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 Second Plenary Meeting

 

2016年5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交响演唱会,参演团队是外号“红色天团”的五十六朵花少女组合,演出中出现了大量文革题材的节目以及舞台背景。

5月6日,作为举办方之一的中国歌剧舞剧院在官网上发布声明,认为该院上当受骗了。

中国歌剧舞剧院官网声明
中国歌剧舞剧院官网声明

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声明
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声明

中档价格的演出票
中档价格的演出票

主席像,红宝书
主席像,红宝书
大屏幕展现主席像章里的经典图案
大屏幕展现主席像章里的经典图案

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语录

北京地铁媒体上播放的宣传短片
北京地铁媒体上播放的宣传短片

 

这场红歌盛宴的主打歌就是《大海航行靠舵手》,文革最知名的歌曲之一。

导演将《大海航行靠舵手》与《不知该怎么称呼你》放在一起,显然是要通过把毛与习相提并论,进行政治化的符号暗示。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是湖南文宣部门打造的一首颂圣歌,2016年全国两会时,时任湖南省委书记还在会场上当面献礼。

IMG_9601

IMG_9604

《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走红背后的三种力量

将习毛捆绑,是当今毛派一个简单粗暴的政治表达,可以看做理想,也可视为逼宫。

人民节
毛派群众东圣节(又称人民节)路演

该演出票价不菲,从几百块到2千多不等。

红色文化的商业堂会,最近几年层出不穷,有全国影响力的,基本都租用了首都顶级政治场所,比如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

2015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2周年。几个红色团体联袂在钓鱼台芳华苑举办了“四感恩”纪念活动。

所谓四感恩,即“感恩共产党、感恩毛主席、感恩老红军、感恩卫国老兵”。

中红网做了详细报道。

特稿: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暨中国第三届感恩会在京举行(组图)――中红网

据现场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活动宣传册上的嘉宾名单里出现了诸多毛泽东的后人。

参会嘉宾“名单”
参会嘉宾“名单”

这里面就包括李敏、李讷、王景清夫妇、毛新宇、刘滨夫妇等。

“但无一参加”,知情人士称。

据参会人员透露,活动环节里包括销售纪念品、为红色团体募捐经费等。

这个活动细节之粗糙,也是能计入红色文化史册的。

比如把“请柬”印成了“请谏”。

请谏
请谏

“红色资源”写成“好色资源”   ,又拉虎皮做大旗,我想党魁也不愿意出现在这样的宣传品上吧。

IMG_0411
“好色资源”

​2014年以来,大陆增加了多个国家纪念日。自2014年起的12月13日成为了国家“公祭日”。各地毛派群众,对于中央在当日甚少提及毛,极为失望,自发组织了各种祭奠活动。

该日,由北京一家私企建造的“毛泽东文化展览馆”开馆仪式在北郊举行。活动的主持人是毛派名人司马南。

现场的网友还转发了不少关于薄的诗词。比如:一代青天吏,两袖赤坤佛。史洞民生愿,唯有英雄薄。

在现场主持中,司马南说: “三十多年来,有人有意地要诋毁毛泽东,要砍掉这面旗帜,可是,他们越是这样,人们对毛泽东的怀念越是无法阻挡。”

这个活动显然没能得到官方的支持,用司马南的话讲,该活动的地点位于一个连黑车都打不到的地方,调侃中也带着幽怨和不满。

张玉凤、李讷、张善兰在纪念仪式上
张玉凤、李讷、张善兰在纪念仪式上

​据红歌会网的现场写真,到场嘉宾有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女婿王景清,机要秘书张玉凤,江青机要秘书杨银禄等,原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当副总理之前是普通的纺织工人)送来“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纪念会”的横幅。

大会堂118厅服务员张善兰在仪式上发言: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值得注意的是,同上述的“四感恩”活动一样,毛泽东的嫡孙毛新宇少将并未出席该仪式,或者说,他保持了不参加民间左翼毛派祭祖红色活动的一贯态度。

“大块头有大智慧”,某网友如此评价。


娃按:我还写过一篇关于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红色演出的文章。

这个叫“盛世欢歌”的大型堂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红色表演团队,最后成了一场演出事故。

“红歌汇”闹剧

记者 文涛 北京报道

“骗子!退钱!”

