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AB面

 

​​​一直有朋友问我环球时报中文版和英文版有何不同,每每解释得口干舌燥。不说了,先拿 Businessweek 的英文版和与大陆版权合作的中文版做个示范吧。

下图商业周刊英文版的封面报道是写百度的,它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What does it take to be China’s dominant search engine? (如何才能成为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

彭博商业周刊英文版
彭博商业周刊英文版

像恐怖片海报一样的封面上打出了两个大字:

BE EVIL

翻译成汉语就是“作恶”的意思。

不作恶( Do not be evil)是谷歌公司非常有名的一句口号,以及让全球网友显而易见的行为。

百度一下“不作恶”,结果是这样子的呢。

好像有些跑题了。。。。。。

对了,刚说到的是商业周刊英文版2010年11月的那期封面报道,让我们在来看看商业周刊中文版2011年第一期的对应封面。

这张更清楚。英文版封面的 Be Evil ,到了中文版,就变成了“百度成功之道”。

长者曾经教育过大陆(也提醒过香港)的记者,“始终坚持以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人”,我个人觉得商业周刊(中文版)跟环球时报(中文版)一样,对于长者的教诲,都贯彻得很好。


​对了,您知道New York Times么?

嗯,差不多吧,就是那家英文网站、中文网站都被墙了,认证的新浪微博账号也被关了的俗名叫新乡时报的准反动媒体。

虽然普通群众很难看到纽时报道(无论英文还是中文),但它在大陆传媒界的口碑非常之好,几乎是最令此国新闻工作者尊敬的外媒了。

甚至包括历届最高当轴,他们其实都挺重视NYT的。

您看我又有些跑题了。。。。。。

刚说到纽时被大陆封杀,其实不够准确,您大约不太知道,New York Times 还有认证的微信公号呢,就是那个QQ公司的产品,而且是活的。

纽时还在自己的报纸上为公号打过广告。

不过如果您用联通或移动的手机去扫这个二维码后,大概会是这样子滴:

或者这样子。

纽时驻华记者是这么在微信朋友圈给朋友们介绍如何添加该报微信公号的。操作指南是英文,我就不翻译了,费劲翻译过来,您可能还会骂我,何必同志何必呢。

也就是说,腾讯公司的微信产品部门,可以骄傲地宣称NYT也是他们的客户。

虽然大陆13亿人中大概有13亿都加不了这个微信公号。

对了,上面说的商业周刊的全称是“彭博商业周刊”。

记者傅才德 Michael Forsythe 是一位能把纽时和彭博社串起来的人物。

前彭博记者傅才德因中国争议报道离职
前彭博记者傅才德因涉中国报道的争议而离职

有一个英文单词叫

integrity

翻译成当代汉语,大抵就是“节操”的意思吧。

刚才提到的百度、谷歌、彭博和纽时,或者也包括新浪、腾讯等,该如何面对这个单词,听了我摆的这个龙门阵,您如果再去百度,不,去谷歌一下相关背景,心里大概有个数了。

您不妨再看看我这段吐在墙内但没留住的槽。

​对了,回到百度吧。

GFW内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与GFW外最大搜索引擎谷歌,很大程度上分别决定了墙内网民和墙外网民的视野。

这时候,“中国大陆和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表述,显得多么贴切,“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似乎已经是一句来自古代的口号了。

不用说那些敏感词搜索。

2017年4月27日,一位叫“思哲”的推友,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我也是手欠,也百度了一下 fella, 跳出了的关联搜索……..居然是真的。

挂上VPN,谷歌了一下。

百度贝利亚
搜索贝利亚相关图片,谷歌和百度的不同结果

大约一年前,因找资料,我分别谷歌和百度了“普罗旺斯”。

谷歌“普罗旺斯”,头条告诉你它在法国东南部,是古罗马的一个行省,百度“普罗旺斯”,头条告诉你它毗邻北京通县,是河北燕郊的一个楼盘。

注:最新的百度搜索结果,已经改了过来。

对了,这篇文章的作者说: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尤其是关于如何就医。

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2018年1月,《时代》杂志亚洲版发表了关于百度李彦宏的封面文章,引发热议。

Baidu’s Robin Li is Helping China Win the 21st Century

通读此文,励志鸡汤味道果然浓郁,与北京T3航站楼特搭。

This appears in the January 29, 2018 issue of TIME.

李彦宏评六四
李彦宏说六四

文章俩细节让人印象深刻:Robin理直气壮地认为有些信息(比如六四事件)就该不准百度;谷歌离开是因为被百度击败。

另有两大违和:发表中国梦百度梦软文的时代周刊是被墙的;并提百度与谷歌,分不清作者想羞辱的究竟是哪家。

使用百度产品时,我有抑制不住的心理厌恶和生理不适。

眼前挥之不去的景象,是Robin在眉飞色舞,讲述着那个依仗才识格局、遵循商业规则,把谷歌赶出中土的史诗级胜利。

“就喜欢用户看不惯我,却又不得不跟我一起建设百度王国。”

同样的关键词搜索,百度和谷歌的分别之大,足以在这网络时代,孕育出两个气质特征迥异、生活品质不同的网民群体。

谷歌的存在,让人们相信这世界值得追求和保护的,除了财富,还有尊严。

我说谷歌

2018年5月,百度官方发布声明,严厉谴责关于Robin养小三生长子的谣言制造和传播者。

​百度的这份义正辞严的声明对捍卫老板名声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甚至有些火上浇油,引来了网友们的吐槽式嘉年华。

​知乎出了这么一组问答:如何看待百度官博公开辟谣涉李家事传闻?

最热的一条回答是借用了李彦宏先生说过的话:中国人对隐私没那么敏感,愿意用隐私换取便利。

​颇有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用隐私换服务”是李彦宏最冒犯大众情绪的公开言论之一。

中国的消费者在隐私保护的前提下,很多时候是愿意以一定的个人数据授权使用,去换取更加便捷的服务的。

从其原话以及上下文看,李彦宏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但说这番话的人,他主持的公司以节操低下闻名,终归是奉献给了公众以滑稽感。

说到大众公司与个人隐私之间的关系,又想起了苹果库克在批评facebook时,那番正气凛然的讲话。

 

库克说隐私

 

『云上贵州』公益项目主管领导库克先生认为,他跟扎克伯格的区别是,苹果宁可不赚钱也要守住节操——用户的隐私权神圣不可侵犯。

这是一项(美国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库克说。

这种价值观“使美国独一无二”。

神圣不可侵犯的承诺是否包括中国大陆,库克先生没有明说。

这种大义凛然,很容易让人联想起 Robin Li 骄傲地向世人分享百度在中国大陆市场完胜谷歌的经验。

除了才华和节操之外的资本为零。


延伸阅读

我的互联网故事

从“发飙”事件看大陆媒体管制特色

也说京华风云

传媒江湖与浆糊

碎语大陆传媒江湖

外媒讲中文的正确姿势

三娃厨房
三娃厨房

 14147659429765.jpg

Advertisements

媒体的AB面”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