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生不做官

古人云:开弓没有回头箭  若有来生不做官

古人又云:惟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胜公卿

 

义乌官宅

农历辛卯兔年后落马和待落马的大中小吏,可能是历朝历代最悲催的一批朝廷命官,从内部决定到正式公布,第二只靴子落下,长则数年,短则数月,这样的折磨,非疯也病。

重庆的落马孙书记,从 Rising Sun 变 Falling Sun , 期间的荣耀与羞辱之落差,堪比文化革命时期从 Son of People 变 Son of Bitch 了。

送孙荣成山城之秦城(外一首)

当事者怕都盼着尽快落听服刑。

​上午主席台作报告,下午就被纪委带走的上海法律寻租界大佬(蟹爸所谓法枭);落马前一周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16次引用领袖讲话的前大内总管;生炖了快两年才缓缓揭盖的康师傅牌方便面……

联合早报报道
联合早报报道

落魄的凤凰不如散养的鸡,而落马的官员,大概连鸡都不如。

孔尚任《桃花扇》里这段曲儿,官场似欢场,冷暖自知。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吾友元哲这组对其家乡高官的批注,也是刻骨的准确。

眼看他起高楼


2016年8月25日, 仇和贵阳过堂。这位当年因特立独行而名动中华的“能吏”,在法庭上高唱了一曲《忠诚之歌》——“绝对服从审判机关的最终判决。做到真心知罪,真情认罪,真诚悔罪,真切赎罪,负罪服法。”

(注:2003年6月至2015年4月期间担任昆明市委书记的四名官员杨崇勇、仇和、张田欣、高劲松,悉数落马,但这不过是神州各郡主官官运财运桃花运等三运到头之常态)

大陆官员的落马圣地除了贡献了薄、孙两位书记的重庆、杨仇张高四连庄的昆明、多组书记市长携手落马的兰州等,古都西安也在快马加鞭——其上上任市委书记孙清云15年由副省级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前任魏民洲17年被双开、立案侦查。

延伸阅读

前大内总管为什么不上诉?

涉刑罪的落马官员普遍不上诉,主要是谈判妥协的结果,尤其高官上诉几近骇人听闻,不服判决会被视为“对抗组织”,落马官员深知这是雷区。

前“大内总管”庭审报导显示,他近乎愉快地接受了无期的判决,非但表示不上诉,还饱含深情地当庭感谢和赞美了法官、律师、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组织,我想如果法庭允许,令先生一定会计划当场高歌一曲“感恩的心、感动中国”了。


​近几年对军方警界的整肃,大煞了昔日不可一世的枪杆子和刀把子之威风。

这场没有硝烟的反腐战争,军队高层的战损接近峰值,如以当年十大元帅配置类比,落马率十之八九。

感其惨烈,鄙人曾口占无韵之《将军令》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当兵不拜将,不如当和尚;

拜将不贪腐,同事将你辱;

贪腐后退休,纪委随时搂;

退休不出国,热锅里头磨;

出国不换籍,缇骑跨洋缉;

换籍若还乡,时刻心慌慌;

还乡必被抓,无颜见老妈;

被抓后开庭,向组织证明;

开庭即悔罪,法官面前跪;

悔罪不上诉,秦城办入住;

神女如无恙,当惊世道殊。


说了枪杆子,再看刀把子。

警权不受制衡(最时髦的说法叫以警治国以黑反贪)护黑保贪甚至杀良冒功时,会激起公愤;因个人际遇亦与“刀把子”结过私仇。但观高阶警官的纷纷落马或等待落马的惶惶不可终日,并无大仇得报的畅快,这翻云覆雨手,既能打我,对自己人更加不留情。

​渝州前任提督王立军被休假式治疗后,继任者何挺被暗示型贬罚,这温水煮蛙的节奏与火候,显然不是蛙能决定的。

我是17年3月从老家的警队和媒体朋友那里听到风声,进入这样的康氏方便面烹饪程序,生不如死,仿若凌迟。被组织拿住了把柄的刀把子,变成任人拿捏的一团泥,人生最大梦想是做回普通人,而不得。

