们很期待周末。因为学校每周都会在食堂播放一部莎士比亚作品改编的电影。“没有字幕,听起来很吃力。”

金利民读大学的时候,社会上基本没有英语培训班。“我去幼儿园教过课,最开始一小时给两块钱。后来有去过景山中学教课,一小时5块钱。”

1980年代后期出现了下海潮。北外英语专业当时有一个师资班,班里有8个学生保送研究生,目的就是为让他们读完之后留校,“到了毕业的时候只有4个留下,其他都去海南、深圳等地方了。”

留校任教后的金利民深切感受到了当时全社会对英语的巨大期待。

有学生曾经问她,金老师你英语这么好,干吗要留学校不出去挣大钱啊。“那会儿就觉得你外语好就得出去上公司挣大钱,我们同事都被问过这样的话。”

整个社会对英语的狂热,也让中国父母坐立不安。文洪炳也深切感受到了社会对英语的重视。亲戚朋友不断登门,希望能给孩子“开小灶”补习英语。中国的父母希望如此培养孩子的双语能力,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走遍天下都不怕,追捧“学好ABC”比“学好数理化”更为有用。

“已经记不清这些年辅导过多少孩子了,周末一般都排满了,上下午都有,有时候,晚上都有孩子来。”文老师并不收取报酬,孩子的家长们就不断送来诸如活鸡活鸭等土特产。“我想,全国绝大多数英语教师都有这样的经历吧。”

热潮

1992年,朱勇从扬州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如今20多年过去,他仍对大一时那次天安门之行记忆犹新。

同寝室的一起去天安门玩,碰到一个美国人,其中一位叫余浩的室友鼓足勇气打招呼,本意是问对方家里有多少辆车,出口却是问人家有多少“bus”。

现在,朱勇已经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副教授,英语是他的工作语言,而余浩也曾常年在国外工作生活,英语能力今非昔比。

“我们是从1985年开始学英语,那个时候,无论是老师和学生基本都认为学英语是为中考和高考准备,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为了将来跟外国人交流。甚至到了大学这种意识还不强,就是为了应试,和余浩一样,那时我掌握的也是哑巴英语。”朱勇说。

在英语教学市场化之前,中国人学习英语的主要途径还是课堂,主要目的为了升学考试,强调词汇、语法,却不深究思想和文化,听说方面的能力远逊读写,尤其是有农村背景的学生。

陈庄曾是BBC资深记者,担任过该机构区域主要负责人

陈庄曾是BBC资深记者,担任过该机构区域主要负责人

 

来自湖北黄冈的陈庄,中学时也是英语尖子。“但在一切以考试为指挥棒的环境下,英语成了笔头上的功夫,听力一般、口语难以见人,现在想来滑稽可笑,但当时自我感觉不错,毕竟成绩摆在那儿,靠分数说话。”

陈庄直到读了大学英语系,方才触及到原汁原味的英语。系里有一门课叫“基本技能”,授课老师有的来自耶鲁等名校。“同为年轻人,什么都好交流,那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说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去美国留学。”

渴望走出应试英语的窠臼,让英语真正成为将来工作和交际得心应手的工具,成了无数人的梦想。

1992年,邓小平发表了南巡讲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成了英语热的最佳助燃剂。几乎全国所有的高校一夜之间都增加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论》课,由于受欢迎程度太高,一般都安排在能容纳几百学生的礼堂里。

但“社经概论”变现不易,更多的学生还是把学习热情放在了英语上,如果说当时高校里最火爆的课程是英语,毫不为过。

1993年,俞敏洪的新东方外语学校顺时而生,一开始他还租不起场地,将培训班办在了自己的宿舍里,但后来新东方的发展速度令人咂舌,很快成为语言培训的航母;3年之后,李阳也推出了“疯狂英语”,在广场上数万人聚集喊着口号式英语,表达对英语的渴望。虽然这种“文革式”学英语方式富有争议,但用“疯狂”二字形容当时全社会的英语热,倒也贴切。狂热也造就了庞大的市场,根据教育部调查,目前中国有近3亿人参与英语培训,英语培训机构超过5万家,市值超过300亿。

