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黎平在公安厅长任上越过的那些“坎”

​2017年5月26日上午,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原自治区公安厅厅长赵黎平执行了死刑。

赵黎平于2015年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内涉嫌故意杀人被公安机关羁押。

赵的生命终结在了66岁这年。

从警40年,赵于2005年至2012年担任公安厅长,做了7年的内蒙警队“一哥”。这期间,内蒙发生过几起牵涉警界的大事,包括公安局长杀高官、被江湖骗子蒙蔽,呼市公安大楼被炸掉为“西北第一高楼”的献礼工程腾地、涉“万里大造林”,赵黎平被受害群众长期举报等,均安然度过。

而呼格吉勒图案“真凶”现身时,他正在厅长任上,呼格错案当年办案人员未受调查处罚甚至升迁,闹得全国沸沸扬扬的杜文公款行贿案,赵本人被杜文当庭指控曾“收130万公款向公安部行贿”。

赵黎平的仕途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2010年,他担任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跻身“副省级”高官行列,2012年调任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闲职,随后平安退休。

2014年到2015年,本人因呼格吉勒图案、赵黎平案等,近10次赴内蒙采访,曾在自治区公安厅附近某宾馆入住并暗访(该宾馆紧邻公安厅,有信源称赵命案受害者曾在该宾馆担任过服务员)。

这期间,本人与内蒙退休高级检察官滑力加有过多次交流,赵在赤峰杀人,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我形容这叫‘自爆’”,滑力加说。要不是这个比电影情节还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赵似乎能够继续顶着打造内蒙警队快速反应能力,命案破案率远超西方国家的光环,安度晚年。

滑力加先生就是网民一度非常熟悉的“滑检”,因高调与当地司法机关“死磕”而闻名。

滑检2016年9月5日不幸因病去世,享年63岁。

与滑检的微信对话,永远定格在了2015年的中秋节
与滑检的微信对话,永远定格在了2015年的中秋节


我根据实地采访以及公开资料梳理,总结了赵黎平在7年厅长任上,跨越的几个“大坎”。

  公安局长杀市委副书记后自杀

2008年2月5日下午,呼和浩特市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办公室被害,凶手是呼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关六如。同时遇害的还有自治区地税局呼市稽查分局35岁的女干部王英。关六如杀死两人后,饮弹自尽。

呼和浩特前市委副书记王志平
呼和浩特前市委副书记王志平

​案发现场共有三具尸体,靠近走廊门口的是王英,身中两弹;办公桌后面的是王志平,身中三弹;关六如坐在向南的沙发上,头中一弹。关六如右手持七七式手枪,枪内尚有一颗子弹,左手持有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夹。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的情况通报称,16时20分,自治区110接到报警,称市委大楼发生一起枪杀案。干警迅速赶往现场,“公安厅长赵黎平亲自上阵”。

2007年9月21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系统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上,关六如还因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0周年庆典活动”的安全保障工作中有突出贡献,荣立个人二等功。

1998年9月,王志平出任呼和浩特市检察院检察长。2000年曾在最高检察院挂职锻炼七个月,任侦查监督厅副厅长。2001年9月起,王志平历任呼市市委常委、秘书长,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

通报称,关六如行凶杀人的原因被归咎于因受过处分、对被免职不满以及个人生活不幸福。

据该通报,2004年,关六如在办理一起伤害案件时违纪,被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察局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记大过处分。时任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的王志平,主持召开了给予关六如处分的会议,签发过对关六如的处分决定。

2007年10月,关六如被免去局长一职。对此,关六如不服气,多次找领导上访。当年11月,关六如给市党政领导写信,表达不满,声称若得不到正确对待,将辞去公职、退党。

通报还称,关六如谋杀的目标就是王志平,目的就是报复。

不过,《财经》杂志报道,关六如此次行凶,或源于买官不成,遂起杀心。更有传言称,关六如欲行凶的对象并不限于王志平一人,其自杀前曾留下遗书及买官的送礼列表,涉及当地多名高层官员。