本朝重大吏治整肃中,留给官场幸存者以及各种人民群众发挥的空间并不多,或者说基本没有,“坚决拥护”似唯一正确选择。

​ “广大XX坚决拥护中央的正确决定, 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和要求上来”,这一句式是各地《XX日报》头版爆款,一般会出现在本地主官落马后的一至两天。津门前代理巡抚黄,白天还在日报上发表关于教师节的“重要讲话”,当晚其副手就组织连夜批斗会,称其为“反面教材”。思想转变之快、觉悟之高,在四大直辖市督抚落马事变中,显得尤为突出。


​很多在任的政治家同时也是公认的书法家,一旦落马,两个家都当不成了,这种尴尬几乎无可避免。

铲除其书法题字,基本是官员落马后的规定动作。

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围观王局的现场书法秀
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围观王局的现场书法秀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2017年4月回渝,与亲戚饭,某政府公职姗姗来迟。原来单位统一行动,督察清理所有人员近几年的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之“薄王”信息。

重庆市委关于巡视“回头看”整改情况的通报

当年红彤彤全市无死角,如今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历史即政治,政治即历史。

人人出力配合编撰方志,无一例外,所谓公民义务、历史丁税也。 ​​​​

这可能是中国大陆需求量最大的夹克款式,除了在职书记们,还广泛应用于囚服、以及戏装
这可能是中国大陆需求量最大的夹克款式,除了在职书记们,还广泛应用于囚服、以及戏装

​津渝两地,除了行政区划的诸多bug, 这对姊妹城,亦为官僚是非地,官生颇为诡异崎岖。

渝督薄与代署津督黄先后被削藩,朝野震动。两地警队一哥的位置,亦如针毡。津门武爷长顺不说,红都哪止一倒霉的护士长王立军哟,还有何爷挺、朱爷明国等好几爷子,市局所在“黄龙路555号”,多次被直捣,风水也是差到了家。

历朝历代的渝州人民虽然摆不脱被豪杰枭雄驱驰奴役之宿命,亦每每给对方挖下了大坑。

远有蒙哥大汗归命钓鱼城,近有中正校长痛失中原九鼎,今有……………………

脚趾头都快用上了。

重庆陪都时,传说有两大不祥之地:渣滓洞、白公馆。

红都以来,亦有两大不祥地:提督府所处黄龙路、总督府所在曾家岩。

民谚有曰:直捣黄龙路,接踵增加挨。

昨日之星陡成 Falling Sun ,难怪《南华早报》祭出了大标题:Curse of Chongqing ?

孙政才

据史书记载:

仲孙归曰:“不去庆父(重庆父母官),鲁难未已。”

公曰:“若之何而去之?”

对曰:双规先。

 

坊间同时唱到:

春兰返京入枢阁,津沽出缺坊议多

京畿岂是等闲地,始传红中主海河

象山黄氏气运衰,烫手山芋也接过

代署督抚根基松,战战兢兢待宰割

春贤牧疆口碑盛,朝廷金牌怎奈何

千里单骑归皇城,又传领衔放津门

五花八门邸报乱,新华衣带诏定夺

封疆大礼皇家事,张冠李戴尘埃落

又忆当年红都变,薄谷王黄时运迁

沉舟侧畔奇帆过,最后黄的是兴国


​阳春三月中,娃厨清淡时,闲下来就思考了一些理财方面的问题。落马险(Purge Insurance)不能再耽搁了,建议保监部门尽早过会,以解广大领导干部赴会前的后顾之忧。


 

亲友中为官者,退休后门庭冷落,颇为怅然,几年后终于端不住架子,泯然众人后倒拾取了久违的快乐。

再思量,能安然退休终老,已是前世修得之福分呐。

​妈妈一直对我误读大学耿耿于怀。

​“不幸中的万幸没去当官,”她补充了一句。

终于博得老母欢心,如何按捺得住胸中的诗意与庆幸。

北京大兴黄村清源路街道某小区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乃是蓬蒿人


延伸阅读

 ​津渝双城记

送孙荣成山城之秦城(外一首)

生于五十年代的大院子弟 —— 21世纪中国的文化底漆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