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孙荣成山城之秦城(外一首)

重庆夜景
夜山城

​娃按:薄王余毒未除,孙何余毒又发,重庆之十年政坛,就是一间由患者主持的高级医院。


送孙荣成山城之秦城(外一首)

雏潜五龙嘴,凤栖小渔村。

顺义一举越,差额震京城。

别驾四载满,入阁守农门。

外放宁古郡,封疆礼荣成。

储相督渝州,乡党何来挺。

官相求朴拙,政声亦守成。

两江风月尽,南山失夜景。

顶戴花翎去,缇骑押还京。

荣成乡里坊间谈,西南一梦仕途断,村志从此不有才,齐鲁再无孙壮汉。


延伸阅读

双城记

若有来生不做官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若有来生不做官

古人云:开弓没有回头箭  若有来生不做官

古人又云:惟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胜公卿

 

义乌官宅

农历辛卯兔年后落马和待落马的大中小吏,可能是历朝历代最悲催的一批朝廷命官,从内部决定到正式公布,第二只靴子落下,长则数年,短则数月,这样的折磨,非疯也病。

当事者怕都盼着尽快落听服刑。

​上午主席台作报告,下午就被纪委带走的上海法律寻租界大佬(蟹爸所谓法枭);落马前一周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16次引用领袖讲话的前大内总管;生炖了快两年才缓缓揭盖的康师傅牌方便面……

联合早报报道
联合早报报道

落魄的凤凰不如散养的鸡,而落马的官员,大概连鸡都不如。

孔尚任《桃花扇》里这段曲儿,官场似欢场,冷暖自知。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吾友元哲这组对其家乡高官的批注,也是刻骨的准确。

眼看他起高楼


2016年8月25日, 仇和贵阳过堂。这位当年因特立独行而名动中华的“能吏”,在法庭上高唱了一曲《忠诚之歌》——“绝对服从审判机关的最终判决。做到真心知罪,真情认罪,真诚悔罪,真切赎罪,负罪服法。”

(注:2003年6月至2015年4月期间担任昆明市委书记的四名官员杨崇勇、仇和、张田欣、高劲松,悉数落马,但这不过是神州各郡主官官运财运桃花运等三运到头之常态)

延伸阅读

前大内总管为什么不上诉?

涉刑罪的落马官员普遍不上诉,主要是谈判妥协的结果,尤其高官上诉几近骇人听闻,不服判决会被视为“对抗组织”,落马官员深知这是雷区。

前“大内总管”庭审报导显示,他近乎愉快地接受了无期的判决,非但表示不上诉,还饱含深情地当庭感谢和赞美了法官、律师、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组织,我想如果法庭允许,令先生一定会计划当场高歌一曲“感恩的心、感动中国”了。


​近几年对军方警界的整肃,大煞了昔日不可一世的枪杆子和刀把子之威风。

这场没有硝烟的反腐战争,军队高层的战损接近峰值,如以当年十大元帅配置类比,落马率十之八九。

感其惨烈,鄙人曾口占无韵之《将军令》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当兵不拜将,不如当和尚;

拜将不贪腐,同事将你辱;

贪腐后退休,纪委随时搂;

退休不出国,热锅里头磨;

出国不换籍,缇骑跨洋缉;

换籍若还乡,时刻心慌慌;

还乡必被抓,无颜见老妈;

被抓后开庭,向组织证明;

开庭即悔罪,法官面前跪;

悔罪不上诉,秦城办入住。


说了枪杆子,再看刀把子。

警权不受制衡(最时髦的说法叫以警治国以黑反贪)护黑保贪甚至杀良冒功时,会激起公愤;因个人际遇亦与“刀把子”结过私仇。但观高阶警官的纷纷落马或等待落马的惶惶不可终日,并无大仇得报的畅快,这翻云覆雨手,既能打我,对自己人更加不留情。

​渝州前任提督王立军被休假式治疗后,继任者何挺被暗示型贬罚,这温水煮蛙的节奏与火候,显然不是蛙能决定的。

我是17年3月从老家的警队和媒体朋友那里听到风声,进入这样的康氏方便面烹饪程序,生不如死,仿若凌迟。被组织拿住了把柄的刀把子,变成任人拿捏的一团泥,人生最大梦想是做回普通人,而不得。

