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酌情停止称呼新华社为“国社”

最高指示
最高指示

鄙人的学业与职业,均与新华通讯社有过亲密交集。

96至98年,就读中国新闻学院国际新闻专业,这所已不复存在的新闻专门学校是新华社的研究生部,毕业实习也是在该社对外部的特稿社(China Features), 还依稀记得特稿社当年著名的“二李”——李希光和李竹润(笔名黎信,2015年曾就播发“西点军校学雷锋” 的愚人节假消息道歉)。

新华社就新华社吧,但是面对师友经常把新华社称为“国社”,我个人认为有四大不妥。

其一,与中国新闻社易混淆;其二;与靖国神社亦混淆;其三,依据两学一做精神,“国社”称谓容易被误读为主张媒体国家化,稀释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核心价值观;其四,易与国家社会主义(Nationaler Sozialismus)混淆,让无辜群众联想某位知名元首的第三帝国。

这也是我作为一名上世纪就读于北师大思想品德与政治教育专业的本科毕业生的一点心得,谨与新闻宣传战线的广大工作者商榷。​​​​

sanwalogo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特供那点事儿

2017年4月14日,有媒体报道,辽宁省政府大院机关服务中心内部销售特供白酒。

辽宁省政府大院现内部特供酒

特供白酒
特供白酒

2013年3月底,因一次采访机会进入了辽宁省政府大院,出于好奇参观了下他们的内部超市,也曾大开了眼界:专供白酒,专供冰酒,专供大米,专供鲜奶等。

当时我还是《南都周刊》的记者,因做冒充副部级官员全国“走穴”的题,来到了报道主角赵锡永的老家沈阳。

蹭了同行、东方早报记者权义的介绍信才得以进入大院。

院外的沈阳属于普通市民,一如《钢的琴》中反复闪回的老工业区景象,白天满眼的萧条破败,夜晚则是哀怨暧昧的灯红酒绿。

一幢幢敦实厚重的苏式小楼散布在静谧幽密的森林公园,这里是省府大院,普通市民基本没有机会进入的另外一个世界。


2013年,时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说他四个月大的孙儿也吃香港奶粉,要靠同事为他从香港带回内地,他家也是“限奶令”的受害者。

 这条新闻在网路上疯传,有趣的是,大部分网友认为王主任在卖萌,像他那样级别的干部都搞不到放心奶?

 人们更愿意相信,只要特供制度或明或暗地存在,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是感受不到民间对食品安全的恐惧的。

  特供体系由来已久。建政之初,当局即从“老大哥”那里引进了这一制度,实施之后,颇符合中国大陆国情,多年来一直以各种名目和方式存在着。

 1960年,中央拟订了《关于对在京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在副食品供应方面给予照顾问题的报告》, 便是所谓“特需供应”的行动指南。 

  公安部曾设食品专供站——中南海特需供应站。对外称北京饭店招待所,起初是处级单位,下设四科一室,并管辖几个专用生产基地,规模较大者是巨山农场,专为中央领导人生产、特制、加工优质的粮油、菜蔬、水果、肉、鸡鸭、蛋、奶等副食品。

 据报道,这个农场因一直保持极度低调,以致当地一些居民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 其员工称,与其它有机农场不同的是,巨山的产品只供应中央政府部门,普通顾客是买不到的。

2013年底,南方周末发表了题为 中国的“特供”食品 的文章。

北京海关的蔬菜基地
北京海关蔬菜基地 图片来源:南方周末

报道称,2007年,北京市二商局干部高智勇曾撰文回忆,过去为保证绝对安全,涉及“特供”事务的业务干部与职工可由商业局选调,但保卫干部与化验人员,必须经由公安部八局任命和市公安局选派。政治上是否可靠,出身背景、家庭成分都是审查所考虑的因素。同时,他们不仅要认真执行中央制定的“特供”政策与组织纪律,还被要求深入研究服务对象的需求喜好。