2012年12月1日下午的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一场名为“盛世欢歌”的中老年文艺汇演因部分参演人员跟主办方起了冲突,几千名各地晋京的红色文艺爱好者们期盼已久的“殿堂级”汇演夭折了。

“盛世欢歌”2011年创办,这是第二届,分了10个分赛区,经过7个月的海选,全国34个省区市大约有200多个民间演出团体获得了到北京参加汇演和颁奖的资格。

组委会工作人员袁建波告诉本文作者,有两个团队(其中一个来自江苏徐州)因为未能被安排在大会堂演出,愤愤不平地要讨说法。

常州合唱团团长戴诚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我,组委会的日程表上是安排1号上午去旅游参观奥体中心, 但旅游的外包方并没有按照日程表上安排团队旅游。

外号红歌总司令的戴诚在现场
外号红歌总司令的戴诚在现场

“最初就是上百人跟主办方争执,后来有些团队看到演出无望,情绪焦躁,也跟着喊骗子,大约有上千人吧。整个大厅目测有6,7千人,大部分还是观望,”戴诚说。

下午6点多组委会提出每个人退500块(会务费人头2千),因为现金不够,给部分人打了欠条,不少人觉得欠条不保险,继续谈判。一直到晚上11点多,来了一个某基金会的,承诺2千元全额退款,但仍不见现金。

到了次日凌晨1点多,一位民政部姓王的工作人员到现场解决了现金的问题,大约2点开始退钱,据悉,最后一拨领到退款的排到了凌晨6点多。

在这10几小时里,老人们没有吃上东西。组委会也很无奈,解释说大会堂规矩多,不能外带食品进来。

这期间,陆陆续续有老人晕倒,场面一度混乱。有人围着组委会秘书长刘琴,指指点点,“我看秘书长完全招架不住,她以后恐怕再也不敢办这样的活动了,”戴诚说,“我觉得围攻一位女士有些过分,就过去劝阻,结果被人骂成叛徒。”

人民大会堂的工作人员向老人们抱怨,这么些年,大会堂头一次出现这么混乱的场面。

《纽约客》时任驻华记者欧逸文写过一篇文章,他描述说,大会堂是毛时代的人民圣殿。近年来向商业敞开了怀抱,《大河之舞》和百老汇音乐剧《Cats》在这里找到了舞台,肯德基2千经理曾云集于此商讨炸鸡之道。

而民间的红歌爱好者,借着大会堂商业租赁的机会,表达着他们的心声。

不少团队穿着各个时期军装,有乐队现场演奏起了《人民解放军军歌》。

戴诚所在的常州合唱团也没闲着,他们身着红军服,戴着毛主席像章,唱起了《红军战士想念毛主席》,《东方红》等歌曲。

待场的常州合唱团
待场的常州合唱团

有一位叫曾德胜的参演者酷似毛泽东,不少人都来与他合影。有现场人士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今天北京很冷,毛主席纪念堂离人民大会堂很近,也许这是唯一温暖。”

根据组委会的文件,该演出的主办单位为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中国中老年文艺汇演组委会。

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称,“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确为该部委下属机构,开展“盛世欢歌”活动属于这个机构职能范围内的事务,活动并未越权,但该活动并非文化部主办。

尽管被列为“主办单位”,该中心的官方网站上,没有提及任何“盛世欢歌”的信息。

组委会主任包括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主任胡克以及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会长,小提琴家盛中国。

盛中国称他对此次活动毫不知情。“我不可能去参加这种收费的活动。”

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活动主办方曾找过他们,碍于对方为文化部下属部门,曾答应协办。“我们也不清楚为何由协办变为主办了。”该负责人表示,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活动正在举办。

活动的承办单位有三个:国发央务(北京)信息咨询中心,盛世欢歌(北京)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和北京益众睿择信息中心。

“国发央务”这个名字拗口的机构,自我介绍是“在中央和国家机关的老领导、老部长的亲切关怀下,由多年从事政策、经济及企业管理的专家组成。主要面向全国各地市政府、企业、单位等,开展宏观政策、经济、环保、农业、市场、法律、金融以及文化等领域的实战型信息咨询机构…”

这么一个涉猎庞大的机构,官方网站已经打不开,能查询到办公地点跟盛世欢歌(北京)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完全一致:建国门内大街18号汇豪阁507室。

而“益众睿择信息中心”则是该活动会务费的接收单位。

不难看出,活动组织者有扯大旗作虎皮之嫌,用“中央部委”的支持作为噱头。在出了大会堂的闹剧后,相关部门似乎并不愿意为其背书。

“盛世欢歌”的组织者为参加者营造了这么一个印象:国家非常重视,政治地位高。

该活动的宣传资料一直围绕2012年的重大政治事件。头期的宣传盛典是“迎接党的十八大的胜利召开”,由于党代会召开的日期的不确定,“盛世欢歌”的颁奖典礼时间也一变再变,参演者也被告知,盛典的新主旨是“为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表达广大人民群众爱党之心、颂党之情。 ”

“盛世欢歌”的全国海选吸引了至少几十万中老年文艺爱好者,从媒体的公开报道不难看出,这个活动在各地,尤其是二三线城市得到热烈的响应,红歌红舞的群众和政府基础的厚实可见一斑。

