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学笔记』之修辞考

 

文艺复兴进入丁酉鸡年,作为“当代鲁迅”(与黎阳、张宏良、孔庆东等著名学者分享此荣誉)之一的自贡小平,开始频繁使用“美弟”、“朝藓”、“薩德”、“珐国”、”猿腾飞“等新话。

“美弟”一词,从一方面看,是对旧词“美帝”的祛魅、以及恰如其分的矮化。

谁敢称美为“弟”?当然是老大,谁是老大?当然是大中华!

坊间唱到:

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英华不在。

祖流放,盛如愿。

四川盆地起惊雷,自贡出了周小平!



蜜月期间做出中朝关系的重要指示
蜜月期间做出中朝关系的重要指示

 

​美弟一词的使用,除了矮化美国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的老谋深算。

那就是规避法律和外交风险。

2017年5月,小平这篇疑似涉嫌描写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的文章,几乎引发外交风波。

法国媒体称“中国官方网络推手编造马克龙裙带关系”。

竟然连环球时报都看不下去了。

 

令人费解的是,团团也出来打长鱼侯的脸,侯爷那可是二中央精神领袖,咱的团团咱的平啊。

​正当人们为侯爷捏把汗,担心法国方面会提出引渡周小平这样丧权辱国的要求。

侯爷捻须大笑,文章千古事,谨慎排第一。

他早就预料到广大汉奸们会抓住这一点。

小平讲的是“珐国那个大马哥”的故事,据他本人讲,人名和国家都是虚构。

 针对法国媒体将其虚构的故事错当新闻报,侯爷在与网友们亲切互动后得出了结论:法国人太重视中国,这是大国崛起的象征,是外交史上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的典型案例。

在平侯的例行雄辩面前,那些想构陷长鱼侯的汉奸们,再次傻眼了吧。

话已至此,小平专用词“美弟”的另外一层含义,也就昭然若揭了。

长鱼侯的文章无论如何延展,自称法治国家的美帝,只能干瞪眼。

至于“朝藓”的用词,您敢说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国家么。

吐槽的是“薩德”系统,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小平老师说的受害人叫“金怔男”,“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美国”。

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您以为这算呈堂证供么?说我小平诬陷?拜托啊法盲们,or 珐盲们,懂中文不?

Have you ever been to China? 

后来他还念了两句诗:苟利国家生死以  起因祸福避趋之 

一个“起”字的偏差,平侯就不用为僭越长者负任何责任了。


​百密一漏,千密有疏,平侯家的破绽,终被平嫂祭出。

西元2017年9月5日,小平中外时政知识灌输矩阵里,出现了以平嫂名义发表的这篇影评。呼吁中国人民抵制反动电影《敦刻尔克》。

平嫂在文中指出:《敦刻尔克》电影所表现的是英国在亚洲抵抗日军的英勇神武。但实际上,这部片子却是严重的历史虚无主义,在粉饰英军的同时,更是埋葬和无视甚至是抹黑了中国人的英勇抵抗。

托名平嫂的编译水平,恐怕连著名的大片编译师贾秀琰女士都得顶礼膜拜,高喊一声“师姐”吧。

苏格兰独立运动领导人梅尔·吉布森临刑时那句“祖国万岁”的遗言,也像是在隔空致敬平嫂的创意。

删除芳说原文后,侯爷在2017年9月8日祭出新文,痛斥那些得罪平嫂的“货色”们。

“被这样的货色骂,是一种荣耀”。

一般青年的正常感受应该是耻辱吧。

但侯爷是一般青年么?他是二….中央青年领袖啊。

​“这些货色最好祈祷永远不要遇上我”

小平点评的所谓货色,都姓某,一位叫某天佑,一位叫某腾飞。

某些被点名的货色,当然只能忍气吞声——是说你嘛?你就跳出来,心里有鬼吧?

