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

微博有作家崔成浩,推特有元首金正恩。

恩恩又被誉为北境之王(Kim in the north

以及第三届白头山最高尊严(Fuehrer III of Mount Snow


 ❶

有人建议我允许朝鲜出现反对党。太好了,总算知道哪些人应该被送进监狱。

敬告美国:朝鲜也有异见人士,我们不需要从中国引进。

普京得票率59%?知道如果是我会怎么做?是逮捕那41%的时候了。

 ❷

敬告国民:今天朝鲜运动员又包揽了奥运会的所有金牌,这就是西方不让朝鲜转播奥运会的原因。

如果是我来承办奥运会,颁奖台除了金银铜之外,还要安一副绞刑架。

有文章说朝鲜人的平均身高比韩国矮3英寸,我真想搧这记者的脸,如果我能够着的话。

 ❸

敬告国民: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所以必须停止抱怨你们吃不上午饭和晚饭。

我倒是想让 Apple Store进入朝鲜,但有担心会引发骚乱——群众会以为朝鲜真有苹果可以吃了。

想快速减肥?试试把你所有花在食物上的钱用在浓缩铀上。

 ❹

最后的条件:如果(美国)能给我一台 iPad mini 4,我将取消导弹发射计划。

谁说老子同意AP(美联社)在平壤设记者站?我想要的是Apple Store,命令短信写了一半不小心按到了发送键而已。

 ❺

我在推特上已经有17万粉丝了,对于一个下令关闭互联网的人来说,这实在牛逼。

恩恩语录『第三弹』之漫谈朝鲜国民经济

恩恩语录第七弹之核讹诈


延伸阅读(本人采写的部分朝鲜题材报道及评论)

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也说『我的战争』

朝鲜逃兵枪杀4中国人:遇害者子女吁政府保护边民安全

渔船被扣朝鲜之后

离开金正日的100天

谜一样的金正日

罗德曼的朝鲜之旅

四国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Advertisements

鲍迪克钓鱼简史『上』

​​​

『北大商业评论』 首席编辑、共青团中年智库专家鲍迪克先生是在新浪微博上坐拥70万粉丝(截至丁酉鸡年闰六月)的金V用户,签约的知名自媒体。

鲍迪克先生肖像
鲍迪克先生肖像

其人祖籍山东烟台,成长于浙江舟山,与鄙人乡党、巴蜀奇才周小平先生同为当代舟山之网红名片。

这座东海名城,如今以一带一鲍享誉大中华局域网。

关于“一带”的故事,请科学上网参考鄙人合集  周小平专题  此处按下不表。

单说舟山“一鲍”,因逸事连横,不忍割爱,权且分而述之,此为上篇。


 

鲍迪克先生热衷“钓鱼”运动,善把虚构或剪裁的事实作鱼饵,曾相继推出被IS杀害的中国公民樊京辉是王G权手下、薛蛮子已于2013年10月取保、前华远集团董事长被开除党籍等耸动“新闻”。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他曾转述一位正能量朋友(注:这位朋友是正能量巨星胡杨麟老师)的言论,论证了“钓鱼”的合理性,以及无奈感。

从捞鱼到钓鱼
从捞鱼到钓鱼

公元2017年2月9日凌晨,鲍迪克先生大概是为向“指教”北大二十年的钓鱼宗师孔庆东教授致敬,隆重推出了一条他本人燕郊涉嫌违建的小产权房遭遇不测的『消息』,呼吁声援抗议,平素个位数的转发评论量突然鲍增至上千。

网络爆料燕郊房子产权遭遇危机
网络爆料燕郊房子产权遭遇危机
自称自家房子属于“违建”
自称自家房子属于“违建”

于群情激愤中,鲍老缓缓返场:

你们被钓鱼了。

随后虎躯一震,留下一串银玲般的冷笑,弹射出了现场。

无饵钓鱼术
无饵钓鱼术
转发过千后,鲍迪克先生删除了原帖
转发过千后,鲍迪克先生删除了原帖

鲍老师一开始是在广场上呼吁群众帮他斗政府和开发商(还没装饵呢群众就嗷嗷叫了,基本不需要动员),一看火候差不多,调转喇叭,开始呼吁政府收拾刁民。

宣布起杆,反攻倒算
宣布起杆,反攻倒算

鲍老师算是钓鱼老手(远非高手),时而海竿时而手竿, 有饵没饵弯钩直钩都用, 有时干脆用竹竿直接捅。

虚构华远集团前董事长的消息
虚构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先生的消息

鲍老师2016年3月25日甩向网络大海的这杆,上钩无数。

帮腔的朋友众多
帮腔朋友众多

鲍老师曾在这位董事长被微博销号前提出严正警告,认为对方应为“编造谣言”承担法律责任。

鲍迪克老师警告华远前董事长
鲍迪克老师警告华远前董事长

2013年11月28日,鲍老师在微博上发出了一张借来的“随手拍”,现场感十足。

(注:鲍版图片水印重重,系盗用自薛蛮子先生2012年12月23日微博。)

图中钓鱼(或者说作为鱼饵)的男子,就是当年著名的大V薛蛮子,彼时尚在警方羁押中,并在次年4月,才由北京警方正式发布通告,取保候审。

本人时任『南都周刊』记者,采写了这篇  薛蛮子的微博人生,详述了前因后果。

鲍老师的鱼饵则是:薛蛮子早于警方正式取保前6个月,就被释放了。

以放薛为饵
以放薛为饵

2015年11月19日,鲍老师发布图文消息,公布了中国公民樊京辉被IS杀害的背景。

鲍迪克老师公布樊京辉背景
鲍迪克老师公布樊京辉背景

大量微博认证账户亦在传播这一重大消息,包括不少知名个人时政账号,以及公务、警务人员。

蔡小心与王小东
蔡小心与王小东

鲍老师的舟山老乡(二人的第二故乡)周小平先生随即发表时评《究竟是谁害死了中国人质?》

周小平先生名作
周小平先生名作

文章立论来源于鲍迪克老师提供的素材——樊被杀害的元凶之一,就是中国的公知。

周小平引用了鲍迪克的钓鱼信息
周小平引用了鲍迪克的钓鱼信息
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
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
认证网警沈阳小胖
认证网警沈阳小胖
浙江认证警员椒江叶Sir
浙江认证警员椒江叶Sir

