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娃厨的几句话

雁栖湖
2017年6月6日在京郊雁栖湖

 

民国106年6月5日,是国立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92级网友文三娃在微博上多次死于非命的第二天。

我独自在朋友圈刷屏,迎面扑来一群从微博赶来的网友。

“参座可曾为娃厨写过一点什么?”

“还木有。”

“先生还是写一点啦啦,娃厨生前就很钟意您的文章。”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不到一天,微博被销了四个。先是娃厨,然后是娃娃厨,活了不到15个小时,然后是南厨三娃,活了不到15分钟,最后是基本没说过话的江津厨子被挖出来,挫骨扬灰。

 

 

这一天主要是吐槽了我的前同事单仁平老师,说他也是公知——公权知识分子。

 

 

我能脑补的景象是:中央“打娃办”紧急响应了,现在微博连带“娃厨”和“厨娃”的ID都注册不了(不信您试试)。

打娃行动看起来不想是一次速战速决的战役,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现代济癫

厨娃002

厨娃001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转世的 @厨娃002 @现代济癫 等亦相继被灭。

7月14日,我的新浪微博 @厨娃001 炸号,做了事故原因排查,结果显示,最大的可能又是因为“妄议”了环球和它的胡先生。

说单仁平
娃厨001疑似肇事原因

您胡不胡?反正我是胡了。

全宇宙权势最大的网路监控机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布下天网,抓捕一个 baby chef,也是令人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位叫 @嘿婶儿 的网友因在微博上为鄙人声援了几句,也被销了号,collateral damage?真是难过。

左岸被封

 

从2009年成为新浪微博用户以来,与这间逐渐成长为互联网巨无霸的商业公司,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这里记录了本人2016年与中央网信办的那桩公案。

新浪欠参谋长的钱,回来了

 

 

第七次成为会员

 

欢迎朋友们把我的遭遇,或者说是“待遇” 转至新浪微博,戳一戳那个光怪陆离的巨大泡泡,羞一羞那里海市蜃楼般的艳丽繁华。

延伸阅读

世界是平的,死得心服口服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不易 打赏敬请随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