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德危机下被掩盖的北韩罪恶

三八线
三八线

​朝鲜半岛因萨德部署问题一度引发了来自中国大陆官媒与自媒的双重抗议和抵制。

社交媒体账号侠客岛(人民日报海外版)发布的造势文章称,一旦萨德入韩,中国不排除与韩“准断交”。

不排除“准断交”
不排除“准断交”

​著名作家自贡小平则呼吁备战,认为第二次抗美援朝近在眉睫。

长鱼侯做了二次抗美援朝的身心准备
长鱼侯做好了第二次抗美援朝的身心准备

​萨德危机下,半岛38线以北那些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的罪恶,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视了。

中国大陆有些人,总把自己当成宗主国的代表,认为朝鲜是忠实的儿臣国,地缘据险,是为中国守护了东北亚的安全,重要性堪比命门,这也是“抗美援朝”热情的根源。

一个被暴虐权贵把持的国家,哪是什么命门,它是东北亚反复溃烂的阑尾。

环球时报的涉朝评论,将国人对朝鲜半岛问题之复杂态度,演绎得惟妙惟肖。

单仁平先生的社论保质期一般就一个工作日,之后就成为没有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同母报人民日报一样,环球时报是不承认合订本有效性的。

比如对萨德的态度。

前倨
前倨

 

后恭
后恭

​从复杂中国到复杂朝鲜,胡锡进老师的“理论自信”,大概跟胡杨麟老师金刚伏魔圈逻辑闭环之完美程度差不多……只要别戳。

我总觉得​环球时报写社论的,有时候叫单仁平,有时候又叫双仁平;环球时报当总编的,有时候叫胡锡进,有时候又叫胡锡退。至于该谁值班,估计得靠抽签。

1
社评:朝鲜射导就罚中国,这逻辑太强大了
2
社评:推动“萨德”入韩,美国也应付出代价

金三世2011年即位至今未访华,派驻朝鲜的特命全权大使李进军2015年赴朝,至今未能面金,仅能与其事务官或弄臣周旋,下乡支农插秧的献媚也换不来驻在国君王之一瞥。

早就视你如“中修”,仍痴心不渝大谈旧情,明晃晃地失格丢脸,越找补越难看。朝鲜兵民犯华,烧杀抢掠历历在目,若不顾民间感受,单说你庙堂上主政外交的,或按国际共运逻辑,搞外联的,将国间党际之事搞到如此地步,也是令广大吃瓜群众惊愕得瓜皮掉满地啊。

白山黑水的中国边民最清楚,欺负大中华的那些兵痞悍匪来自何方。萨德在防谁,乐天在坚持啥,在又一次抗美援朝的激情澎湃中,有耐心去了解的国民,显然不多。

这里贴上鄙人关于朝鲜问题的部分报道,供参考。


2015年刊于凤凰网的报道。

白山黑水

这只是朝鲜兵民频繁跨境杀人越货的片段。苦主父母双双遇害,朝方象征性的赔偿金,已属罕见。遇害老人子女无力与朝谈判,尤遇本地维稳,赴京上访亦遭遣返。

朝鲜当局纵容兵民犯华,且以核爆要挟世界。东北亚之军政民生,苦金久矣! 

中朝边境,境遇最尴尬的恐怕是中国的边境兵民。在两国“用鲜血凝固”的政治友谊下,金家政权的纵容与这面政府的绥靖,朝鲜兵民越境杀人越货已成常态,鸭绿江、图们江和长白山一线,有民殇,稀国防。

遇害者许某夫妇的遗像。
遇害者许某夫妇遗像

凤凰网 文涛 报道

2014年12月27日被越境朝鲜逃兵枪杀的许某和李某夫妇,分别有2名和3名子女,均在韩国工作,事发后回国处理后事,但对当地政府的处理方案不满,从2015年1月份开始,他们暂搁了在韩国的工作,持续前往各级政府信访部门上访。

两会期间,死者家属一行4人到北京上访,后被当地维稳人员劝返。

是年3月份中旬,吉林省和龙市的中国边防部队收到了朝鲜方面送来的赔偿金,给死者家属每家3千美金。家属当场拒绝。

遇害者五名子女联名的《诉求书》。
遇害者五名子女联名诉求书

​4月7日,36岁的许善姬(死者许某夫妇的大女儿)等家属再次进京,该日上午去外交部信访部门递交了材料。

4月8日上午,他们又来到国家信访局递交上访材料。

4月8日上午,许成哲(左)和李勇哲拿着上访材料进入国家信访局接待大厅4月8日上午,许成哲(左)和李勇哲拿着上访材料进入国家信访局接待大厅

4月8日上午,人头攒动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处。4月8日上午,人头攒动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处。

许善姬的弟弟许成哲时年33岁,姐弟俩长期在韩国生活工作,曾把父母接到韩国住了5年,“后来他们想家,大约2年多前回到了村子里。”