​周鲍两人,除却舟山同乡身份,亦是多年好友,曾联袂在多个对谈节目里出镜。

鲍迪克眼中的周小平
鲍迪克眼中的周小平
被不可描述的原因特殊化后,谈论周成了大陆局域网里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被不可描述的原因特殊化后,谈论周成了大陆局域网里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鲍迪克老师还曾转发过王G权的一条相关帖,痛斥“造假可耻”,维护了自己大义凛然的公众形象。

造假可耻!
造假可耻!

王的微博账号已不存在,他在朋友圈发出信息,公告蔡、鲍、周等人接力传播的信息是虚构的。

王先生声明
王先生声明

鲍迪克老师一度痴迷中东问题,除了樊京辉事件,在土叙冲突中,亦发布过不少疑似现场的钓鱼信息。

鲍迪克老师按照惯例,等虚假传播达到一定程度后,就立即删除信息。

中东问题上的周鲍合作,显得有点磕磕绊绊,马脚林立。

而鲍迪克老师在钓鱼界宗师孔庆东教授指导下完成的2014年年度钓鱼课题,则堪称世纪经典。

2014年初,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女士访华,与北大师生做了交流。

孔联合营销名博 @染香 伪制了北大女生在奥巴马夫人演讲现场怒斥对方的新闻,意在“钓鱼”, 这期间花絮不断,也让鲍迪克老师意外成功地荣获了“现场鲍”的外号。

尽在不言中
尽在不言中

他似乎很享受这一享誉全球的外号,近三年来,一直耿耿于怀、喋喋不休。

丁酉鸡年元宵节前夜,仍坚持说在现场
丁酉鸡年元宵节前夜,仍坚持说在现场

孔教授则如是调侃,其钓鱼技术,似乎远超队友鲍迪克,言下之意,除了王八一大批,还钓起极品鲍一只。

孔庆东的自豪
孔庆东的自豪

『钓鱼』这一京城文化精英界喜闻乐见的新生活运动,如民国文人邂逅烟花巷、流连大烟馆的旧俗一般,俱为雅事。青楼赋诗,烟馆留名,骚客放肆处,法度宽容区,帝不究吏不管,真真天朝上国,首善之都。

话已至此,笔者不得不谈到让鲍迪克老师又敬又怕的钓鱼界前辈孔庆东教授。 

简单提及很难对得起庆东教授的规格与身份,鄙人曾有专文,涉及其雅趣,敬请欣赏。

庆东教授二三事


​除了被队友孔和尚“出卖”,鲍老师的职业钓鱼生涯与顺水推舟、杆起鱼获的理想状态,相距甚远,偶尔也会挂到水草甚至钩中自个儿。图为2015年发生的垂钓事故。

事发之后,鲍委托北京通县知名公共知识分子胡适之(字杨麟,又名可岩)等挚友发布了公告。

胡杨麟先生转达鲍迪克被禁言的消息
胡杨麟先生转达鲍迪克被禁言的消息

钓鱼常客被禁言15天,几同被鱼钩豁了自己腮帮子一般尴尬难受。


为弘扬正能量,再拧巴、再痛苦也要坚持,鲍迪克作为一名老钓师,终于在2015年迎来了一次海钓归来鱼满仓的大爆发。

这一年是名副其实的撤侨年。由于世界各地动荡,有政治、军事甚至地质因素,出现了利比亚、也门和尼泊尔三次大撤侨,大量的真真假假的现场报道让不少国人热泪盈眶,“祖流放”很快就与“盛如愿”搭上了伴儿,成为是年网络热词。

看到祖国如此流氓,我就放心了。

这盛世如你所愿。

河北三河燕郊御园福城四期某鲍姓业主在尼泊尔地震撤侨时发了一条现场感极强的帖子,声称尼泊尔撤侨“又现大国沙文主义”,跟利比亚撒娇一样,种花家在外头,不论是机构还是个人都强悍霸道,争得了“中国人先走”的特殊待遇。

让中国人先走!
让中国人先走!

这条帖子以及配套的很多“祖流放”细节…….怎么说呢,离实际情况相距甚远甚至背道而驰。

网友的辟谣帖
网友的辟谣帖

比如这位不知趣的 @托派一级咸鱼,就用系列分析帖把鲍现场等先生女士们提供的信息进行了逐一反驳,但其仅接近2千的转发量,与祖流放的狂潮相比,不过是一朵逆行的浪花。

鲍被打脸?

No,No,No.

他这条让中国人先走的大国沙文帖,很快占据了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官方媒体的头条,一时间大中华局域网内,到处都是《北大商业评论》首席编辑鲍迪克先生这条鸡血帖。

人民日报的微信客户端推送
人民日报的微信客户端推送

打脸?这明明是长脸。

“祖流放”始作俑者揉揉了自己,喃喃地说。

战狼2全球热播时,继“祖流放”光照华夏文明后,鲍老师又组装了一个新词——占狼。

本文主人公自此越来越受共青团相关部门的重视与重用,也就顺理成章了。


钓鱼达人鲍迪克与与钓鱼宗师孔庆东,为何如此爱好制谣和闹剧?

