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枪击案死者徐纯合母亲去年不幸意外身亡

庆安火车站候车大厅
庆安火车站候车大厅

​2015年5月2日,农民徐纯合在庆安火车站与当值警察发生冲突,警员在制服他的过程中开了枪,徐当场死亡。

大时代下的小人物,生如蝼蚁,死得随机,徐纯合之死,触动了太多人的心底之软:浮华盛世,普通人飘萍般的不安全感。

是年徐的头七,我在推特上写了这么一段话:

携仨幼子、八旬老母、精神病妻子。七零生人徐纯合之乞讨路、上访路,东躲西藏,从来凄惶。直到,一声枪响。

就在徐死亡两周年时,有庆安籍的媒体同行从当地警方得知,徐母权玉顺老人,已经在2016年的夏天,因车祸不幸身亡。

警方证实了徐母在铁力市横过马路时,被一柴油三轮车撞了,”这位记者称,他听到消息后也很震惊,“专门问了交警和警方(其它部门),就是车祸。”

徐纯合和他母亲相继离世后,其精神病妻子在康复医院,三个幼儿在福利院,“他家已没有成年人了,惨。”


下文是本人供职于凤凰网时,在庆安枪击事件发生后在当地的采访,徐母的这段视频是本人用手机录制的,这或是老人家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影像资料。

徐纯合母亲权玉顺讲述事发经过

记者  文涛  黑龙江庆安县 报道

2015年5月11日上午9时左右,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的死者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与律师签订了委托协议。时年81岁的权玉顺不认同有关部门提出的20万的补偿方案。她希望律师调查取证枪击事件背后的原因,追究责任人,还儿子“一个公道”。

权玉顺在病房里签订律师委托书,站立者是北京谢燕益律师
权玉顺在病房签订委托书,站立者是北京律师谢燕益

​5月11日上午9时左右,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的死者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与律师签订了委托协议。

权玉顺不认同有关部门提出的20万的补偿方案。“我儿子一条命就值20万?”她表示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她希望律师调查取证枪击事件背后的原因,追究责任人,还儿子“一个公道”。

徐纯合身份证
权玉顺向记者出示徐纯合身份证
IMG_3272
徐纯合妻子的姐姐写给谢燕益律师的委托书

 

记者在现场看到,权玉顺身着暗红色上衣,穿一条运动裤,靠在庆安县中医院住院部的单间病床上。

权玉顺扶着小推车从病房去洗手间。
权玉顺扶着小推车从病房去洗手间

权称,5月2日在火车站,她这个代步的小推车被车站工作人员“扔到了一边”。

权女士向凤凰网讲述了她所经历的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的全过程。

她表示,之前她一家去北京等地,至少有三次被当地政府人员截回,“后来火车站都不愿意卖给我们票。”

权女士提到他们去北京,有时候是别的事情,有时候是去“告状”。但对于这次是否因为是上访被截,她的表述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

她多次提到车站工作人员有在现场有跟他们所在村村支书通电话的情节。

徐纯合有堵住车站进站口的行为,对此权玉顺予以证实,但对于儿子此举的直接原因,权表示不清楚,但认为跟车站不让他们一家上车有关。

权亦称儿子在和警察的冲突中,“还过手”,但她多次表示是警察先打的徐纯合。

5月2日中午,徐纯合一家进站前吃了午饭,“有饺子有鱼,儿子喝了酒。”权玉顺说。

权玉顺是5月5日被当地政府部门送入庆安中医院的,同日,徐纯合的三个幼子被送入绥化福利院,徐患精神病的妻子李秀芹被送入铁力康复医院。

5月11日上午,四位律师来到庆安县公安局调查取证,提包者为湖南谢阳律师
5月11日上午,四位律师来到庆安县公安局等机构调查取证,提包者是湖南律师谢阳

​来自北京的谢燕益等4位律师,分别与权玉顺以及其他亲戚签订了代理协议。

5月10日,凤凰网曾到位于县中医院三楼权玉顺的病房探视,门口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把守,称“政府给他们的指令是不准外人与权玉顺见面”,此前,律师曾试图到病房与权接触,被公安人员阻止。

5月11日上午,律师与权的沟通,以及凤凰网记者对权的采访,并未受到在场政府工作人员的阻挠。

随后,律师们来到跟中医院一墙之隔的安庆县公安局以及庆安县政府等机构,开始了关于此案的调查取证。

庆安县政府(右侧建筑)
庆安县政府(右侧建筑)

我们与徐纯合妻子的几位姐姐签订了代理协议,今天终于见到老太太,并顺利签订了代理协议,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标志着这次枪击事件的取证调查,以及死者家属的维权都可以正式启动了。”谢燕益律师告诉记者。

本人关于庆安事件的另一篇报道

车站枪声 引发庆安官场大地震

注:参与庆安法援的律师在之后的709抓捕案中多有牵连,他们的庆安的行动也出现在了警方指控或检方起诉的案卷中。

截至2017年5月,本文提到的谢燕益律师在羁押一年左右后已经取保,湖南谢阳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被长沙中院起诉,开庭时间尚未公开。

参与庆安事件调查围观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知名网友屠夫(吴淦)在2015年7月因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罪被批捕,至今仍在羁押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