金利民教授认为,1990年代初开始,很多人都意识到英语如果和当时的热门专业,比如法律、金融、经贸、新闻等结合起来的复合型人才,就业的优势会大很多。

199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开始试点第一批辅修专业,学有余力的学生经过考试筛选后可以在大三、大四辅修其他专业课程,第一批开发辅修的4个专业是科技英语、计算机、工商管理和航天工程。

当时读大三的周涛(化名)是金属材料和热处理专业的,他选择了最受欢迎的科技英语辅修。

“在思考如何提高找工作的竞争力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认为如果能获得工科和科技英语的双学位,我们将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和职业发展机会。因此我们组织起来去推动哈工大做改革,将辅修升级为双学位。”周涛说。

经过多次上书“陈情信”,半年之后,他们终于说服校方决定先拿科技英语班举行双学位的试点,追加1年(大五),专门学习科技英语。

当时的哈工大,在教改上的开明程度走在了全国高校前列,它似乎预见了英语对学生的价值。周涛所在的班级20人,毕业后大都找到了比常规的本科生或研究生班都更理想的工作。目前这20位学生, 6位成了企业家,5位在外企或上市公司做高管,5位在海外知名的跨国公司任职,剩下的在高校任教。

而周涛本人毕业后直接进入航天部的外贸公司,为他那些分配至航天系统边远研究院所的本科同学所艳羡。他后来辞去公职,凭借外贸背景和出色的英语能力考取了加拿大Ivey商学院,目前已成为一家投行的掌门人。

而英语专业出身的陈庄,在本科毕业时的感悟是,如果不捆绑上另一个专业,他的英语能力发挥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他选择了去中国新闻学院的国际新闻专业(新华社的研究生部,现已停办)深造。

“英语一旦只与考试和分数联系在一起时,那学的肯定是空壳和皮毛,而一旦与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或安身立命联系起来时,英语才算是‘活’了过来。”陈庄感慨。

截至2014年,陈定居英国,就职于一家全球知名的新闻机构。

动刀

美国作家何伟曾在1996年到1998年间,在重庆涪陵教过两年英语。那时候的内地小城还极少见到外国人,何伟说,只要一上街,他就会成为被围观的对象,“在街边的小馆儿吃饭,会有至少10位‘棒棒’驻足观看,他们也不说话,就盯着我。”

如果现在何伟再来重庆,他将不会“享受”到这般待遇了。

重庆巴川中学,位于小县城,它开设的国际班按照美国课程和教育方式进行全英文教学,颁发中美互认的高中文凭,26人一个班,配备了4名外教。

更多的中国人选择走出国门。1978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为860人,25年之后,这个数字增至41.39万人。

“我只能教学生说Long Live Chairman Mao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退休的文洪炳老师,比退休前更忙,他说英语热得有些失去理性,甚至连幼儿园甚至都要教英语,“我觉得没有必要。”

金利民认为,这些年英语专业的不断扩招并不是件好事。目前全国高校开设英语专业已超过1000所,早些年英语人才短缺,毕业生被“高大上”的用人单位一抢而空,但现在英语已成全民教育,但凡有过基础教育的,或者通过商业机构培训过的,英文能力已经能适用大部分的工作需要,纯英语专业的普通毕业生甚至成为最不好找工作的群体之一。

如果说,改革开放前的英语还是“寄居”在中国,这之后,英语获得了“国民待遇”,几乎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把它跟这个国家剥离。不以文化为基础的英语教学市场如此火热,越来越多的考核体系被英语捆绑在一起,向英语动刀的消息也随之而来。

2013年10月21日,北京市考试院公布《中高考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拟从2016年起,中考英语分值由120分降到100分,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到100分。事实上,北京对英语动刀并不是第一家。早在2008年,江苏省就已经下调高考英语总分。

在全国层面,2014年1月,教育部下发的“一号文件”就明确表示要研究英语一年多考的实施办法。之后,“2017年英语退出高考”也甚嚣尘上。教育部门多次出面解释,相关政策还处于酝酿阶段,希望不要误读。中国教育学会前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称,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多次考试是改革方向,“但这并不等于英语退出高考”。