很大一部分原因,他们均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主席情结。

庆东教授纪念东圣节
庆东教授纪念东圣节

鲍迪克老师多次参与毛思想相关研讨会,他的现场直播,让广大人民群众感受到了到京城文化学术界浓浓的正统范儿。

四月网研讨会
四月网研讨会

图为鲍迪克老师亲自(注:现场)参加的研讨会。主办方之一四月网也是积极给孔庆东教授发去贺信的那间进步网站。​


​有朋友恭维鄙人是国内鲍学研究界排名比较靠前的民间学者,谬赞了。

由于避居于京郊大兴,大约在2014年鲍迪克老师的声望才传到了我所在的小区,2015年左右才真正关注,比较后进。偶然发现,鲍迪克老师引用鄙人的信息远在我引他之前。2012年我发在推特上的这段文字,就已经进入其视线并被引用,受宠若惊,嗯,主要是惊。

再加一枚小小的彩蛋:作为团中央教授新媒体技术的特邀专家,鲍迪克老师的处网技巧里,除了钓鱼,还有一个长项,就是在转帖时对其他网友的原话进行编辑修改。

鄙人回复鲍迪克先生的原文
鄙人回复鲍迪克先生的原文
鲍迪克先生修改了我回帖,充满了完全不用负责任的童趣
鲍迪克先生修改了我回帖,充满了完全不用负责任的童趣

2017年初,耄耋学者茅于轼先生微博被封,天则所网站关停。

​鲍老下了一组毒饵,不过是想引来众多毒舌,共进这场饕鬄盛宴。

鄙人认为:北大中文系孔庆东教授与《北大商业评论》首席编辑鲍迪克先生身上,均流淌着未名湖里极为罕见的一种人文气质。

文名不彰,网名却盛,为保网红资格,被迫屡屡出位,而已。 


延伸阅读

鹰帝考

朱继东考

孤独英雄林社长

郭松民考

庆东教授二三事

南子“三天教授”之旅

 

微信图片_20170820153330
独立写作 欢迎恩赏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情定扬州(外一首)

十年一觉扬州梦,瓜洲古渡往事封,

小编不解膜法事,误入一颗赛艇中。

 
Stay young, Stay in Youngzhou
Stay young, Stay in Youngzhou
歌词节选
歌词节选
“钦定young州”瘦西湖,一颗赛艇上的9合1装置,是为长者寿礼。
“钦定young州”瘦西湖,一颗赛艇上的9合1装置,是为长者寿
后续
后续
 
生日Party
生日Party
宝华姐于2017年8月17日蛤诞日
宝华姐于2017年8月17日蛤诞日

公元2017年8月17日,长者九十有一,人瑞可期,祝福。
吾友陈双叶唱到:
情定young州图森破,爱在江都乃义务。

延伸阅读
谈笑风生十六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信图片_20170820153330
独立写作 欢迎恩赏
 

也说京华风云

曾经领跑京城市场化纸媒的京华时报,从2017年1月1日休刊,告别纸质版,其“转型”的新媒体业务,维持至8月15日,终于放弃坚持,包括新浪官微 @京华时报 等新媒体渠道停止更新。

“你生,锣鼓喧天。你死,悄无声息。”

这是一位前京华员工的体会。

自92年浪迹京城,鄙人也是看到了广安邓南巡后,各路“市场化”媒体的风云际会,此起彼伏。

2010年前后的京华时报,风头之劲,大抵与采编团队里多出拼命三郎或三姐有关。

京华时报一度是京城待遇最好的纸媒,该报未婚或离异的记者编辑,在婚恋界是有很大优势的。

这张2010年的照片,记录了京华时报女记者被保安抬出采访现场。

2009年时,我还供职于环球时报英文版(Global Times),采写过一篇记者遭遇肢体侵害的新闻。当事人是摄影记者王苡萱女士,来自京华时报。

该记者在二炮总医院(现改名火箭军总医院)采访时,保安过来干涉,推搡记者,差点把她推下楼,把护栏玻璃都搞碎了。保安动粗理由是怀疑该记者“刺探军事机密”。

报道链接  Journalists assaulted in hospital

敬业且机警的王记者拍下了这张颇为生动的现场照片。

著名的抢笔事件也发生在这一年,被抢的也是一位来自京华时报的女记者,出手者就是那为思想觉悟比泰山还高的的封疆大员鸿忠书记。

那是京华时报“天生骄傲”的时期,亦因此承载了热切的期待。

“百年京华”之报业愿景,15年即颓。 说其夭折,亦不为过罢。

大陆无数的报馆和报人的一样,他们的兴衰荣辱、生老病死,自己说了不算,别人说了也不算,得听the Party的安排。

在时政社会报导领域,不论是赵姓的公媒还是误以为可以改姓的自媒,被收编被改编,或直接被喀嚓,都是不可逆的大趋势。

不管是做“百年大报”的自信还是“一出生就风华正茂”的骄傲,文人的浪漫情怀总是被“组织”的求是态度砥砺得支离破碎。

哪怕是所谓报业菁英,亦无刑罪案底,只要被组织处理过,一个有13亿受众的传媒大国里,再无一家媒体敢聘,这样的情形下再去想象报馆的风格或者报人的骨气,岂不尴尬。

在所谓“大是大非”面前,大陆媒体只敢也只能忠于两色——政权的红色和领袖的脸色。

真没有所谓报业的春天,也没有所谓黄金的八十年代, 即使是好多“自由派”文人一提起就热泪盈眶的紫阳归来,也还是不行。

国人做事论人,好大喜功,所谓“万岁”、“百年”,往往促反,一语成谶。

“万岁”爷们的尴尬,莫过被广场展览,身不得入土,魂不得归乡。而“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之时令建筑,多少已成瓦砾?