《洛杉矶时报》 曾以 In China, what you eat tells who you are(舌尖上的中国等级制度)”为标题写过特供现象。

 报道披露了位于顺义的“北京海关蔬菜基地暨乡村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特供基地,不允许外人进入。“官员们不会真正关心老百姓的食品安全问题,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有条件吃到这些特供食品”。

   除了官员,至少还有“两员”亦是特供的受益者——飞向太空的航天员和参加奥运的运动员。

  “航天员特供奶”的出产过程听起来像神话:除了要选择天然的野生草场作为养殖场,让这些散养的牛羊吃的都是天然野草,更会在航天员到达发射基地的头三个月,选出“航天员特供奶”的备选健康奶牛隔离饲养,此后,“特供奶”奶牛还将有一个月的休药期,以便把体内的药物成分排掉。

  那些普通人能买到的奶品,大多有高端产品为特供服务。北京商报2008年就刊文称“三元极品”具有“为人民大会堂供应特品奶、为中南海提供特供奶品这样的高端市场背景。”

  不少奶品企业曾以“特供”、“专供”、“人民大会堂宴会用”等噱头打广告。消费者的心态挺纠结的:能跻身“特供”,说明品质有官方背书,但“特供”的性质又让人生厌。

  与反腐一样,对于“特供”的打击也是运动式,但收效甚微。

  2011年整顿过一次特供。媒体报道,超市里出售的三元奶品在原标有“人民大会堂宴会用乳制品”字样的地方也多出了一层粘纸,改成“中国驰名商标” 。

  2013年3月底在省府大院那次,算是我比较直观地接触了“特供”商品。 

 尽管,是年3月底中央五部门刚刚联合下发《关于严禁中央和国家机关使用“特供”、“专供”等标识的通知》。

某些事情探究起来,意义似乎仅限于吐槽。

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这个通知。

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

第二条是“ 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第三条是 取消对领导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

咳咳,咳咳。

我的推特评论
我的推特评论

也许正好是得益于这一制度,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平均寿命保持在90岁以上,为提高中国人民的平均寿命预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延伸阅读

有关结石宝宝的一篇旧文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sanwalogo

联合国啊,卖萌也得港基本法

企鹅的官方海报
企鹅官方海报

2016年4月1日,嗯,没错就是这天,联合国的微信公号发表了文章《你是联合国派来的逗逼吗?》向QQ方投诉,由于申请手续复杂而且前后矛盾,该机构的认证未能通过年审,一年多的反复“上访”,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所以才有了这篇连萌带吓的檄文。

你是联合国派来的逗逼吗?

配图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配图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

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很快十万+,终于惊动了企鹅高层。

2016年4月4日,企鹅做出正式回应。

联合国,我们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好吗

态度不卑不亢,化解了一次外交危机。

 

新中国(大陆)重返联合国用了22年,联合国重返新中国(大陆)局域网,只用了一年。

时代毕竟是进步了。

认证之后的联合国微信公号
认证之后的联合国微信公号

恢复了微信认证席位的联合国,从此就可以在神州大地上为所欲为了么?

如果初心不改,联合国就是所谓“普世价值观”最大规模的集散地,这与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的特色中国,必然磕磕碰碰。

难怪网友三天两头就会预测该机构的微信公号或新浪微博:又作死,快被删号了。

国际问题两大死结——朝鲜和叙利亚,往往是中国拉着这头,联合国拽着另一头,越绷越紧,本是维和问题,却又特别违和。

有了中俄这两大反对票仓,联合国的会议,往往还没开,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结果,跟 La La Land能否问鼎奥斯卡的把握感,差不太多。

2016年12月6日的联合国微信公号:中俄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草案
201年12月6日的联合国微信公号:中俄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草案
2016年12月22日的联合国微信公号:联大绕过中俄,设立叙利亚追责机制
2016年12月22日的联合国微信公号:联大绕过中俄,设立叙利亚追责机制