2004年,内蒙还发生过一起公安局长杀人案。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因“二奶”(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一位干警的妻子) 逼婚杀人碎尸。

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
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

​还有一起涉及内蒙官场的命案发生在2001年。这年的12月19日晚23时30分左右,自治区政府呼和浩特宾馆发生一起重大火灾。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长林选才在火灾中遇难,林是中组部刚到内蒙不久的挂职干部。

呼市坊间似乎并不太信服官方通报的公安局长杀市委副书记、挂职副市长在宾馆失火中死亡这两起案件中的细节,认为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赵黎平作为时任公安厅领导,一定掌握这两起疑案背后没有披露的信息(注:2001年赵任公安厅副厅长),希望今后对他的调查,能揭开这两起案件不为人知的秘密,”内蒙司法机关一位资深人士告诉我。


   炸掉首府公安指挥大楼为骗子铺路

2005年3月,赵黎平就任内蒙公安厅长。

就在这一个月,呼和浩特市来了一位名叫“郑泽”的港商,自称香港金鹰国际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局主席,他带来一个宏大的项目规划,在呼市商业繁华区盖“西北第一高楼”——— 金鹰国际CBD(中央商务区)。楼高169米,建筑面积65万平方米,投资53亿元,两年建成。

这一“大手笔”立即引起呼市政府重视,当年就被列为向200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礼项目。

2005年5月17日凌晨,刚建成四年的呼市公安局11层指挥大楼被爆破,目的是给“西北第一高楼”腾地方。此后,原市政府大楼、龙海商厦、第一人民医院保健楼、市公安局的三栋宿舍楼相继拆除,“郑泽”在首府的中山西路黄金地段得到了50多亩土地。

“金鹰公司”在呼市获得了一路绿灯的待遇,很快就违规办理齐全了各种证照。

尽管获得了种种不可思议的优惠政策,“实力雄厚”的金鹰公司却无资注入,“西北第一高楼”很快成了烂摊子。

炸掉公安局指挥大楼后,新楼动了几锹土就没了影子。在两年时间里,呼市公安局的办公场所分散租赁了十几处。

据媒体报道,“木匠不急政府急”的局面出现了:市里垫钱垫料帮着建,到最后干脆全盘接过来替他建。眼看“王木匠”无钱建设“西北第一高楼”已成事实,政府也只能想方设法帮他。

后知后觉的警方后来调查发现,“郑泽”原名王细牛,1958年生于湖北省黄梅县龙感湖农场,读了五年小学,13岁学木匠,1974年成为农场木工,当地人都叫他“王木匠”。

传奇人物王木匠
传奇人物王木匠

2000年,“王木匠”往河北省石家庄市迁了假户口,改名“郑泽”,年龄缩小11岁。警方发现,“王木匠”有6个名字:王细牛、王亚伟、王世伟、舒兵、王伟、郑泽。每个名字都注册了一家公司,娶了一个“老婆”,其中有4个“老婆”给他生了孩子。

“王木匠”的香港金鹰公司,是一家1万元港币注册的“三无”公司,无办公场所,无资金,无工作人员。

当年《新京报》的评论里有这么一段:要弄清楚香港是否有个“金鹰集团”、董事局主席是谁,应该不是一件难事,一个电话、一份传真就可以搞定。为什么两地政府都不愿意去查证一下,任这个木匠在自己眼皮底下呼风唤雨,危害一方,甚至连社会开始怀疑其真实身份及意图时,还力撑这个骗子?