有人认为高考英语社会化后,标志着“英语热降温”,减轻过去对英语过分重视导致的对母语的轻视;也有人认为,削弱英语教育,对于中国来说是文明的倒退,是盲目民族自大情绪在作祟。著名的语言学家陆谷孙说:“我看现在权重调整可不是因为‘崛起’什么的,中国之大,我不相信有人会自恋到认为可以不学外语了。”

教育部门迟迟不出台正式文件,所谓的高考改革动向无非是投石问路。可就这一块小小的石头,溅起的不是涟漪,而是大浪。

结束语:

周小平同志教导我们,第二次抗美援朝即将到来。

小平语录
周小平语录

附:

周小平治美简史

是时候火线学习几句战地英语了。

比如说郭松民老师提到的“葡萄糖干吃!”

Put down your guns!

多有范儿。

延伸阅读

恩恩语录第七弹之核讹诈(中英文对照)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1752339311
打赏随意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恩恩语录第七弹之核讹诈

一天一颗核弹,美帝中修药丸

A threat a day keeps the sanctions away.

核背囊


 

运筹帷幄三胖蛋,敌酋灰飞烟灭中
运筹帷幄三胖蛋 敌酋灰飞烟灭中

我们能够赢得任何一场核战争。

炸回石器时代?

谢谢不用,

我们已经在那儿了。

We would win any nuclear war.

You can’t bomb us back to the stone age.

We’re already there

 

核试验这玩意儿蛮容易的。

只要能找到一大块荒地。

我们整个朝鲜都是。

It’s easy to test nukes.

All you have to do is find a desolate wasteland.

That’s basically my entire country.

 

 

我当然有一揽子核发展计划。

但是仅仅用于和平目的,比如农业方面。

这不正准备对那些讨厌的土拨鼠实施核打击呢。

Sure, I have a nuclear program.

But I’ll only use it for peaceful purposes like agriculture.

I’m going to nuke those damn groundhogs.

 

 

不用担心,朝鲜的导弹计划真的人畜无害。

我们只是想用它来驱赶鸟儿。

Don’t worry, my missile program is strictly for peaceful purposes.

We’ll use it to scare away birds or something.

 

 

简直不敢相信我北朝鲜人民放心让我主持我国核武器计划。

说实话吧,我现在连苹果手机都不大会玩儿。

I can’t believe my people are OK with me being in charge of nuclear bombs.

Seriously, I can barely operate an iPhone

恩恩具有防弹功能的发型
恩恩具有防弹功能的发型

北朝鲜只有两大国家机密。

1,核按钮的密码

2,我的发胶品牌

There are only two state secrets in North Korea:

1) the nuclear launch codes

2) my brand of hair gel

 

 

就连俄国和中国都在制裁我了。

还以为仍然亲密无间呢。

我在脸书上把它俩取消了关注。

Even Russia and China are sanctioning me now.

I thought we were cool, guys.

I am so unfriending them on Facebook.

 

 

痛恨有人忽视我!

我威胁要核平南朝鲜。

他们居然连警报等级都没改。

这太残忍了。

I hate it when people ignore me.

I threatened to nuke South Korea.

They didn’t even raise their threat level.

How rude.

 

 

最后条件:

如果美国送我一间麦当劳,我将放弃核武器。

必须全天提供早餐,否则交易取消。

Here’s my final offer:

I’ll give up my nuclear weapons if America gives me my own McDonald’s.

It has to have all-day breakfast or no deal

 

 

第一步:研发核武器。

第二步:?

第三步:收益。

Step 1: Build nuclear weapons.

Step 2: ?

Step 3: Profit.

 

很明显我的工程师们能造出无比先进的核弹头,却无法为我仿制一台PS4游戏机。

科技太TM可恨,理科生去死!

Apparently my engineers can build a super advanced nuclear warhead but not a bootleg PlayStation 4 for me.

I fucking hate science.