本朝重大吏治整肃中,留给官场幸存者以及各种人民群众发挥的空间并不多,或者说基本没有,“坚决拥护”似唯一正确选择。

​ “广大XX坚决拥护中央的正确决定, 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和要求上来”,这一句式是各地《XX日报》头版爆款,一般会出现在本地主官落马后的一至两天。津门前代理巡抚黄,白天还在日报上发表关于教师节的“重要讲话”,当晚其副手就组织连夜批斗会,称其为“反面教材”。思想转变之快、觉悟之高,在四大直辖市督抚落马事变中,显得尤为突出。


​很多在任的政治家同时也是公认的书法家,一旦落马,两个家都当不成了,这种尴尬几乎无可避免。

铲除其书法题字,基本是官员落马后的规定动作。

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围观王局的现场书法秀
徐明、赵本山、小沈阳和雷政富等围观王局的现场书法秀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其为老家海南五指山市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题字落款被铲

​2017年4月回渝,与亲戚饭,某政府公职姗姗来迟。原来单位统一行动,督察清理所有人员近几年的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之“薄王”信息。

重庆市委关于巡视“回头看”整改情况的通报

当年红彤彤全市无死角,如今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历史即政治,政治即历史。

人人出力配合编撰方志,无一例外,所谓公民义务、历史丁税也。 ​​​​

这可能是中国大陆需求量最大的夹克款式,除了在职书记们,还广泛应用于囚服、以及戏装
这可能是中国大陆需求量最大的夹克款式,除了在职书记们,还广泛应用于囚服、以及戏装

​津渝两地,除了行政区划的诸多bug, 这对姊妹城,亦为官僚是非地,官生颇为诡异崎岖。

渝督薄与代署津督黄先后被削藩,朝野震动。两地警队一哥的位置,亦如针毡。津门武爷长顺不说,红都哪止一倒霉的护士长王立军哟,还有何爷挺、朱爷明国等好几爷子,市局所在“黄龙路555号”,多次被直捣,风水也是差到了家。

历朝历代的渝州人民虽然摆不脱被豪杰枭雄驱驰奴役之宿命,亦每每给对方挖下了大坑。

远有蒙哥大汗归命钓鱼城,近有中正校长痛失中原九鼎,今有……………………

脚趾头都快用上了。

重庆陪都时,传说有两大不祥之地:渣滓洞、白公馆。

红都以来,亦有两大不祥地:提督府所处黄龙路、总督府所在曾家岩。

民谚有曰:直捣黄龙路,接踵增加挨。

昨日之星陡成 Falling Sun ,难怪《南华早报》祭出了大标题:Curse of Chongqing ?

孙政才

坊间同时唱到:

春兰返京入枢阁,津沽出缺坊议多

京畿岂是等闲地,始传红中主海河

象山黄氏气运衰,烫手山芋也接过

代署督抚根基松,战战兢兢待宰割

春贤牧疆口碑盛,朝廷金牌怎奈何

千里单骑归皇城,又传领衔放津门

五花八门邸报乱,新华衣带诏定夺

封疆大礼皇家事,张冠李戴尘埃落

又忆当年红都变,薄谷王黄时运迁

沉舟侧畔奇帆过,最后黄的是兴国


​阳春三月中,娃厨清淡时,闲下来就思考了一些理财方面的问题。落马险(Purge Insurance)不能再耽搁了,建议保监部门尽早过会,以解广大领导干部赴会前的后顾之忧。


 

亲友中为官者,退休后门庭冷落,颇为怅然,几年后终于端不住架子,泯然众人后倒拾取了久违的快乐。

再思量,能安然退休终老,已是前世修得之福分呐。

​妈妈一直对我误读大学耿耿于怀。

​“不幸中的万幸没去当官,”她补充了一句。

终于博得老母欢心,如何按捺得住胸中的诗意与庆幸。

北京大兴黄村清源路街道某小区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乃是蓬蒿人


延伸阅读

 ​津渝双城记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

哭得像个孩子

黑色

仲夏夜的东直门西口

那口硕大的伯簋

将空气炙烤得如同热汤

 

正想一头扎进地铁

摆脱这簋街的热浪

 

手机一闪

那条不忍知道的北国噩耗

重重锤击了心房

 

深夜的宣武门地铁

换乘的人来人往

有谁注意到有个失魂落魄的男子

镜片已被泪水覆盖

哭得像个孩子

辨不清方向

 

201010月的某个夜晚

北欧传来消息

一位校友获了奖

美联社朋友打来电话

最后她说了一句

祝贺你

 

是要多大的勇气和代价

才能换来这顶荆冠带刺

放下电话

竟然

哭得像个孩子

 

走出地铁

热浪已逝

天空中有闪电雷鸣

几颗硕大的雨点打在身上

仿佛回到了铁狮子坟那个校园

同学们啊

还在窃窃私语着

那些白衣飘飘的故事

 

No prison is big enough to confine

No agony or even death could defeat

A free mind?

