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子“三天教授”之旅

南子像
南子像

公历2017年6月22日,欣逢京城锣鼓巷寓公、大中华区在野国师司马南先生六十一周岁华诞。

刚刚揭晓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院给寿星送来了厚礼。

南子与姜昆、郭达等笑星一起,被特聘为该院头茬教授,这是他西席重庆,谋划红都未果后,在教育界获得的一项久违的殊荣。

南子在揭牌仪式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南子在揭牌仪式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聘书内页
聘书内页

​消息经南子本人散播后,全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左翼群众“喜大普奔”的欢庆现象,但亦夹带了个别杂音。

比如人民大学新闻系78级校友鲁难先生就率先发难,敦促签署聘书的人大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李海彬先生辞职。

人大校友鲁难的公开信
人大校友鲁难的公开信

​这就让是年6月21日盛大的揭牌庆典,显得有些尴尬了。

李海彬院长讲话
李海彬院长讲话

姜昆即席发言
姜昆即席发言

郭达枯坐台下

我倒觉得这事儿最受伤的不是南子,也不是姜昆,甚至不是被人大校友敦促辞职的继院院长李海彬,而是郭达。

——尽管参与了头条热点事件,媒体和公众似乎根本没在意到他。

这对一个艺人来说,可能会发生像黄安那样的心理突变,是可忍孰亦可忍,“过气”最不能忍。

双面爱国士——黄安考

我个人觉得,南子在书法(绘画先按下不表)造旨方面,在人民大学旗下之三级甚至四级学院里担任特聘教授,是完全胜任,并且绰绰有余的。

因人废字,或因字废人,是鄙国书法界一个非常不好的陋习。

康生书法作品
康生书法作品

新宇将军书法作品
新宇将军书法作品

 

前大连市长书法作品
前大连市长薄熙来先生书法作品

2010年4月25日,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人围睹王立军的现场书法秀。
2010年4月25日,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人围睹王立军的现场书法秀

​铲除其书法题字,基本是官员落马后的规定动作。

清除黄兴国题字
清除黄兴国题字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很多在任的政治家同时也是公认的书法家,一旦落马,两个家都当不成了,这种尴尬几乎无可避免。

令人鼓舞的是,新晋书法教授司马南先生亦是高超的政治学者,治大国若烹小鲜,非常游刃有余。

南子于14年提出的治国方略里精算出毛泽东思想(Mao)十  邓小平理论(Deng)=毛邓(Meng梦)=中国梦。这应该是Plan B,A计划代号为BWMH,薄唱红、王打黑;毛共富,黄兴国。可惜红都事变,南子之监国事业略有蹉跎,一叹。

对了,南子在其微博上记录下了这场京城文艺界的趣事。

“三天教授”感言


​说到人民大学的国学研究与继续教育,有一个绕不开的人物——前校长纪宝成先生。

人民大学前校长纪宝成
人民大学前校长纪宝成

​2014年底,纪宝成先生被不公开宣布处分,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

但这不能抹杀纪先生在国学和职业、继续教育方面留下的印记:他是人大国学院的创始人,至今仍为荣誉院长, 还曾长期担任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等社会职务。

人大校友们特写下的前校长,形象颇为鲜活。

​有位校友动情地形容:纪老挑战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职业——诗人。

纪宝成先生结集出版过多本诗词作品。

我们不难看出,纪宝成先生创作的诗词,通俗易懂,充满了童趣,加之混搭竖排线装,油生一种后现代的艺术张力。

有人觉得,这样的儿童读物由以高等教育为主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不是不太对口。

显然是对出版行业的陌生疏离,才会有这样不专业的提问。

在文化教育产业高度发达的21世纪,别说出版社门类越来越全,各个机构都有向高大全方向发展的趋势,以鄙人母校北京师范大学为例,除了数理化文史哲等,还开设了彩票、赛马、房地产等专业。

鄙人兄弟花千芳的科普作品《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并未交付科学出版社,而是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也是另外一个印证。

​至于纪宝成先生所谓“七月流火”与“脊续文脉”两大乌龙事件,我个人认为,纪先生以诙谐幽默的姿态挑起了话题争议,扩大了国学在普通群众中的知名度,冷门变热门,这应该是国学发展史的里程碑事件,是能够纪入华夏史册的两段佳话。

纪先生与司先生亦步亦趋,都曾为红都建设出谋划策,殚精竭虑,充分体现了知识人的担当,也是对国学工作的落地实践——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本就该是国学工作者的天职。


刚欣赏了特聘证书的内页,再让我们观摩一下封皮。

​南子密友、著名科普作家舟子在表示祝贺的同时,不忘吐槽了人民大学证书的山寨英语。

言下之意,无非是人大的水平,根本配不上南子的高才。

这不由得让笔者想起京城国学界双峰的另外一座——北京大学的孔庆东教授。

司马南教授恭祝孔庆东教授指教北大二十周年
司马南教授恭祝孔庆东教授指教北大二十周年

​作为马南教授的密友,庆东教授亦是山寨聘书、贺信的收藏爱好者。

关于庆东教授的轶事,还请读者移步鄙人专文。

庆东教授二三事

作为学者大家,保持那么一丢丢的虚荣心,有时候反而显得可爱,接了地气儿。

某外媒驻京记者知我是南学爱好者,特地补充了这么一条花絮。


让我们继续聚焦马南教授。

咳咳。

读者可能注意到,南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庆东教授身上。

孔老师也是。

古有孔子见南子,今有庆东思马南。

司孔之交
司孔之交

​司马南对孔庆东的推崇,可谓接近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

​鲁迅旗帜继承人、当代大文豪这样的头衔,我想,举国上下除了我老乡自贡小平稍微感觉有些不满外,其他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也充分看出了马南教授的谦谦君子之风。