李某夫妇有三个孩子,大姐叫李仁子(48岁),二哥叫李勇哲(45岁),最小的弟弟叫李勇根(39岁)。

许善姬告诉记者,他们5人都是一个村子的,从小就认识,现在都在韩国工作,“收到消息(父母遇害)后,我们都赶紧回国,一边处理丧事一边跟政府协商,只有得到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后,我们才考虑回韩国继续上班。”

“6千美金4条人命?无法接受,”许善姬说。

面对家属的诉求,当地政府也觉得无能为力,他们认为作为刑事案件,没有国家赔偿的制度可以遵循。不过,2015年1月6日,和龙市政府一位张姓副市长曾代表市政府给了每家1万元的慰问金,但家属认为这是杯水车薪。

许善姬称,在交涉中,延边州信访局的金杰局长认为这件事,“政府一点责任都没有”。他建议死者家属咨询律师。

而律师告诉他们,的确没有相关的国家赔偿规定。

截至发稿,凤凰网尚未能联系上金杰局长等人。

喊冤信。
喊冤信

“我们太冤枉了,”许成哲告诉凤凰网。

死者的子女上访之路从南坪镇开始,再到和龙市和延边州的信访部门,但都未得到满意答复。

2015年3月份,许善姬、许成哲以及女友,李勇哲一行4人来到北京上访,去的是公安部信访部门,只是口头表达了诉求,没有交书面材料。由于时值全国两会,他们的上访也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干涉。

和龙市政府3月4日的文件显示,两会期间,该市成立了驻京稳控组,由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刘滨斌任组长,信访局局长黄春霞任副组长,信访局、法院、公安局及各重点责任部门为成员单位。根据实际情况加强对国家信访局接待中心、会场周边、各客运站点等重点地区进行巡查和严密监控,“做到随时发现、随时处置、随时劝返”。

许善姬等4人是在北京上访的现场被老家来的维稳人员发现的。在劝说后,他们坐车来到京郊的一家宾馆,见到了在京主持劝返工作的延边州信访局以及和龙市信访局的两位局长,稳控组还请他们吃了饭。

州信访局的金杰局长当着许善姬等人的面,给和龙市的市长拨通了电话,责成该市尽快解决“12.27枪杀事件”受害者家属的诉求。

3月13日,驻京稳控组给4人买了从北京到延吉的机票,许善姬在机场给凤凰网记者打来电话,“我们先回和龙去跟当地政府交涉,如果解决不了会再来北京的。”

回到和龙市3天后,他们接到信访局电话,通知过去商议。

这次沟通有和龙市的一位副市长、信访局领导、边防部队的领导以及和龙市的政法委副书记,一共4位官方人士。

边防部队的领导告诉他们,朝鲜方面给每家送来了3千美金赔偿金,正在转给和龙市政府,等钱到了以后,希望他们能签字同意领取赔偿。

死者家属当场表示拒绝。

许善姬告诉凤凰网,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诉求是:中国政府有责任有义务保障边民的人身安全。

1月7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涉案(朝鲜)人员在抓捕过程中被击伤,后经医治无效死亡。

尽管多次向有关部门打听,但3个多月过去了,他们目前对杀害父母凶手的情况几乎还是一无所知,包括名字。

在手写的《诉求书》中,他们提到,此次朝鲜军人非法越境到中国,杀害无辜边民,“我们认为和龙市市委、市政府以及南坪边防派出所、边防部队都有不可回避的责任和义务,他们应该对保护边民的生命财产案件(安全)负责。”

许成哲说,2014年9月,他们村已经发生了一起朝鲜越境人员杀害边民一家三口的案件,“出了这么大事儿,几个月后(12月27日)又有两家的老人被杀,边防派出所和边防部队能没有责任么?”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对承担守边任务的边民会给予一定补助。和龙市的边境村屯,以前边民每个月的补贴是300块,12.27事件之后增加到了500块。

1月10日,政府部门派人在许某夫妇老屋外加装探照灯(照片由许成哲提供)

1月10日,政府部门派人在许某夫妇老屋外加装探照灯(照片由许成哲提供)

1月10日,当地政府还在许善姬父母的老屋外加装了警示探照灯。

“有什么用?人都没啦,”许成哲说。

这5位失去双亲的子女都在韩国打工,“在中国逗留的时间越长,我们的损失就越大,我们等不起,希望此事早点妥善处理完。”

《诉求书》称,由于许成哲、李永根还没有成家,(许)家里还有80岁的奶奶健在,“要是父母在的话,我爸作为长子还得赡养奶奶”,因此,他们的诉求是:

1,给我们子女通报最后的案件调查处理结果;

2,给予我们抚慰金,两家各人民币120万金(元);

3,补偿发生“12.27”案件后,我们子女们所发生的一切费用和损失,如:来回机票、误工费、车费等,两家各预计共人民币10万金(元)。

事件背景:

凶案现场。许善姬和许成哲父母的老屋。

凶案现场。许善姬和许成哲父母的老屋。

一名26岁的朝鲜逃兵偷走手枪后于2014年12月27日傍晚闯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南坪镇南坪村进行抢劫。这名逃兵进入60岁朝鲜族村民许某家中,杀死当时正在庭院中的许某和在厨房中的许某妻子。接着这名逃兵进入到70岁村民李某家,用手枪殴打李某夫妇的头,并将他们杀害。他还闯进70岁村民车某家,抢走100元人民币,并吃了一些食物后逃离。其间他还进入其他汉族居民的家。

该朝鲜逃兵行凶之后逃往图们江上游,于当天晚上12时左右在釜洞沟村山谷遭到中国军队和警察枪击,腹部中枪后被送往和龙市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1月8日午间,受害的许氏夫妇的女儿和儿子在和龙市的一家宾馆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

33岁的小儿子许成哲说到父母的惨死,屡屡情绪失控。“爸爸妈妈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

老屋中的血迹是许成哲母亲被害时留下的。老屋中的血迹是许成哲母亲被害时留下的。

老屋里的家具上,凶手开枪留下的弹孔清晰可见。老屋里的家具上,凶手开枪留下的弹孔清晰可见。

许成哲是在殡仪馆看到父母遗体的,“在回来前,我不敢相信。”

父亲头部中弹,“一边眼睛都没了,”许成哲埋头痛哭。

许善姬在父母出事当天就接到村里叔叔的电话,姐弟俩第二天就赶了回来。父母的遗体已经送到了和龙市殡仪馆,29日就火化出殡了。1月7日,姐弟俩才第一次回到村里。但许善姬并没有进到事发的老屋。

“我是女儿嘛,弟弟坚决不让我去,怕我受不了。是他和叔叔一块去收拾屋子的。弟弟告诉我,幸好没去,现场太惨了。”

这之前,公安办案人员对现场进行了清理,村民也帮忙收拾过。“但弟弟告诉我,现场还是有凶杀的迹象,弹孔都还在。”

2014年底朝鲜逃兵做下4人命案前,同一个村子,2014年9月3日,还出现过另一起一家三口被越境朝鲜人杀害的惨案。

64岁的李春峰,妻子李玉子,60岁,他的大儿子叫李相虎,26岁,是跑和龙市和南坪镇这条线路的出租车司机。一家三口住南坪镇南坪村1组。

2014年9月3日凌晨1点半左右,正在家中熟睡的李春峰夫妇和儿子,被一突然闯入的男子杀害。

20出头的雍先生是李氏夫妇的女婿,四川人。

“那人撬开了窗子,用家里的铁锤把他们砸死了,”雍先生说。

死亡注销证明显示,三人死亡原因均为“其他非正常死亡”。

雍先生后来从刑警队了解到,行凶者是一名26岁的朝鲜年轻人,身高1米55~1米6。“不是军人,是普通人。”

2014年9月20日左右,当地警方将两部手机、500元左右人民币、一个手提包,归还给家属。

雍先生称,以上物品是在当晚被行凶者抢走的。和龙市刑警队在归还物品当天告诉雍先生,案子破了,嫌犯在逃回朝鲜时,被朝鲜边防军抓住,这些物品由朝鲜边防军归还。

1月7日,雍先生告诉凤凰网,在经过和政府部门多日交涉后,该日上午,南坪镇镇长给家属送来了3千元的慰问金,并且还带了一个低保证。

“享受低保的是我的妻子,以及我们18月大的儿子。”雍先生说。

有村民向记者描述,出事儿的几个地方离中朝边境非常近,就隔着一条图们江,甚至能看到对面朝鲜军营的活动。“水浅的时候,蹚河就能过来,到了冬天就更容易了。”

南坪口岸周边的村落,几乎没有年轻人,像李相虎这样留在老家工作的人,并不多。最受欢迎打工的目的地是语言相通的韩国。留守的大多是故土难离的老人。

不到半年,南坪村就发生了两起命案,7人被害。

“说南坪镇人心惶惶,一点都不过分,”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老婆就不敢在南坪住了,让我在和龙找房子,”他告诉凤凰网。

因为不堪朝鲜军民的越境骚扰甚至杀戮,南坪镇流失了不少居民。

在和龙长途站,有旅客问南坪籍的司机,既然居住得如此心惊胆战,为什么不干脆内迁?

面对这样的问题,当地人显得很无奈。故土难离是人的天性,此外,如真清空边境地区,朝鲜人一定会步步蚕食。

有一次发了山火,在清理废墟时,村民们发现了朝鲜人的居住点。

“他们的生存能力特别强。尽管缺粮食副食,面黄肌瘦的,但可能是因人人都长期服兵役,体质相当好。”一位与朝鲜人打过交道的当地人说。

“记得以前有一个逃到村里捡破烂的朝鲜人,我们看他可怜,给了他吃的,没过几天就生龙活虎了,帮废品站干活,一个人能顶2、3人的工作强度。”

-30-

延伸阅读(本人采写的其它关于朝鲜的报道)

朝鲜逃兵枪杀4中国人:遇害者子女吁政府保护边民安全

三合镇记

渔船被扣朝鲜之后

离开金正日的100天

谜一样的金正日

罗德曼的朝鲜之旅

四国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