 

这个橙衣中年男子

摇摇晃晃地走在雨中

看不清方向

更参不透生死

他只记得那夜这晚

哭得像个孩子


 

北京师范大学92级哲学系

文涛

2017713

北京

『炎黄春秋』易帜周年记

2016年7月12日,老牌杂志《炎黄春秋》重大变故如约而至,重要职务全部为“组织”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等均被撤换。

​旧班子在回应声明中表示,不同意组织空降人员接管编辑部,认为这是单方终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杂志之间达成的协议书,并表示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抵抗者的言行正应了那句老话儿:螳臂当车,或者按17年流行的说法:螳螂挡臂。

旧编辑部把新编辑部告上了法庭,但法院拒绝立案。


​公历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显然被很多人或者机构当成了良辰吉日。

有些人在忙着结婚登记,有些组织,比如《炎黄春秋》,在忙着改弦更张。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 乌有之乡在军界前重要联络官郭松民先生,与戴旭司令等联袂出阵,顺利接管了这家老牌杂志社的防务。

​郭姓将领引用了主席名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这引起了另外一位著名将领——戴旭司令的剧烈共鸣。

郭松民郭老之所以能够成为新炎黄骨干,重新定义春秋,主要是因为他在国民语言教育、朝鲜拥核问题、台海开战时机、政坛人事安排等领域拥有的超凡脱俗的能力。

郭松民对朝核问题发表重要讲话
郭松民对朝核问题发表重要讲话

​ 亦有网友咨询笔者,为何邀请戴司令作为军代表?这么说吧,旭帅能文能武,集笔杆子和枪杆子于一身,他的“二杆子”思想,将成为新春秋重新定义历史的指导方向。

除了戴郭两位著名将领,新春秋里还有像李北方先生这样的青年才俊。

北方先生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他亦是香港理工大学访问学者,著名杂志《南风窗》的主笔。

李北方先生在接管仪式上的发言
李北方先生在接管仪式上的发言

​北方先生尽管外型儒雅,学富五车,但内心狂野不羁,文人命,武人范,尤其表现于口语。

北方先生的国骂
北方先生国骂

这个庄严隆重的接管仪式上,也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虽同为著名毛派学者,但李北方先生和司马南先生却不大对付,主办方千不该万不该,将北方和马南的桌签名牌放在了一块。

李司二位,就像是毛主义者中的什叶派和逊尼派。

2015年,李北方点评司马南
2015年,李北方点评司马南

事实证明,这是虚惊一场。

司老师的名签虽然出现在了会场,但他的真身却在了其它地方。

​外媒VOA援引了司先生的说明:

炎黄春秋这件事情,网上都在说司马南去参加会了,事实上我没去。有人在开会前一天晚上给我发了短信,但是这个人我不认识,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从来没有参加过炎黄春秋的任何活动(笔者注:严格说他在2013年参加过现场抵制该杂志副主编讲座的活动),他们没告诉我这个会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没去。会议召开前一个小时,林治波(人民日报甘肃分社原社长)给我联系,说桌签儿都写了你了,你马上来。我说不行,你们这会我又不知道背景。 