 


中国大陆一般使用“抗美援朝”来定义上世纪50年代朝鲜半岛发生的那场残酷的战争,而亦深度参与其中的联合国,一直使用“朝鲜战争”、“联合国军”这样的表述,且不加双引号,历史认知评价体系的差异,延续至今。

 

 

朝鲜问题一旦与 Human rights 纠结在一起,简单的事情就会变得异常复杂。

如果再加上中国的态度,那就不光复杂,还尴尬了。

 

 

小声说一句啊,好多网友觉得联合国的公号早该被封掉,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2017年4月12日,热爱推特治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又称川普)发了这样一条推文。

特朗普总统推文
特朗普总统推文

 

大意是就迫在眉睫的朝核威胁,他昨晚跟中国领导人通了电话。

A very good call.

中英双语幼儿园的孩子大概都能明白这个词组的含义。

这四个英语单词很可能会打破东北亚持续半个多世纪的病态平衡。

在周小平等布衣卿相频繁发出第二次“抗美援朝”民众动员亦受到热烈追捧之际,中美最高层不但打破了物理距离,居然还产生了“化学反应”, 特朗普总统 We had a very good chemistry together 的表述,简直要把他自己推向美利坚总统感性排行榜的第一名。

插播两句儿关于翻译的题外话:

We had a very good bonding ——“我们之间有非常好的羁绊”,比较…..嗯……百度同传。 看来环球时报中文版和环球时报英文版之间还是老样子,基本谈不上有 bonding ,亲密程度远不如中美两国的现任最高领导人。(另外想说,特朗普总统的英语口语很好,但书面表达能力……大约相当于大陆初三学生的平均水平,当然指重点中学)

 “化学反应”的译法,怎么说呢,特朗普总统在17年2月份评价他与日本首相安倍之间的关系,也用了 Very good bond, very good chemistry, 也就是关系和谐亲密的客套表述。

当然,礼不嫌繁,意译成化学反应、甚至说俩人特来电,也没有什么不恰当吧,锦上添花这样的雅俗,在中国和美国,都应该是喜闻乐见的。

特朗普称和俄完全处不来 和另外一位绅士有化学反应

白头山血统唯一继承人恩恩三元帅即位以来,与中国以及中国领导人就一直隔着一条鸭绿江的物理距离,除了闷头在自家门口搞核反应堆,根本没有看到能与邻家大哥一起产生化学反应的前景。

周小平同志所谓的“抗美援朝”四个字,很可能要改变一下排列顺序了。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外交使团在联合国会议的表现,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2017年4月13日,联合国微信公号发布消息。

中国在叙利亚的化学武器攻击事件的决议草案表决中投了弃权票

 

“中俄联手反对”的旧格局被打破,除了中美俄利益纠结的中东,在捆绑着六方利益的东北亚, 半个多世纪的胶着状态,也出现了格局型的变化前兆。

 


中国话里关于宽容言路的表述很多,比如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求同存异、摸着石头过河、白猫黑猫等等。

多次挑战驻在国三观的联合国微信公号,能被容忍苟活至今,这与中国人民坚持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文明、民主、友善” 有很大关系。

当然,根据中国国情,有几条红线是一定不能逾越的,哪怕您是联合国。

2016年4月27日,联合国的中宣部(中国宣传分部)发表了文章:

好窝心!奥地利鲜肉外长又给潘爷爷送礼物啦!

 

这篇文章虽然是用汉语写的,但通篇没有出现一个中国人。

 

“敏感词外长”出现了。

“敏感词”可以是指人,也可以是指物,还可以是指事情。

你懂的,You know who、what or why.

2012年的新闻报道
2012年的新闻报道

 

所以呢,不管你联合国是来卖萌还是来“逗逼”的,是来维和还是违和的,都得按照基本法啊。

蛤蛤。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