时任公安厅厅长赵黎平在这起政府被诈骗的案件中,参与程度如何,尚不得而知,毕竟受骗的主体是呼市的党政部门。不过,首府公安局指挥大楼以及市局宿舍楼因此被炸掉,呼市的警队中枢,竟然有两年时间,不得不分散于十几处办公,对于内蒙警界、以及赵黎平这位新上任的“警队一哥”来说,确为一桩大糗事。


​  涉“万里大造林”被反复举报

作为内蒙公安厅长,赵黎平在“万里大造林”骗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为什么会成为被受害群众不断举报的对象?许多谜团尚待解开。

截至2007年8月,名噪一时的“万里大造林公司”,通过公开向购买人承诺林地8年后每亩林木蓄积量达到12立方米,10年达到15立方米等“高回报零风险”的手段,总计向社会销售“林地”45万多亩。

有关部门最终以“团伙传销形式实施非法经营活动”给“万里大造林”做了定性。此案在全国影响重大,案件涉及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万多名受害群众,涉案金额高达12.7亿元。

  “万里大造林”的善后,至今还未完结。而在这过程中,时任内蒙公安厅厅长赵黎平被受害群众多次联名举报。

2011年11月24日起,“万里购林客户”联名的一份名为《强烈要求尽快对赵黎平的违法乱纪行为进行立案审查》举报信开始在网路上流传,该信件主送中纪委、监察部,以及时任内蒙党委胡春华书记。

内蒙政府与万里购林代表协商达成过一个“先进行资产评估,后确定还款金额”的“和谐、双赢”善后方案。

举报信称,赵黎平为了竭力掩盖自己造假毁林、违法办案、资产流失和损毁,以及挪用“涉案资金”等一系列违法违纪行为,违背集体领导原则,利用个人手中的权力,欺上瞒下,指挥和操纵内蒙公安系统以及所谓的“资产管理人”对善后工作施加干扰,置阻力,甚至不惜动用警力拘捕和阻截依法上访的万里客户,怂恿并暗中操纵对林业资产的“假评估”,致使万里善后工作至今仍然举步维艰。

举报信将赵黎平的“违法事实”归结为四个方面:一、暗箱操作假拍卖;二、资产严重流失;三、“长时间,大范围”的设备损毁触目惊心;四、涉嫌非法挪用被冻结的管护资金。

赵黎平涉嫌故意杀人案发后,本人曾接触了数位内蒙政界以及司法界人士。普遍的看法是,万里大造林事件“水很深”。

内蒙司法系统一位人士透露,他曾和内蒙高院一位领导交流,当提及万里大造林时,对方劝他不要联想,“不要再提”。


呼格案和杜文案

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本人交代,自己才是1996年“4.9”女尸案的“真凶”,而非已被执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图。赵志红在 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曾写下“偿命申请”,愿意为该案负责。

庭审中的赵志红
庭审中的赵志红

​赵志红落网的这一年,赵黎平履新公安厅长。

1996年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当年被誉为破获呼格案的第一功臣,2005年时任赛罕区公安分局局长。

据多方信源,证实在赵志红供出自己是“真凶”后,检方、法院均有重启呼格案再审的动议,一位法院领导还建议呼格案“异地再审”。

“公安机关成为重启呼格案的重要阻力,”多位内蒙司法界人士告诉我。

冯志明不但没有受到调查,还力图阻挠对赵志红的审讯,甚至有警界人士担心,冯会“杀人灭口”。

呼格案中被千夫所指的冯志明
呼格案中被千夫所指的冯志明

​在赵黎平担任厅长期间,冯甚至得到了嘉奖和升迁。

2007年9月,由于在自治区成立60周年庆典安全保卫工作中“表现突出”,获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一等功。

2012年,冯志明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

直至2014年底,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宣告呼格无罪后,冯志明才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带走调查。而这时赵黎平已经退休。

内蒙司法系统一位资深人士向本人分析了赵黎平与呼格案的关联性。“那段时间(赵志红供认自己是“真凶”),官员升迁调动的比较频繁,给了一些实权人物权力寻租的机会。稍微有问题的人被贬被撤,那些有问题的人,却可以带病提拔,冯志明出了这么大问题,为什么还能提拔,不送钱怎么行?他钱送给谁了呢?”