鄙人生于文革,父母是困于乡间的臭老九,文化富裕而营养不良,余虽足月但仅重三斤,乡人思忖,此孩或早夭。而欣欣然自我生长,如今也不惑有三矣。

掐头去尾算计鄙人记者生涯,愈17载,或超京华阳寿两年。

嗟乎!透视世事,不妄自尊大,亦不妄自菲薄,天马行空健者衰,无予无求自在活。

最近的京报风云,有京华如期而至的“安乐死”,也有新京老社长的突然离职,有同行谓之“报灾”,窃以为夸张了。

新京报的横空出世,不是要恢复而是要区别于老“京报”的时代;戴自更先生的离任,也不过是一位正局级干部的换岗。

几间纸媒的生死,几个社长的变化,不过大时代下的小涟漪,是为记。

延伸阅读

传媒江湖与浆糊

洋人漂亮话与民族自尊心

全民学习

『炎黄春秋』易帜周年记

谈笑风生十六年

 

厨房夏天二维码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洋人漂亮话与民族自尊心

中华文化的气质以“自信”为本,而自信心的确立,很大程度上得依靠大量来自各种洋人的“表扬”。

2015年的金秋十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教授、时年85岁的马若德 (Roderick MacFarquhar)  先生在北京大学的一个学术会议上,被“火”了一把。

这个叫“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的活动,选择在10月10日这天(亦是中华民国国庆日)开幕,有“来自五大洲的近400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与会。

凭借学术地位及年资,马若德先生或为该会延请到的“最大腕儿”,虽然他并非业界定义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

会议有8个分论坛,其中一个的主题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光明日报“援引”了马若德的在开幕式上的主旨发言称:“中国梦,是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作出的创造性发展,将对人类发展产生重要贡献和积极影响。”

​ 环球时报英文版(Global Times)随后的报道援引了光明日报的这段表述。

马若德先生马若德先生

​GT这篇报道被马若德先生辗转读到了。他在给法新社驻华记者Tom Hancock的邮件中评价——  “A complete fabrication is a polite way to put it”(客气点说,不就是瞎编嘛)。

据与会者回忆,马若德教授在演讲中,对马克思主义在普通中国人中的影响表示了疑问。他甚至认为儒家思想和爱国主义影响更大。儒家讲究君臣父子,“要不然人们为什么会叫大大?”

他的这个应时应景的反问,让会场充溢了笑声。

马若德教授还在发言中提到了文革、春夏之交以及言论自由。

这次台上台下,没有了互动。

“文革”是马若德教授中国研究的核心领域。

2012年的10月,他的专著《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三卷中译本首发,专题报告会的地点选择在了香港中文大学。

香港科技大学社科部的丁学良教授戏称,这场报告会,“最佳的地点应该是毛泽东曾指挥文革的首都北京,第二佳地点应该是薄熙来曾唱红打黑的雾都重庆”。

他选择了“第三佳”的香港,是因为文革话题的敏感,其它两地(北京和重庆)都办不成。

马若德先生表示,他已经通过马会(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主办方,向环球时报提出异议,要求撤出报道。

法新社记者Hancock在外国微博——推特上,将马若德先生的回应转给了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  @HuXijinGT 先生。

躺枪的 GT 将其援引同行的那段报道从网站删除,并在是年10月16日的报纸上发表声明,向马若德教授道歉,对“未能核实信源”表示遗憾。

GT道歉声明

环球时报英文版的道歉声明,是编辑部差错之后的常规动作。

但话说回来,该报中文版有意无意的报道或引述“差错”多了去,几时道过歉?

环球时报英文版与中文版风格迥异,英文版2009年创刊以来,一直标榜走专业新闻主义路线,与一直以狭义民族主义为卖点的中文版,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而始作俑者——光明日报的官网上,哈佛大学教授马若德关于“中国梦”那段无中生有的赞语,任凭被引用者如何抗议,别说道歉了,几年来一直大喇喇地挂在头版上,至今不撤。

光明日报: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在京开幕

同期光明日报的第四版,将世马大会和帮助精神病患者回家的两条新闻并列,版面语言之风趣,令业内业外的人士反复咀嚼,久久不愿离去。

一位叫三娃的网友不由自主地评论,看了大陆媒体报道的这届世马大会,感觉比全国相声大会的哏还多。

马若德先生的这个待遇并非特供,稍微有名有姓的洋人学者、记者,入乡随俗后,很难错过这样热情洋溢的被代言。

《纽约客》撰稿人何伟(Peter Hessler)写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书,他有一天很惊讶地看到自己的署名出现在官方报纸《中国日报》观点文章中,该文高度赞扬中国模式。

何伟要求撤文,称该报对以前的一个采访重新包装,删节了关键部分。

纽约时报曾以 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为题,对这个现象进行了梳理。

2012年中国大陆最重要的那次大会期间,  洛杉矶时报驻华记者Julie Makinen 写了一篇,嗯……游记,笔者曾闲得没事儿翻译成了当代汉语,看一次,乐一次。

对于中国同行来说,拍到一个美国记者穿着京剧服装“下基层”是多么美妙的献礼,哪怕是沐猴而冠。

反正汉语读者也基本没机会听到那只被当了道具的洋猴儿,到底说了些啥。

外国人、京剧与斯巴达

有些个老外啊,就是不能理解大陆媒体创造性传播正能量的良好愿望,非要当众刺破,显示出与中华文明的隔阂,too simple, too naive 了。


西点军校一度被中国大陆的这段传播所困扰:该校学员挂画像,学雷锋,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

2002年3月28日,西点再次澄清该校从未学习过雷锋,希望中国媒体予以澄清:两年多来接待了一万余位前来寻找雷锋像的中国游客,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辟谣,已筋疲力尽。

美国驻华使馆官微回答网友疑问
美国驻华使馆官微回答网友疑问

​2012年1月,新浪微博网友@得道灵狗向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官微提问:“以前上学的时候课本上说西点军校里面竖立着中国军人雷锋的雕像,请问是真的吗?”