被报参加炎黄作者恳谈 司马南辟谣

这场接管仪式上撑门面的印刷品是该杂志“重生”之后的第八期。

用戴司令的话讲,这期杂志基本达到“无毒能看的程度了”。

戴司令盛赞整肃效果
戴司令盛赞整肃效果

​接踵而至的新杂志,成色越来越红润,用网友乔木先生的话讲,基本可以称为《乌有春秋》了。

杂志第九期的核心作者里,毛派读者惊喜地发现了刘仰和林治波两位著名的毛思想继承人和教育家。

2016年第九期
2016年第九期

第九期《炎黃春秋》出版 取消刊登顧問名單

新杂志发行到第11期,作者队伍和文章水平,应该能令戴旭司令浮好几大白了。

戴司令平生最喜收集的各国精英对毛泽东主席的评价,流传最广的是下面这一条。

英国将军奥特曼称:“毛泽东是掌握打开这个时代军事奥秘之锁全套钥匙的人”。

不少军迷对是否存在英国将军“奥特曼”、以及奥特曼将军是否说过这番话等问题,提出了质疑。

司令也很有风度,他建议网友去咨询“军事科学院战略部部长姚有志少将”,也就是《炎黄春秋》最新引进的核心作者。

戴司令有力有礼有节的反驳
戴司令有力有礼有节的反驳

姚少将的文章的确提到过“英国奥特曼将军”有过这段表述,与戴司令互为证据,避免了孤证的尴尬。


​2017年初,笔者回老家重庆省亲,在观音桥商圈的西西弗书店翻阅到了2016年最后一期杂志。

​最后一篇写司徒雷登的文章,作者叫刘小渔。

​刘小渔?这个作者名字跟戴旭、刘仰、林治波等鼎鼎大名比起来,有些不起眼儿。

​他又名地瓜熊老六

一度暗淡下去的舞台灯光,一下子打到了最炫最亮。

网友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要去把阵地抢回来,”站在舞台上,正能量新晋红人地瓜老师轻轻地说。

​由于阵地是新打下来的,占领者在狂喜之后,也陆续出现了一些水土不服的现象,战友之间的配合,也出现了一些不应该的失误。

比如说在对2017年中叶出现的印度问题,戴司令和熊老师就产生了分歧。

地瓜老师批评公知煽动中印开战
地瓜老师批评公知煽动中印开战

戴旭司令致力于挑起中印战端
戴旭司令致力于挑起中印战端

 


读者们惊奇地发现,改组后的新《炎黄春秋》,不论从采编团队还是到核心作者,清一色毛派将领或学者。

将这份杂志比作纪念堂管理局官方刊物,应该是准确的。

李北方先生在湖南祭奠东圣,纪念文革。
李北方先生在湖南祭奠东圣,纪念文革。

 

戴司令的激情诗
戴司令被新浪微博屏蔽的激情诗

近几年,民间总有传说,中央已经发出红头文件,对于反毛的人要立即处理,这份文件虽然没有得到中办或者国办的确认,但早就传得有鼻子有眼,中央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否认这份文件的存在,毕竟像戴旭司令这样的鹰派将领,早在2013年,就对此做出了重要批示,并且写下了一首气势滂沱的诗歌。

旭帅这首几可比肩东圣的大诗,居然被新浪微博屏蔽,后者的阶级成分,昭然若揭。

 

郭次帅呼唤主席精神
郭次帅呼唤主席精神

熊老六影射吴建民车祸是因不敬主席
熊老六影射吴建民车祸是因不敬主席

 

林治波先生称毛泽东是伟人中的伟人
林治波先生称毛泽东是伟人中的伟人

 


这份杂志的新总编、法人代表郝庆军先生,是周小平先生的铁粉。

郝庆军先生向青年学子推荐周小平名篇《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郝总编有多重身份,在接管《炎黄》前,他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旗下杂志《传记文学》主编。

《春秋》的新社长贾磊磊先生是该院副院长,他还有一个身份:广电总局审查委员会委员。

从2017年下半叶起,中国大陆现在要去影院看电影啊,跟去正规KTV消费前必须听一段“拒绝黄拒绝毒拒绝黄赌毒”类似,必须先过一遍3分多钟的“中国梦”宣传片,才能看到正片。

而这段由成龙等艺人代言的中国梦宣传片的文案,把关人就有周小平。

e591a8e5b08fe5b9b3e4b8ade59bbde6a2a6.jpeg

这个宣传片由于有成龙大哥的加入,引起了一些争议,其中一位旅居北京大兴黄村的四川江津籍推友 @wentommy 就表达了不解。

自贡小平就不用说了我老乡全球正能量第一人。代言『中国梦』的成龙大哥算怎么回事儿选角导演难道没有事先百度过成先生的代言史麽宣传出了偏差该谁负责演员麽不能吧本山与蚁力神、晓明与东虹桥、成龙与……(此处省略100如何保护中国梦大家来港一港。


 

同新一届炎黄春秋的班子一样,正国级青年导师、大中华精神领袖、笔者老乡周小平先生,也是认证了的主席粉丝。

话已至此,在缅怀炎黄易帜一周年之际,我们必须再度唱响主席名句: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延伸阅读

 朱继东考

鹰帝考

郭松民考

周小平专题

西部英雄林社长

司马南考

司马南教授与他的国学朋友圈

长鱼侯考

毛派的抗争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