以历史学者自居的某飞胆儿肥,还真跳了出来,试图六打“敬事房文学杰出代表”长鱼侯。

某飞不自量力
某飞不自量力

​这还了得,侯爷震怒,旋即祭出杀人三板斧。

 

侯爷三打猿腾飞
侯爷三打猿腾飞

​于是某腾飞的微博,就变成这样了。

袁被销号
袁被销号

长鱼侯宣布某飞伏诛
长鱼侯宣布某飞伏诛

 

侯爷宣布:某飞伏诛。

有一千六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巨V袁某飞被微博销号,粉飞丝断。

江湖传闻:某飞数年,屹立不倒,却突然身首异处,同某舟子的情况类似,均疑似因挑战了青年精神领袖长鱼侯。


​小平王芳贤伉俪2017年的315举办了一场堪比国婚的盛典,鄙人当天写了这篇文字。

抱歉,我不会

​王芳女士素以萌萌哒的风格活跃于爱国艺术界,春晚一曲《英雄赞歌》,红遍大江南北,感动了无数军内军外的粉丝。

既以抗美援朝题材出道,王芳女士对美帝(美弟)的刻骨仇恨,犹如庖刀一般,就迎刃而解了。

​美弟,还钱!!!

​关于香港题材的评论,这对神仙眷侣的纵横驰奔,也是令世人震惊。

比如小平(注:自贡)同志呼吁结束一国两制。

大陆王芳盛赞香港艳芳《血染的风采》。

扯远了,扯远了,还是回到《敦刻尔克》影评吧。

笔者觉得,以平嫂名义发表的这篇稿子,创造性地将二战欧洲战场与远东战场有机地结合起来,凸显了中华民族在WWII征程里作为世界中流砥柱的作用,是值得广大爱国群众肯定和弘扬的。

唯一的疏漏,是忘了把“英军”改写为“瑛军”。

是为记。

后学

江津文三娃

 2017年9月8日草于北京大兴黄村

2017年9月30日修订于内蒙古卓资某熏鸡店

2017年12月1日重发于滇南某客栈


​附文:

2015年年底,团派重要组织——民族复兴青年文化促进会(复青会)领导出访南朝鲜,里面有复青会会长、多位全国青联常委等,长鱼侯时任复青会执行会长、全国青联委员,在该团成员的传统级别序列中,前三都排不进。

小平带团访问韩国国会

团中央直属新闻网站中青网以《周小平带团访问韩国国会》为标题做了大规模报道,看了该报道的篇幅、措辞、以及照片的选用,作为一名老资格的前新闻工作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是接近了东亚第一大国最高领导人的报道规格。

更与领导人待遇接近的是,平侯这次出访,还带了准夫人王芳。

中间两位即为王芳小平贤伉俪
中间两位即为王芳小平贤伉俪

​有朋友认为,平侯经常发布只有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做出的决定,涉嫌以党员身份“妄议”。

 

这样的评价是很不负责的。侯爷是民主人士,执政党的诤友,虽是资深团员兼官方青年精神领袖,但他已在名篇 ——

『你的中国你的党』

里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既非党员,你党的纪律就约束不了他;

还有国法?你国法律不也拿他没治嘛;

自有天收?

收了麽?

没有。

您还想问啥?

苍天有眼 谣狗死绝
苍天有眼 谣狗死绝

 

平侯微博的背景图
平侯微博的背景图

美帝,不,是美弟已经在侯爷的笔下,奄奄一息了。

让我们高举中华帝国主义大旗,团结在共青团周围,跟随自贡小平的步伐,在民族复兴的路上,摩擦、摩擦。

PS

侯爷2017年10月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前一个月时发表的讨美檄文(节选),胜笔颇少,败笔殊多。

至少“美军”应该用传统的“美菌”或“霉菌”代替,规避法律或外交风险吧?其对美政策一直与大中央背道而驰但居然没惹出麻烦,显然是被边缘了;同气连枝的二中央(民间又称义和团)秦团长也被诡异地换了岗。侯爷不想辜负这个时代,而时代已经辜负了他,一叹。


 

附录


“美弟”的正确用法


延伸阅读 

长鱼侯考

世界是平的,死得心服口服

周小平治美简史

文章千古事 最慎数小平

国谣与乡谣

抱歉,我不会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