美国驻华大使馆回复:“西点军校内没有雷锋塑像,也没有雷锋画像,类似的说法都是误传。”

“西点军校学雷锋”这个谣,辟了近30年,至今还有人相信,还在传播。

舆论场上的一些“令国人自豪”的经典谣言,往往是把有噱头的中美元素杂糅在一起。

奥巴马夫妇在白宫南草坪的“主席像”前缅怀伟人
奥巴马夫妇在白宫南草坪的“主席像”前缅怀伟人

至少从2011年起,“奥巴马提议在白宫南草坪树立一座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巨型青铜塑像”这条“新闻”,就以“美国FXO广播公司”新闻报道的方式不断地在各大论坛、甚至门户网站上出现,很多网友还相信了这个“事实”——“美国参众两院以595票对105票,通过修正案。并且由来自中国的南街村建筑队承建,毛主席雕像在白宫敬立完成。”

知名军事学者戴旭经常通过网络发布“外国政要”高度赞扬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原话摘录”,但从不给出原始出处,其真实性遭到不少网友质疑。

比如,戴旭曾多次称,“时任德国总理施密斯说:毛泽东主席是世界历史的创造者之一,是给中国人民指出走向新的未来道路的人。他的逝世标志着人类的一盏思想明灯熄灭了。”

毛泽东1976年去世时,时任联邦德国总理是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并不叫“施密斯”,而时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是霍斯特•辛德曼(Horst Sindermann)。

​戴旭在2014年12月26日这天的微博中称:“英国将军奥特曼所说:‘毛泽东是掌握打开这个时代军事奥秘之锁全套钥匙的人’”。

有网友遍查英国军史,没有查到奥特曼将军的资料,也没有找到这段评语的原始出处。

至于困扰中国民众多年的抗战“中流砥柱”争议,本来已有唯一权威组织定性,戴司令犹觉不保险,还是通过研究美国人的“史料”,试图从洋人那里获得更权威的自信。

​“美国陆军少将james”关于中国红色文化逻辑严密、铿锵有力的表达,不时出现在主旋律新闻宣传稿中。

新华网转载钱江晚报的这篇专题报道里,给了james少将很多发言的机会。

《红船精神》等书籍英文版在纽约书展首发

不知道别的读者如何感受,笔者作为90年代初的一名思政专业本科生,直觉英国的奥特曼将军和美国的james将军,很可能在中国中央党校学习过,并且是同学。

年逾古稀的美国老牌政治人物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 )先生,亦在中国大陆学者或媒体人笔下分饰角色、各种奔忙。

青年精神领袖周小平先生向网友们介绍白邦瑞先生的背景。

据环球时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等学者在访美时,与白邦瑞等美国政坛人物接触,中方学者在晚餐会上直斥美国,并提出三点警告。

“白邦瑞认真地写下来,一阵子脸都白了”。

​人大重阳研究院的王文先生,之前是环球时报编委,重阳研究院延聘的高级研究员里,就有著名的洋自干五、毛泽东思想英伦继承人、曾自称担任过相当于伦敦市副市长职务的罗思义先生。

​罗思义先生关于毛主席、以及文化革命等,还有很多从经济学家角度的非凡论述,这里按下不表,再回到白邦瑞先生和纽约书展。

​在新华网转发的这条新闻里,白邦瑞先生有中国特色的政治觉悟,显然已经超过了他的同宗前辈白求恩先生。


​对了,特别重视洋人,尤其是美国洋人的,还有我的四川老乡周小平先生。

平侯文章,最大特点是无论如何都有办法绕回美国身边,对其上下其手。

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或者血海深仇的恨,您一定练不成这样的笔力。

害我中华者,原地爆炸!

害华者,原爆!
害华者,原爆!

谁才是中国最大的仇人?谁的命运只能是原地爆炸?当然是美国。

美国大使馆原爆
美国大使馆原爆

平生夙愿:干掉美国
平生夙愿:干掉美国

​我想,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先生如果还活在人世间,又如果再要写新书,在美国灭亡这一章节里,一定会多次出现这位叫小平的四川自贡籍年轻人。

与特朗普推特治国类似,推特上的恩恩大元帅也经常发布治理朝鲜的政策以及个人感悟。

恩恩发表重要讲话
恩恩发表重要讲话

生活在朝鲜最大的优势是,我从来不会为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我能把所谓的问题的根源都推到美国身上。

贫穷?

美国。

饥饿?

美国。

厕所堵了?

美国。

The best thing about living in North Korea is nothing is ever my fault.

I blame all my problems on America.

Poverty?

America.

Hunger?

America.

Clogged toilet?

America.

我们的小平同志如遇恩恩大元帅,一定会抱头痛哭,感慨相见恨晚。

坊间唱到:

小平不可一日无美国,没有了美国他连说都不会话;美国不可一日无中国,没有了中国小平什么都不是;中国不可一日无四川,神州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四川不可一日无自贡:恐龙之乡花灯盛,平侯执掌天下盐。


​夜色渐浓,这龙门阵吹得又到了说晚安的时候了。

想起《读书》杂志1997年第1期这篇名为 “诺贝尔与孔夫子” 的文章,作者是李慎之先生。

这篇文章的最后一段,说到了西点军校学雷锋的事儿。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好像到现在还没有摆脱一种心理,一个人、一件事情或者一样商品好像只要得到洋人的夸奖或者起一个洋式的名字就觉得脸上特别有光。前几年流传一种说法,说是美国的西点军校挂有雷锋的画像(也有说是树雕像的),把他作为美国军人学习的模范。对此我曾问过在那里教书的中国教授,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听说过。’”

浏览了一圈儿某些国人对洋人的态度,笔者觉得用环球时报的这个微博帖子来结尾,可以让这个弧圈完美闭环。

​家事国事天下事。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延伸阅读

闲谈『爹文化』

小平治美简史

雷锋与西点

厨房夏天二维码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传媒江湖与浆糊

​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先生离任,有人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又有人说如果没有了谁就没有了什么。

大陆报馆社长,没几个名字能为公众熟知,戴算得一个,这一离任,大陆硕果仅存的知名社长,恐怕就剩人民日报甘肃分社林治波先生了。

时代的划分有不同的标准,可以每天结束一个时代,那谁谁说那谁谁的像只要还挂在那啥啥地方,“我们都是一个时代的人”,似乎也有道理。

就在二十天前,中国最具国际声望的一位知识分子去世了,从撒手人寰到骨灰入海,仅仅花费了维稳界两天时间。

如果全大陆有14亿人,怕有13.99亿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关心刘晓波先生的时代,以及他的时代已经结束。