这位人士暗示冯志明向赵黎平行贿,但本人接触的证据尚无法证实这一指控的真实性。

不过,在涉及“公款送礼”的杜文案中,被告人杜文在庭审中,多次直接指控赵黎平收了130万的公款,用于向公安部行贿,并有录音为证。

   庭审笔录显示,杜文供述,赵黎平要去打点的这个人喜欢古董。该官员挑一个130万的铜鼎。“你把钱给我,我买了送给他。”赵黎平告诉杜文。

而在此前供述中,杜文关于这笔款项的去向有过多次说法,均未提及赵黎平的名字。

本人通过知情人士获悉的庭审记录显示,警方第一次问及杜文关于130万公款问题,提讯人正是时任赛罕公安分局局长冯志明。

审了很长时间,杜文一直保持沉默,说这事儿要跟公安厅说。

第二次是在2010的5月17号,公安厅派来两个办案人员,和冯志明一起提讯杜文,核心问题就是让杜文把这130万的问题“死扛”下来。杜文称,他连自己的房产都被封了,“我拿什么扛啊?”对方警告杜文“好自为之”。

杜文
杜文旧照 王伟华提供

杜文在庭上供述,他在看守所被警察打伤,在送去医院的路上还被威胁,“别你妈胡说八道,这次是打断你的腰(腿),下次拧断你的脖子!”,警察还以杜文妻子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威胁他。

在杜文眼里,赵黎平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敏感,谨慎,做事手段狠,反侦察能力强。与杜文约见面的时间、地点都是他定。

  杜文的妻子形容,赵黎平办事的特点就是“快”,一般不会提前通知或打电话。

“在与杜文关于130万公款的联系中,基本都是杜文主动给他打电话,”杜文妻子告诉我。

“我无意中听过他们之间的通话,杜文在电话里说,‘赵厅长,什么时候有时间见个面啊。’赵黎平的回答一般是, ‘等着,等消息’。”

杜文供述,相关录音记载了时任自治区政府秘书长乌兰巴特尔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赵黎平,让其放心去协助办理到北京送礼事宜的情况。

根据杜文供述,被删除的录音证据里有乌兰巴特尔的一段话,在2010年4月1日乌兰巴特尔对杜文和武志忠(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后因受贿等罪被判无期)说:“第二个话呢,咱们现在花的钱给这次公安400万,给这边是120万,200万,剩下评估费用是80万,还有个100多万是咱们的差旅费。”

这段录音后经有关部门进行了恢复,显示上述这段话,确实存在。

杜文的辩护律师徐昕、王甫申请对该段录音进行声纹比对鉴定,以判断上述内容是否出自乌兰巴特尔之口,合议庭经研究同意了辩护人鉴定申请。

但乌兰巴特尔拒绝配合声纹鉴定。

乌兰巴特尔,曾任自治区政府秘书长
乌兰巴特尔,曾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秘书长

2010年4月初,杜文接到赵黎平的电话。赵开着一辆很破的白色别克公务车,到交通厅门口的马路边进行交接。据杜文回忆,当时风很大,他提了一个装着130万现金的大布袋子,上了赵黎平的车,杜文坐在副驾驶上,和赵黎平还聊了一阵。用杜文的话讲,赵非常狡猾,他防范着对方是否携带录音设备,也不同意打收条。“在我上车之前,还重重地在我身上拍打了几遍,估计就是查有无窃听设备。”

   杜文透露,赵黎平坚持健身,身体状况很好。

   “他右手肘的袖笼里,常年藏着一根钢管。”

微博救夫多年的杜文妻子伟华,在赵黎平被执行死刑当天写了这么一条微博。

​她在“真相已死!”的这个帖子里描述:

之前从多个途径得知,赵黎平早已承认收了杜文案中的130万,可相关口供至今不予调取,法官曾说会亲自提审赵了解实情,之后不了了之。现在杜文替高官顶罪,赵已死,武志忠也癌症晚期即将落幕,杜文的录音笔被调包,这个秘密也正在走向死亡。

延伸阅读

本人供职凤凰网期间采写的报道

赵黎平涉嫌故意杀人 “收130万公款”尚未启动调查

呼格错案“真凶”当庭公开心路历程 情绪激动眼圈发红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