2011年是“盛世欢歌”元年,那时重庆还是全国首屈一指的“红都”,在这个全国性的红歌汇上,自然有了抢眼的表现。该市渝北区龙塔老年大学党支部的节目《国家》、《红梅赞》,双双获得了总决赛的金奖。重庆还有一个晋京的决赛节目叫《大妈大爷读经典》。这首在“唱、读、讲、传”运动中脱颖而出的红色民歌,在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薄熙来被组织清洗后,似乎已褪去了昔日的光环。

戴诚被称为“红歌总司令”,他主持的合唱团被认为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他告诉我,为了组织唱红,个人最高背负过200多万的债务,这一次进京,他承担了全团131人的人头费,又背上了30多万的债务。

200多个民间演出团队中,有些甚至是由县长,宣传部长带队进京的。

丹东苍枫女子萨克斯乐团在进京汇演前,市委宣传部长宋立跃“殷切希望把我市与时俱进、具有时代精神的作品带到北京,用文艺形式把十八大精神传播出去,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丹东人民健康向上、奋发努力的良好形象”。

来自山东聊城周月华说,他们的团准备了一首聊城民歌《对花》和一首反腐倡廉歌曲《瓦西里的故事》。

她们之所以选择这两首歌曲,一是想要把聊城民歌推向全国,为宣传聊城文化作出自己的贡献。另外,通过演唱反腐倡廉歌曲,更好地宣传党的十八大精神。

甘肃白银市老年大学乐队老师于继庆发愁进京汇演的费用,曾给市委书记张智全写了一份求助信。

他给书记倒苦水,去桂林(海选阶段)都是自费。每人花了近4000元,参赛的老人们每月也就1000多的退休工资。想让政府资助4万元的进京演出费。他在信中还特别提到,组委会的通知里说,届时,“国家领导人及相关领导和著名表演艺术家们出席颁奖盛典。”

白银市文广局的答复很巧妙:根据即将出台的《白银市文艺创作扶持与奖励办法》的规定,群众性文艺团队参加省内外重大文艺赛事并获奖后,市上将采取“以奖代补”方式给予奖励。

也就是说,精神上支持进京参赛,如果拿了大奖,回来再物质奖励。

于继庆老师们显然不能衣锦还乡了。

“丢人啊!我们这些老人,能到大会堂唱红,地方上都看着呢,有期盼的,有嫉妒的,现在这么回去,真是灰头土脸,”戴诚说,“老年人爱好文艺,到北京表演,到大会堂拿到获奖证书,多快乐的事情,没想到会成这样。”

不过,戴诚并不认为“盛世欢歌”的组织者是骗子。对方虽然收了2千的人头费,但毕竟安排了大会堂的表演,“如果真是骗子的话,钱到口袋溜之大吉不就完事了吗? ”

“我一辈子信仰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要实事求是。”

几千老人的食宿并未都在一个地方,有些团队吃住比较差,闹了起来,而戴诚所在的团住在西客站附近,吃住都不错,“很丰盛,每顿都吃不完,我们觉得浪费了,三天北京的吃住行,每人两千,我都想他们是不是亏本了。”

组织者收取每人2千的会务费,包括吃住行,以及人民大会堂,香河天下第一城的演出场地租赁费,钱是花出去了,但最后全额退还,可见组委会承受了巨大压力,想尽快拿钱消灾。

不过,就此认为“盛世欢歌”的组织者是理想主义者,就想为全国中老年人提供一个唱响主旋律的顶级舞台,也许是一叶障目。

这个炫目的红歌汇,本质还是依托政治资源的商演。

盛世欢歌的邀请函
盛世欢歌的邀请函

“盛世欢歌”的招商方案中提到,合作单位代表将作为贵宾出席人民大会堂活动,提供与“领导合影”的机会。

组委会可协调获奖者为合作单位作曲或安排知名词曲家为企业摄制企业歌,并由盛世欢歌艺术团签约歌手或老艺术家们为企业创作MTV。

招商方案的以下内容,则更明确了政商合作的好处:

组委会将安排合作单位主要领导在重阳节到中央国家机关各老干局慰问老领导,并送上节日礼品;其产品推荐为地方政府福利采购产品;同时邀请主办及支持单位还有十多个国家机关单位老干部局进行产品的品尝采购交流会。

有不少企业给“盛世欢歌”扎场子。比如说章光101。

101的创始人赵章光曾在汇演启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过“热情洋溢”的讲话。在一片“去毛”的喧嚣中,赵先生的“生发”宣言,凸显了一位民粹企业家的信念与执着。

延伸阅读

毛派的抗争

饥荒年代

父辈的文革岁月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不易 打赏敬请随意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