新京报的横空出世,不是要恢复而是要区别于老“京报”的时代;戴自更先生的离任,也不过是一位正局级干部的换岗。

传媒没有百家姓,偶有另类是胡说。

如果有一天胡锡进老师离开环球时报了,恐怕才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内媒告别式——与环球时代。

胡与环球,就是朕与天下的关系(关于胡环,今后会有专文,这里按下不表)

全大陆像新京报这样有情怀的报馆不多,全大陆像戴社长那样长发飘飘的正局级干部更少(我的老同事老上级西门不暗老师尽管也长发飘飘,可惜非正局级),但这改变不了一个钦定的现实——媒体老总是国家干部,媒体公信力是待征党产。

南方报业、新京报、财新等机构在践行新闻专业主义方面走在了陆媒的第一方阵,有诸多我欣赏尊敬的同行。但得罪人还是得说,“公信力也是党产”,征用你去平事洗地时,除了外界寄托的虚假希望(报馆甚至能背叛出卖民间支持者),内部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抵抗。

2013年1月的南周事件,全大陆的“新闻纸”都被要求转环球时报那篇扭来拧去的社论,甚至有官员在新京报印厂督战,敢开天窗,社领导就地免职,记者编辑当场下岗。

这些年,类似的官派任务只多不少,我是哀其不幸,但做不到怒其不争,因为这些机构本身就是体制的一部分,并没有单独享有这样的权力(所谓第四)。

印厂督战的场面看似悲壮,其实反映出了媒体行业和媒体人的卑微,甚至猥琐。

当然很多在岗的同行们是听不进甚至非常反感我这样的刻薄。大家都是犬儒,只是我酸腐味儿更重,原谅我,无法在一个接一个这样的耻辱的时刻为“悲壮”感动。

至少得知耻吧?我愿意一起分担承受这份行业耻辱,当然如果觉得顺奸成自然,那我只好自话自说。

2017年这场由富豪郭文贵主演的海外『反腐』大戏,国内媒体是进退失据的。某些我非常尊敬的媒体里,有N多师友。理解其处境甚至已出街的报道。但还是要多说一句:虽仿佛以新闻专业主义立足并以督政能力见长,此事的应对在新闻伦理和政治伦理上都是立不住也不可能立住的。

那位纽约华裔脱口秀演员的的爆料都快把5个W给凑全了,本是一个可遇可求几近完美的采访对象。

缺失郭本人声音,没有对他指控对象海航等机构、王书记等人物的调查,这样的报道是不及格甚至有问题的,平时严格的新闻规范与自珍的职业情怀,一到关键时刻,江湖规则不管用啰,只能捣浆糊。

当事采编听不惯受不了我这样的吐槽。

话又说回来。

作为旁观者,如何讥讽一些享有盛誉的媒体在权力意志、机构(个人)意志占上风时对所谓专业主义的背叛,都没太大问题,但要求供职于这些机构的朋友也公开承认这些,有些强人所难。

连彭博社都会在压力之下,放弃integrity呢。


那就改说南方报业, 破鼓万人锤,不多我这一下。

​南周事件后的南方系,有些惨不忍睹。

这条大船进水进得快把桅杆淹掉,还是有不少忠实读者自带水桶面盆来营救,一把鼻涕一把泪滴说“想当年……”

至少南方报业的高层们,根本没工夫听这些,他们正忙着凿船呢。

我是基本放弃等待南方报业的底线了,现在是等待它的笑点。

借用南方某前同事的点评:未能抗日死,留做今日羞。

重大事件官方危机公关的承办,新华、人日、央视等主攻,新京、澎湃等被征用了公信力的市场化媒体打援,海外除大公文汇这样的固定渠道,也会时不时委托南华甚至明报来漏气放风。

​最尴尬的大概是南方报业。

几经整肃,终做了心理和生理的彻底切割,驰奔京城。

“请回吧,超龄了您咧,”敬事房总管还以长揖。

转身锁上了宫门。


​在大陆的外交活动采访现场,外媒多为中老年人,不乏已经驻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记者。而陆媒派出来外采的多为青年才俊,外语倍儿溜但稚气未脱。大陆缺资深记者么?No。资深的在编辑部等稿,再资深的在总编室审稿,最资深的,在衙署里管通稿……还有毙稿。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记者编辑转行,我所在的好些个前同事前同行群,基本成了公关公司的员工俱乐部。

所谓的新闻理想,在各种禁令和打压下,早已支离破碎。

追求新闻自由?必然会失去人身自由,勇士不多,英雄就更少。

随着广安小平的“一国两制”逐渐被自贡小平的“一国一制”代替,连香港的媒体,也开始面对自己该姓什么的考验了。

延伸阅读

『谈笑风生』十六年

至于大陆,报禁对媒体人或是一种现实的保护,滋养了大量的老油条与小清新。

我的一个同学群,全是国际新闻和国内新闻专业的,总有几位“资深”记者在群里提醒同学们,不要学外媒,应该考虑国情,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因为有网监,还建议群里不要讨论敏感的新闻事件。

我在群里建议:咱们尽量别谈新闻,说生活,说生活。

新闻学院的不少校友大概认为这才是媒体人的自我修养:

在中国大陆做记者,最重要的一点是懂得如何选择性闭嘴。

鄙人之所以回避“议政参政”,到底还是因为无趣。当代所谓识人,至少在新闻界,十之九点九的视野格局还不如晚清初民的前辈。

例如呼吁开放党禁报禁在世人耳中已如金石掷地般震撼可我觉得这身段姿态甚至并不比康党来得高明。兴中会、同盟会、新民学会、共产主义小组这些瞧不起这样的无用功直接以组党办报为天职。