作为北京大学语文研究所副所长的庆东教授,于语言艺术最为震撼的成就,就是名扬海内外的“三妈论”。

孔三妈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后,南子等古巴政权的老朋友联袂送去了花圈。

孔张司王之政治排序
孔张司王之政治排序

​从花圈联合敬挽人的排名,足见庆东教授地位之尊崇。

共运界领袖在国际范围的排名是马恩列斯,而在中国大陆,则为孔张司王,此排名亦可视为国际共运远东局主要领导人的排序,这对认清目前国内革命斗争形势有一锤定音的效果。

孔、司两位教授大家都很熟悉,至于二号人物张宏良教授,您看看他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发表的讲话,就基本知道他的国际视野之开阔,对其排名也就释然了。

此外,张宏良教授外表俊朗,器宇轩昂,完全可以对标文化革命四人组中的王洪文先生。

班子里的王立华先生,对普通群众来说比较陌生,但在乌有之乡社区,他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可以略等于保障乌有之乡防务的军代表。

王立华痛斥反毛败类
王立华痛斥反毛败类

尽管贵为学者、明星,司马南教授经常自嘲为“胡同串子”。

这显然对标了其论敌——大院子弟代表崔永元。

南子的朋友圈,多为普通家庭出身,与大院子弟里的毛派,气质大有不同。

大院儿们念毛,那是因为血统,为了基因,而南子们拜毛,则有醉翁意。

他们以各种姿态祭出润之大旗,无非是在或明或暗表达不满,他们敌视的,就是大院子弟们控制的利益集团。

比普通老百姓更恨。

因为这些左翼文化旗手们认为,若不是路线出了问题,这个集团本应有他们的席位。


​除了重点指导中国革命之外,作为北京市最知名的一对儿国学教授,庆东与马南亦常年造访美国使领馆,几乎达到了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境界,直令王护士长不胜唏嘘。

孔司二位导师这些年间的行走,产生了与美帝外交使节的大量合影。

2012年2月份,骆家辉等美帝驻华工作人员听取了司马南教授、孔庆东教授等著名学者关于国内国际形势的重要报告。

左一靠话筒的就是司马南老师,中间做笔记的是骆家辉大使,摄影:孔庆东教授
左一靠话筒的就是司马南老师,中间做笔记的是骆家辉大使,摄影:孔庆东教授
孔庆东教授亲切接见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
孔庆东教授亲切接见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

有些刚刚打开电梯的朋友,可能还不太了解南子与美国政府、尤其是外交部门的关系。

他基本算是美国政府的高级顾问或特约幕僚,这就解释了,南子为什么能自由出入美帝驻华使领馆——对方基本把他的意见当成了指令。

​笔者坚持认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应该尽快实现与庆东教授和马南教授的互访,才是中美外交新篇章最有效的 ice breaking,seriously.

司马南先生一度与前大中华区第一调查记者纪许光相交莫逆,还曾感叹,纪身上有他“年轻时的影子”。

纪南事变之前
纪南事变之前

南子在许光先生移民美国的申请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纪许光也是著名的国学爱好者,曾因“国是”问题,引发学术大讨论,将大陆国学文化的热度至少提高了5个百分点。

纪式中文
纪式中文

​纪先生亦是英语文化爱好者,他独特的英文表达能力,让说华语的感到亲切,让说英语的感到新鲜,起到了很好的文化交流互补作用。

纪式英文
纪式英文

​马南教授应邀给美国移民部门写了一份推荐信,希望他们能给许光先生以“特殊人才”身份的移民申请开绿灯。

​司马南教授利用其国际影响力,让美方无法拒绝纪的申请。

(注:此信息来自司马南先生的自述,点击此段文字可见)

纪顺利移民洛杉矶后,独立办报——《移民报》,其报头题字,也是请了司马南先生出手。

赞美南子的人格以及才华
赞美南子的人格以及才华

​只可惜好景不长。

2016年7月29日,天昏地暗,万马齐喑,石破天惊,纪南事变!同时震动了华语界、以及英语界。


​南子的国学之路,上连40后宝成,下犯80后许光,中结60后连海,可谓生命不息,纪缘不止。

纪连海与司马南、孔庆东,名气相仿,意气相投,这仨儿的结合,给京城文坛平添了多少乐趣与生机!

​纪连海先生近年来的学术成就,最重大的是中美开战后的拼人口战略,亦因此获得了“纪十亿”的称号,享誉学术界。

​纪十亿战略,很明显来自于人民战争的思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保持当代国学正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东圣思想。

不论是在司马南的胡同大宅、纪连海的郊外瓜棚、还是孔庆东的东博书院,我们都能感触到这些当代大儒们随时横溢而出的情趣与诙谐幽默的风骨。

​正如人民大学校徽所示,司马南教授和他国学圈的朋友们,一直在通往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接踵而至,前仆后继,互帮互扶,砥砺前行。

延伸阅读

『炎黄春秋』易帜周年记

庆东教授二三事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毛派的抗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