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夏律

2017年4月18日,夏霖律师的辩护人仝宗锦律师称,已接到了北京高院的通知,周五(4月21日)宣判。

 

夏霖律师自2014年11月8日被刑拘后,案情进展缓慢,近2年后的2016年9月22日,该案才进入一审,因控诈骗,夏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原定于2017年3月30日的二审宣判被推迟,辩护律师亦多次申请开庭审理,但并未获得批准。

二审第三次要求开庭审理申请书

夏案绵绵长长近3年,辩护律师也从一审的丁锡奎、王振宇,换成了二审的张青松和仝宗锦。

夏不认罪的方式很决绝——零口供。

能在如此漫长且极端的环境下坚持零口供,得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做得到。

一审辩护人王振宇律师认为,综观全部案卷材料,该案给人最强烈的感觉可以被归纳为两个字,“想象”:处处充满了“有罪推定”,却无一点能够落实。

王振宇律师一审辩护词

让想象重归想象吧,请把事实和正义还给夏霖,“凭我专业水准去判断,我确定夏霖是无罪的。 ” 辩护人称。

除了辩护人,法律界不少知名学者,也持同样观点。

 

若干法学学者关于夏霖律师被控诈骗罪一案的法律意见书

 

夏案背景以及夏霖其人,端的这篇特稿可供参考。

律师夏霖和他的时代

以及这篇。

2016年6月夏霖案庭外纪实


认识夏律,是因一些共同关注的案子,如湖北邓玉娇案、四川谭作人案等。若说投缘,还是因为准“乡党”,还有酒。

图片说明:2010年在四川成都的一次采访活动。后排中间者《New Yorker》记者欧逸文,前排橙衣本文作者,其左律师夏霖,其右夏律当事人。

 

艾与夏
左一夏霖律师,右一艺术家艾未未

夏霖原籍四川自贡,曾求学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也在贵州执业多年,行事风度颇有川人范儿,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这或是他不认罪、零口供的精神支撑。

哈律被拘后,夏律在推特上的评论
浦志强被拘后,夏霖在推特上的评论

 

哈律说夏案
浦志强说夏霖案

与夏聚,多半离不开酒,从成都的苍蝇小馆到北京的大酒楼,记忆里他总是频频举起白酒杯,小眼眯缝却精光外露,嘴角一翘,一口烟熏火燎的黄牙。

对飚川东话,畅谈江湖事,不亦快哉!

酒不离口,烟不离手,黑风衣包裹下的西装革履,这位自称业务能力比华一所浦姓前律师高出“一篾片”的技术性律师,这两年多在豆各庄的看守所里,显然是保持了不了那样霸道的pose了。

夏曾担任学者郭玉闪的辩护人,郭在夏一审判决前两天,在一篇叫:江山如此,有酒盈尊 的文章中写到:

污名化也好,重刑也好,居是邦也,何奇之有?遭拘押時,有一句話我曾重複過很多很多遍:只要宣判,一天和十年是一樣的。以夏霖之傲氣,又何嘗不是。22日的宣判,結果可能是11年,也可能是2年,而無論是多少年,和法律都沒關係。這是我們的宿命,那就承擔吧。

一审前,我个人拒绝参与猜度刑期,二审时,同样不想去赌是否改判。

这样的案子,要分析所谓的刑辩技术和法庭的量裁尺度,大抵是靠不上谱的。

诸事不论,遥祝这位老友身体健康,静候下次重逢,再用四川话摆摆龙门阵,走几轮他最难舍难分的茅台酒。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哈儿律师任建宇

 

2017年4月5日,我的江津小老乡任建宇,三十而立了。

任建宇的朋友圈
任建宇的朋友圈

2011年8月,因在网上转发“负面”信息,任被公安局带走调查。是年9月23日,当时的重庆市劳教委决定对这个24岁的村官劳动教养两年。

一纸劳教决定,让这个小城青年的人生轨迹,从此变得跌宕起伏。

失去了15个月人生自由的他,却收获了坚贞的爱情和金子般的友谊。

未婚妻是他的中学同学,在任身陷囹圄时不离不弃,终于等到了他们的婚礼。

主婚人是他的辩护人、著名的“哈儿律师”。

2016年7月21日,任建宇拿到了重庆市律师协会颁发的“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开启了律师生涯。

财新网的报道

重庆被劳教者任建宇开启律师生涯 

蒲:祝福任建宇,希望人世间,多了个好律师,相信法治,相信未来。
浦志强:祝福任建宇,希望人世间,多了个好律师

2016年5月6日,是河北滦县这位前律师被刑拘两周年的日子,他说:

2016年4月14日,重庆江津的见习哈儿律师任建宇也有话说:

任建宇:我想说的是他是永远的浦律,无论有没有证。
任建宇:我想说的是他是永远的蒲律,无论有没有证。


 

2016年4月14日据说将成为一个新的纪念日。

中国律界的“科比”公开宣布退役了。

NBA (National Bar Association )legend Pu Zhiqiang waves goodbye to his 19-year career.

想起2015年底。

前劳教“释放犯”任建宇高分通过司考,除了大面积的喝彩和祝福,亦收获了来自所谓“自由派”和“自干五”群体的冷嘲热讽,嘲点无非是既反体制为何又选择投靠依附。

与体制决裂,可以是态度,但不太可能是实操。

厌恶透了警察,那就别开车?毕竟驾照是由公安机关发放管理的。

各行各业都是体制的一部份。

司考是律师执业门槛,跟要有20万的车才能注册成为专车司机的规矩,并无本质区别。

别说司考,就是去考公务员,我也觉得不是啥“丢人”的事情。

一个不需要公务员的社会,和一个不需要服务员的社会,几乎同构。

反体制反着反着就不由自主向“伟大领袖”致敬了:不守规矩就是最大的规矩。

毛派的气质,是决绝、是浪漫;是革命无罪,是造反有理。

任建宇那份“学霸”级的司考成绩单,是让我感动得几乎流了泪的。他将获得“辩护人”的身份视为一份海枯石烂的承诺。

财新网的报道
财新网的报道

重庆被劳教大学生村官高分通过国家司法考试_政经频道_财新网

那时哈律还在牢里。

对忠良义人的爱,是按捺不住的。

所谓“体制”的争论,在它的面前,不名一文。

老浦履新勤杂岗位老浦履新勤杂岗位

 

 

红都时期那些风云际会的人物,浦志强成了前律师,任建宇接过了衣钵,李庄被吊照,他儿子成了律师,开来律师身陷囹圄,她的儿子在美国通过了司考,比母亲当年“胜诉在美国”的成就硬气太多。

他们都选择与多舛的命运相抗,要把祝福送给这几位不屈不挠的律政新人。

三十而立,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