那会儿的报人,是为打破报禁而生。

苦谏当年的革命党提醒它们别忘初心千年明君情结包裹下的百年宪政梦拧巴得很我的个人选择是少提少看最好忘掉生活里还存在有议政参政的权利和义务。

很多人骂我犬儒(旅居纽约的北风先生甚至还加了一个形容词:精致),痛快承认。

不过这犬儒的骂名,我最多忍到90岁。

延伸阅读

也说京华风云

洋人漂亮话与民族自尊心

媒体的AB面

谈笑风生十六年

厨房夏天二维码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全民学习

全民学习 (点击分享)

学习重要讲话精神之四川话朗读版(附英文翻译)

学习人:文三娃

东西南北中

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决胜全面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Xi  Jinping made the remarks at a workshop Studying the guiding principles of Xi  Jinping’s important speeches for provincial and ministerial officials in preparation for the 19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Xi has called for upholding the banner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on the road towards victory in building a well-off society and realizing the Chinese dream of national rejuvenation.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朗诵 打赏随意

南子“三天教授”之旅

南子像
南子像

公历2017年6月22日,欣逢京城锣鼓巷寓公、大中华区在野国师司马南先生六十一周岁华诞。

刚刚揭晓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院给寿星送来了厚礼。

南子与姜昆、郭达等笑星一起,被特聘为该院头茬教授,这是他西席重庆,谋划红都未果后,在教育界获得的一项久违的殊荣。

南子在揭牌仪式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南子在揭牌仪式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聘书内页
聘书内页

​消息经南子本人散播后,全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左翼群众“喜大普奔”的欢庆现象,但亦夹带了个别杂音。

比如人民大学新闻系78级校友鲁难先生就率先发难,敦促签署聘书的人大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李海彬先生辞职。

人大校友鲁难的公开信
人大校友鲁难的公开信

​这就让是年6月21日盛大的揭牌庆典,显得有些尴尬了。

李海彬院长讲话
李海彬院长讲话

姜昆即席发言
姜昆即席发言

郭达枯坐台下

我倒觉得这事儿最受伤的不是南子,也不是姜昆,甚至不是被人大校友敦促辞职的继院院长李海彬,而是郭达。

——尽管参与了头条热点事件,媒体和公众似乎根本没在意到他。

这对一个艺人来说,可能会发生像黄安那样的心理突变,是可忍孰亦可忍,“过气”最不能忍。

双面爱国士——黄安考

我个人觉得,南子在书法(绘画先按下不表)造旨方面,在人民大学旗下之三级甚至四级学院里担任特聘教授,是完全胜任,并且绰绰有余的。

因人废字,或因字废人,是鄙国书法界一个非常不好的陋习。

康生书法作品
康生书法作品

新宇将军书法作品
新宇将军书法作品

 

前大连市长书法作品
前大连市长薄熙来先生书法作品

2010年4月25日,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人围睹王立军的现场书法秀。
2010年4月25日,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人围睹王立军的现场书法秀

​铲除其书法题字,基本是官员落马后的规定动作。

清除黄兴国题字
清除黄兴国题字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很多在任的政治家同时也是公认的书法家,一旦落马,两个家都当不成了,这种尴尬几乎无可避免。

令人鼓舞的是,新晋书法教授司马南先生亦是高超的政治学者,治大国若烹小鲜,非常游刃有余。

南子于14年提出的治国方略里精算出毛泽东思想(Mao)十  邓小平理论(Deng)=毛邓(Meng梦)=中国梦。这应该是Plan B,A计划代号为BWMH,薄唱红、王打黑;毛共富,黄兴国。可惜红都事变,南子之监国事业略有蹉跎,一叹。

对了,南子在其微博上记录下了这场京城文艺界的趣事。

“三天教授”感言


​说到人民大学的国学研究与继续教育,有一个绕不开的人物——前校长纪宝成先生。

人民大学前校长纪宝成
人民大学前校长纪宝成

​2014年底,纪宝成先生被不公开宣布处分,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

但这不能抹杀纪先生在国学和职业、继续教育方面留下的印记:他是人大国学院的创始人,至今仍为荣誉院长, 还曾长期担任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等社会职务。

人大校友们特写下的前校长,形象颇为鲜活。

​有位校友动情地形容:纪老挑战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职业——诗人。

纪宝成先生结集出版过多本诗词作品。

我们不难看出,纪宝成先生创作的诗词,通俗易懂,充满了童趣,加之混搭竖排线装,油生一种后现代的艺术张力。

有人觉得,这样的儿童读物由以高等教育为主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不是不太对口。

显然是对出版行业的陌生疏离,才会有这样不专业的提问。

在文化教育产业高度发达的21世纪,别说出版社门类越来越全,各个机构都有向高大全方向发展的趋势,以鄙人母校北京师范大学为例,除了数理化文史哲等,还开设了彩票、赛马、房地产等专业。

鄙人兄弟花千芳的科普作品《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并未交付科学出版社,而是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也是另外一个印证。

​至于纪宝成先生所谓“七月流火”与“脊续文脉”两大乌龙事件,我个人认为,纪先生以诙谐幽默的姿态挑起了话题争议,扩大了国学在普通群众中的知名度,冷门变热门,这应该是国学发展史的里程碑事件,是能够纪入华夏史册的两段佳话。

纪先生与司先生亦步亦趋,都曾为红都建设出谋划策,殚精竭虑,充分体现了知识人的担当,也是对国学工作的落地实践——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本就该是国学工作者的天职。


