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娃厨的几句话

雁栖湖
2017年6月6日在京郊雁栖湖

 

民国106年6月5日,是国立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92级网友文三娃在微博上多次死于非命的第二天。

我独自在朋友圈刷屏,迎面扑来一群从微博赶来的网友。

“参座可曾为娃厨写过一点什么?”

“还木有。”

“先生还是写一点啦啦,娃厨生前就很钟意您的文章。”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不到一天,微博被销了四个。先是娃厨,然后是娃娃厨,活了不到15个小时,然后是南厨三娃,活了不到15分钟,最后是基本没说过话的江津厨子被挖出来,挫骨扬灰。

 

 

这一天主要是吐槽了我的前同事单仁平老师,说他也是公知——公权知识分子。

 

 

我能脑补的景象是:中央“打娃办”紧急响应了,现在微博连带“娃厨”的ID都注册不了(不信您试试)。

全宇宙权势最大的网路监控机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布下天网,抓捕一个 baby chef,也是令人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位叫 @嘿婶儿 的网友因在微博上为鄙人声援了几句,也被销了号,collateral damage?真是难过。

从2009年成为新浪微博用户以来,与这间逐渐成长为互联网巨无霸的商业公司,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这里记录了本人2016年与中央网信办的那桩公案。

新浪欠参谋长的钱,回来了

 

欢迎朋友们把我的遭遇,或者说是“待遇” 转至新浪微博,戳一戳那个光怪陆离的巨大泡泡,羞一羞那里海市蜃楼般的艳丽繁华。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不易 打赏敬请随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