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不会

IMG_9860

至少在微博平台的目之所及,2017年315这天最大的热点不是李相记者会,也非央视集选择性打假、反智型构陷和竞标式敛财三位一体的315晚会,而是长鱼侯国婚。

满屏对其性取向以及新伉俪过往婚恋史的戏谑,近乎了酒林肉池般的香艳狂欢。

也在吐槽调侃当事人昭告天下的长篇婚讯,但限于其文字表达和情绪传递,对借婚讯对其进行人格羞辱的行为,我却很反感。

与周去比拼谁的谣更逼真,谁的咒更恶毒?

公共辩论风格迥异,至少在我这里,是有一些私规的。仅精耕公共言论、公开材料,不涉对方家人、隐私,不纠缠对手未导致严重公共破坏的私德问题。像蔡小心那样曝光鄙人户籍信息,公开手机号码,像纪许光那样痴迷于围绕性器官的写作与辩论,我也能轻易上手,却不会就此下手。

的确有归档爱好,甚至自认颇有天赋,此外还有相对丰富的资源。

毕竟有20年一线记者经历,挖料、接料和爆料,不但是个人爱好,还是职业要求。

甚至在著名的『环球时报』工作过,合理合法地拥有了正能量界颇多当红“专家作者”的个人信息,包括并不限于手机、邮箱、工作地址、家庭住址等,可以精确到门牌号。

但我知道,这些材料的使用,仅限于本人采访或者业内资源分享。

即使被刑讯逼供,我大概也会选择先挺一挺,不准备在第一时间就为自保而出卖这些个人信息。

自己总在嘲笑那些反智的谣言、粗鄙的诅咒,总在谴责那些暴露公民隐私、公然雇凶打人、动辄“外地揍”的近似衙内的恶语恶行。

我不会选择与他们在同一个泥潭里打滚撕咬,虽然一直被勾引,一直被期待。

“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大概是共和国继父留给后人之精神遗产中的比较重点的那部分。

“只站对不站队”,是自干五总书记点子正唱挂在嘴边的一句漂亮口号,很动人,但它就只是一句口号。

“自干五”比较“五毛”,少了点组织色彩,颇迎合时下正能量人群个性化的需求或者伪装,其所谓的“对”,前提是我族类,非我族类,那就不对,这还是一种较高档次的“站队”。

有时候觉得,称大陆公安为“警队”,也是有道理的。部分警民热点冲突中,不少公安官媒以及警察自媒,抱团儿之紧,不大像受雇于民、以给民众安全感为己任的治安责任官,倒像是歃血为盟的把兄弟,为了维护警队利益,甚至能做到了完全黑白颠倒而不微觉羞愧。

所谓的自由pie,民主爱好者里,很多人的站队情结同样浓烈。那面为斗茅贺成立了不知多少网络战斗队骚扰团,这面为打击胡杨麟长鱼侯的骄狂,也组队攅了多少移花接木的黑材料和仅为泄愤的污水包。

都为捍卫心中“真理”,花开两朵,却同气连枝,仿若文革的保皇派、造反派,性格举止如出一辙,不期而遇时就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一到战场却突然变得你死我活,不共戴天。

这些年,我愈发警惕与人的交往,轻易不敢称兄道弟,除了深居简出,甚至连圈子色彩略重的微信群也尽量回避。

面薄心软,是本人性格的沦陷区,我不愿因此被人被社团利用,成为他们打击异己的工具。

妖魔化对手,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看起来高大上的“主义”们,最喜爱也最趁手的一件武器。

总是说目的高尚,还借以正义的名义。

满胸满腔郁结的恶语毒言,即将喷薄而出时,一定会灼得自己口干,急得舌尖发苦。

你即将要喷杀的对手,是不是恶魔,另说。

但你一定已召唤了出demons,那头早就潜伏在身体里的心魔。

对手在挑衅,盼着你加入这污秽暴虐的狂欢,观众在鼓噪,怂恿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把复仇的火焰浇得更艳。

U go?go.

我不会,抱歉。

『小粉红』用词初探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