刚欣赏了特聘证书的内页,再让我们观摩一下封皮。

​南子密友、著名科普作家舟子在表示祝贺的同时,不忘吐槽了人民大学证书的山寨英语。

言下之意,无非是人大的水平,根本配不上南子的高才。

这不由得让笔者想起京城国学界双峰的另外一座——北京大学的孔庆东教授。

司马南教授恭祝孔庆东教授指教北大二十周年
司马南教授恭祝孔庆东教授指教北大二十周年

​作为马南教授的密友,庆东教授亦是山寨聘书、贺信的收藏爱好者。

关于庆东教授的轶事,还请读者移步鄙人专文。

庆东教授二三事

作为学者大家,保持那么一丢丢的虚荣心,有时候反而显得可爱,接了地气儿。

某外媒驻京记者知我是南学爱好者,特地补充了这么一条花絮。


让我们继续聚焦马南教授。

咳咳。

读者可能注意到,南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庆东教授身上。

孔老师也是。

古有孔子见南子,今有庆东思马南。

司孔之交
司孔之交

​司马南对孔庆东的推崇,可谓接近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

​鲁迅旗帜继承人、当代大文豪这样的头衔,我想,举国上下除了我老乡自贡小平稍微感觉有些不满外,其他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也充分看出了马南教授的谦谦君子之风。

作为北京大学语文研究所副所长的庆东教授,于语言艺术最为震撼的成就,就是名扬海内外的“三妈论”。

孔三妈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后,南子等古巴政权的老朋友联袂送去了花圈。

孔张司王之政治排序
孔张司王之政治排序

​从花圈联合敬挽人的排名,足见庆东教授地位之尊崇。

共运界领袖在国际范围的排名是马恩列斯,而在中国大陆,则为孔张司王,此排名亦可视为国际共运远东局主要领导人的排序,这对认清目前国内革命斗争形势有一锤定音的效果。

孔、司两位教授大家都很熟悉,至于二号人物张宏良教授,您看看他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发表的讲话,就基本知道他的国际视野之开阔,对其排名也就释然了。

此外,张宏良教授外表俊朗,器宇轩昂,完全可以对标文化革命四人组中的王洪文先生。

班子里的王立华先生,对普通群众来说比较陌生,但在乌有之乡社区,他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可以略等于保障乌有之乡防务的军代表。

王立华痛斥反毛败类
王立华痛斥反毛败类

尽管贵为学者、明星,司马南教授经常自嘲为“胡同串子”。

这显然对标了其论敌——大院子弟代表崔永元。

南子的朋友圈,多为普通家庭出身,与大院子弟里的毛派,气质大有不同。

大院儿们念毛,那是因为血统,为了基因,而南子们拜毛,则有醉翁意。

他们以各种姿态祭出润之大旗,无非是在或明或暗表达不满,他们敌视的,就是大院子弟们控制的利益集团。

比普通老百姓更恨。

因为这些左翼文化旗手们认为,若不是路线出了问题,这个集团本应有他们的席位。


​除了重点指导中国革命之外,作为北京市最知名的一对儿国学教授,庆东与马南亦常年造访美国使领馆,几乎达到了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境界,直令王护士长不胜唏嘘。

孔司二位导师这些年间的行走,产生了与美帝外交使节的大量合影。

2012年2月份,骆家辉等美帝驻华工作人员听取了司马南教授、孔庆东教授等著名学者关于国内国际形势的重要报告。

左一靠话筒的就是司马南老师,中间做笔记的是骆家辉大使,摄影:孔庆东教授
左一靠话筒的就是司马南老师,中间做笔记的是骆家辉大使,摄影:孔庆东教授
孔庆东教授亲切接见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
孔庆东教授亲切接见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

有些刚刚打开电梯的朋友,可能还不太了解南子与美国政府、尤其是外交部门的关系。

他基本算是美国政府的高级顾问或特约幕僚,这就解释了,南子为什么能自由出入美帝驻华使领馆——对方基本把他的意见当成了指令。

​笔者坚持认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应该尽快实现与庆东教授和马南教授的互访,才是中美外交新篇章最有效的 ice breaking,seriously.

司马南先生一度与前大中华区第一调查记者纪许光相交莫逆,还曾感叹,纪身上有他“年轻时的影子”。

纪南事变之前
纪南事变之前

南子在许光先生移民美国的申请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纪许光也是著名的国学爱好者,曾因“国是”问题,引发学术大讨论,将大陆国学文化的热度至少提高了5个百分点。

纪式中文
纪式中文

​纪先生亦是英语文化爱好者,他独特的英文表达能力,让说华语的感到亲切,让说英语的感到新鲜,起到了很好的文化交流互补作用。

纪式英文
纪式英文

​马南教授应邀给美国移民部门写了一份推荐信,希望他们能给许光先生以“特殊人才”身份的移民申请开绿灯。

​司马南教授利用其国际影响力,让美方无法拒绝纪的申请。

(注:此信息来自司马南先生的自述,点击此段文字可见)

纪顺利移民洛杉矶后,独立办报——《移民报》,其报头题字,也是请了司马南先生出手。

赞美南子的人格以及才华
赞美南子的人格以及才华

​只可惜好景不长。

2016年7月29日,天昏地暗,万马齐喑,石破天惊,纪南事变!同时震动了华语界、以及英语界。


​南子的国学之路,上连40后宝成,下犯80后许光,中结60后连海,可谓生命不息,纪缘不止。

纪连海与司马南、孔庆东,名气相仿,意气相投,这仨儿的结合,给京城文坛平添了多少乐趣与生机!

​纪连海先生近年来的学术成就,最重大的是中美开战后的拼人口战略,亦因此获得了“纪十亿”的称号,享誉学术界。

​纪十亿战略,很明显来自于人民战争的思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保持当代国学正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东圣思想。

不论是在司马南的胡同大宅、纪连海的郊外瓜棚、还是孔庆东的东博书院,我们都能感触到这些当代大儒们随时横溢而出的情趣与诙谐幽默的风骨。

​正如人民大学校徽所示,司马南教授和他国学圈的朋友们,一直在通往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接踵而至,前仆后继,互帮互扶,砥砺前行。

延伸阅读

『炎黄春秋』易帜周年记

庆东教授二三事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毛派的抗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