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疫苗之殇』

 

疫苗之殇
疫苗之殇

2018年7月间,狂犬疫苗厂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曝生产记录造假等丑闻,又撩拨了公众那根环绕公共健康安全极其敏感的神经。下文是2016年山东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时本人所写旧文。

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疫苗问题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资深网红、能驾驭《我是你爸爸—回王五四的话》这种文章并赢得大面积叫好的和菜头老师,成了焦点中那颗最闪亮的明珠。

菜头这篇《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在网路上如病毒一样弥漫扩散、入脑入心。

而被他揶揄的各种版本的《疫苗之殇》,在网友眼皮底下陆续消失,包括财新网节选重发原南都摄影记者郭现中的图片报道,以及网友贴出的报道原文。

男神级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老师,同样以俯视的姿态,悲悯着那些缺乏科学素养的群众,教训甚至威胁着相关媒体和记者。

推特用户 @wentommy 感叹:建议舟子老师把他的安保基金挪出一半,成立无良记者民间惩戒委员会,把防打手的钱用于雇打手,与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的行业监管琴瑟和鸣、比翼齐飞。

关于疫苗话题,我提醒着自己,别着了菜头、舟子等“意见领袖”的道儿,堕入他们的语言陷阱。

朋友圈看到一些媒体人的见解,有人认为,中国在生产药品的企业有几千家,“不客气说,大多数很糟糕”。

“反而好像饱受批评的疫苗企业,中国的质量还真不错。”

这个“质量还真不错”的评价,当然需要横向纵向的各种对比,才能有说服力。

这些选摘另外几位媒体同行的说法。

“都说没毒了,当然就没有受害者了”。

失忆的中文网络
失忆的中文网络

在朋友圈还看到原南周记者方可成2013年评价和菜头老师的一段文字,经其本人允许,也转贴在这里。

和菜头老师宣布当上王五四父亲之后,方可成写了一篇评论——《你的愤怒不需要和菜头批准》。

这篇文字不到2个小时就被和谐了。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离上一次重大公共安全事故——三鹿奶粉事件,已有8年之隔。

这些年里,那3千万受毒奶粉影响的孩子是如何成长的?那些为结石宝宝维权而被抓被判的家长们现状如何?

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去关心了。

2009年和2010年,作为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我一直在做三鹿奶粉事件的追踪报道,发表了近10篇文章。

比如这篇写“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被刑拘的。

 Advocate for Sanlu victims held – Global Times

​不断有受害儿童的家长发来了孩子的照片,有躺在病床上,身体插着管子的,有做了手术,腹部留下醒目疤痕的……令人锥心的疼。

可晨小朋友
可晨小朋友

思瑶小朋友
思瑶小朋友
田馨小朋友
田馨小朋友
欢欢小朋友
欢欢小朋友

写过那么多稿子,帮助到他们了么?

我的感觉是: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为他们争来天经地义的赔偿,缝补不了孩子们受损的身心,也未能为那些因维权而入狱的家长们讨来实质的公道。

前排左起:刘沙沙 王荔蕻 李雪梅 不详 艾晓明;后排左起:李和平 张辉 文涛 李方平 许志永 不详 天天

2010年参加了一个聚会,中间抱孩子的就是“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那时赵因维权被抓,还在狱中,后排灰衣男子许志永,三年后以类似罪名被判入狱4年。

赵连海服刑回家后,在有关方面的高压下,这位当年冲冠一怒的热血汉子,不复活跃于网络空间。

不少网友因公开讨论三鹿事件,一度被剥夺了发言的资格。

专栏作家贾葭愤怒于这种言论打压,写了一篇文章——《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宣布退出新浪微博,并很冲动地要“抵制一切新浪的产品”。

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

2010年3月30日上午,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先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在大兴法院一审,我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了几张现场的照片。新浪微博编辑打电话过来,请求我不要继续转发。在我以为,一位父亲为了孩子的一杯奶而身陷囹圄之时,我虽然不能亲至声援,但我至少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在这里,为了一杯干净的奶,是要付出多么艰难的代价,乃至要付出自由。

我是后来才知道,中国青年报前些年做山西问题疫苗的深度调查的,是老熟人。

他叫刘万永,中国新闻学院的同学。刘学的是国内新闻,我学国际新闻,虽然课基本上不到一块儿,但宿舍却住在了斜对面。

还清楚地记得,他们“国内班”宿舍的门框上,一度贴着对联: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刘说: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因官商勾结,最后不了了之。

呵呵。呵呵。呵呵。

说了问题奶粉和问题疫苗,再看看那些污染针头。

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的同胞,又有多少,他们的生活究竟怎样?