 

 

离上一次威胁发动核战,已经4天了。

我咋变得这么心慈手软。

It’s been like four days since I’ve threatened to start a nuclear war.

I’m getting soft.

 


 

先军战略总指挥
先军战略总指挥

 

关于朝鲜军备实力

 

我买了差不多80副冲天炮。

今儿其它相关新闻是:朝鲜的太空计划正式启动。

I bought like 80 bottle rockets today.

In related news, North Korea now has a space program.

 

 

今儿我们进行了一次远程弹道导弹发射试验。

核心技术跟把25个冲天炮绑在一起差不多。

对了,是我亲自点的火柴。

We tested a new long-range missile today.

It was like 25 bottle rockets tied together.

I lit the match myself.

 

我的海军编队里没有一艘好使的潜艇。

但有一枚很牛叉的潜水艇三明治。

我觉得挺棒的。

My navy consists of zero working submarines.

And one badass submarine sandwich.

I’m OK with that.

 

美帝无人机
美帝无人机

 我也有无人机计划。

真的,就一架无人机。

在亚马逊上花了我49.95美元。

Nobody is impressed by your Predator drones, America.

I have a drone program, too.

Really, it’s just one drone.

It cost $49.95 on Amazon.

尽管有各种制裁,我的坦克部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万一没有燃料了呢?

我有足够的人力资源,能把坦克车推起走。

My tank divisions won’t be slowed down by the sanctions.

So what if we don’t have fuel?

I have plenty of people who can get out and push.

 

 

美国有了一艘隐形驱逐舰?

多大事儿。

我还一堆呢。

只是隐形能力太强根本就看不到。

So the U.S. has a stealth destroyer?

Big deal.

I have a whole bunch of those.

They’re just so stealthy they’re invisible.

 

 

我今天试射了一枚氢弹。

唔……可能我夸张了一点点。

我是灌了1万个氢气球。

差不多吧。

I tested a hydrogen bomb today.

OK, so maybe I lied just a little.

I popped 10,000 balloons filled with hydrogen.

Close enough.

 

 

我有世界上杀伤力最为恐怖的空中力量。

只不过是对我自己飞行员来说。

差不多所有的战机,在起飞的时候就自爆了。

I have one of the deadliest air forces in the world.

But only to my own pilots.

All my fighter jets pretty much explode at takeoff.

 

 

千万憋惹我,美国!

我有超过200架战斗机。

其中大约有8架还能飞。

Don’t mess with me, America.

I have more than 200 fighter jets.

And almost 8 of them still fly.

亦可赛艇!我刚刚得到了一艘攻击型潜艇。

唔…….挺新潮。

大概是1964年在苏联制造的。

Exciting news: I just got a new attack submarine!

Well, new to us.

It was build in the Soviet Union in like 1964.

 

 

我的潜艇编队情况?唔…其实就是一批潜伏在水底下的普通船只。

My submarine fleet is actually just a bunch of regular boats that sank.

 

 

强调一句,我并未“失去”那艘潜艇。

它是一艘非常棒的潜艇,因此我命令它永远潜在大洋底下。

For the record, I didn’t “lose” a submarine.

It’s just such a good submarine that I ordered it to stay on the bottom of the ocean forever

 

 

实在不能理解有人认为我的海军装备太落后。

海军皮划艇配置的那些划桨都很高级。

I don’t get why people think my navy is outdated.

The oars on these rowboats are cutting edge.

 

 

你不能说导弹发射试验失败了。

设计方案就是在发射架上时就可以引爆。

现在我准备把导弹卖给我的敌人们。

就等着他们自爆吧

That missile launch didn’t fail.

It was supposed to explode on the launch pad.

Now I’ll sell it to my enemies.

They’ll blow themselves up

 

 

火箭发射试验圆满成功。

什么,发射架被炸毁了?

笨笨,发射架就是预定的攻击目标。

砰……

啪!

Our rocket test was a complete success.

It was supposed to blow up on the launch pad.

The launch pad was the target.

Direct hit.

 

 

延伸阅读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sanwalogo
三娃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