喜梅,河南新蔡人。因生父母女儿多,出生即成弃婴,至今不知生日。小时头发被卷入机器,头皮整个扯下,养父裹着这团血葫芦求医,因输血感染艾滋病,亦因神经损伤,右臂右腿残疾。

喜梅曾在摄像机前讲述过她的故事。

这段讲述,得翻墙才能看到,而百度“喜梅”,您能找到小说的名字,古代的诗歌,河南的香烟,就是找不到这个活生生的人。

喜梅有自己的推特账号,2015年她在推上公布了结婚的囍讯,收到过好多好多的祝福。

​可这样快乐温暖的时刻,实在是太少了。

我想万永兄们的当年情怀,跟我的差不多了吧:已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七零八落。

没有多少人间不平事再能让人激荡难平了,痛感是越来越少,麻木的时候却越来越多。

赵连海案在大兴法院开庭前后,我去采访赵的家属,他家所在的团河某小区的单元楼,里外都站着人——当局的人。

​三四十口儿是肯定有的,大阵仗。

卫生部(卫计委)等国家机关,经常会有问题疫苗或者污染针头的受害者和家属们在维权。

但其诉求能被实现的,实在是罕见到几近于零。

在政府机构的眼里,与其说他们是 victims, 还不如说是 trouble makers。

在历届重大公共安全事件中,被捕被判的维权受害者的人数,比被惩戒的施害者,多多了。

受害者的苦楚和加害者的逍遥,就是这样在光天化日下对立着。

大约是在2010年,我曾写了一幅对联:

毒奶 毒针 毒疫苗  三聚

向党 向国 向政府  请安

 


有网友建议:在周小平同志就疫苗事件发表重要讲话以前,希望广大同胞保持质疑的冷静态度,不管是方舟子、和菜头,甚至白岩松的话都不要轻信,实在要信,请相信组织。

 2016年3月23日,大陆主流市场化党媒《环球时报》发表重要文章,力挺和菜头老师。

另一种声音
另一种声音

次日,周小平同志针对疫苗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一锤定音。

平论 | 制造疫苗恐慌者和非法运输疫苗者,理当同罪!
山东案值5.7亿人民币的非法经营疫苗案,有几条增量信息值得注意。

一是官方表态,继周小平同志3月24日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诋毁和抹黑中国疫苗,就是在为高价的外国商业疫苗做好铺垫”后,3月25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化监督司司长李国庆公开宣布: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达世界先进水平。

食药监局官员: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达世界先进水平_新闻_腾讯网

二是有记者实地探访了山东问题疫苗案嫌犯庞红卫曾经租赁的仓库,2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陆续裸放(警方说法)过案值5.9亿(一说是5.7亿)的疫苗。 这个仓库外堆放着无人照看的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卫生条件极差。

2010年,庞氏母女开始非法经营疫苗,至2015年东窗事发,脱离“监管”长达五年。

独家探访山东问题疫苗仓库:垃圾遍地、而今用来存奶粉|棱镜

三是一位叫易文龙的家长,他的孩子是疑似问题疫苗的受害者,维权多年。他看到了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恶魔选中的家庭》,讲述的是8岁少年因接种疫苗致瘫的事情,易“深受鼓舞”,3月12日,他和其他几位家长一起,拿着这篇报道在北京街头展示,并认为中央党报公开报道疫苗事件是一股乐观的风向,孩子的遭遇也该有个说法了。

恶魔选中的家庭-中青在线

注:北京律师李方平提供的信息。另:中青报文章发表于2016年2月16日,非1月16日
注:北京律师李方平提供的信息。另:中青报文章发表于2016年2月16日,非1月16日

​ 据记者王克勤透露,3月12日,山西临汾疫苗家长易文龙与来自山东等地的6位疫苗家长,在北京长安街排队行走,人人身披写有“中国青年报义工”字样的绶带,手里拿着刊登有“被恶魔选中的家庭:8岁儿童因接种疫苗致瘫”文章的《中国青年报》向路人发送,并介绍当事疫苗家庭的事情。他们从西单出地铁口出来,行走5分钟的路程,他们搞的免费读报活动进行约20分钟后家长们被警察拦下,后被北京西长安街的派出所带走。

参加行动的家长有:山西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安徽疫苗受害家长金玲;山东疫苗受害家长史桂芹;四川疫苗受害家长裴雪(有5个月身孕,并带有一个未成年小孩);黑龙江疫苗受害家长杨丹等。

就律师透露的信息看,易文龙涉寻滋被刑拘,就是“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的翻版了。

​结语

食药监局李国庆、批发商人庞红卫和患儿家长易文龙对疫苗的不同态度,颇具现实的哲学意味,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玄妙美感。

正如我的四川老乡苏东坡早年指出的那样: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苏东坡老师在九百多年就用诗歌启迪了后人:我们应该用看山的情怀去分析疫苗的属性。


 

延伸阅读

特供那点事儿

上帝抛弃了那个吃饱饭的人

庆安悲剧——死于枪下的儿子和死于车祸的母亲

给政府的感谢信,怎么写?

 

娃厨入口

微店

淘宝

微博打赏无法及时到账 欢迎微信二维码转账恩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