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供那点事儿

2017年4月14日,有媒体报道,辽宁省政府大院机关服务中心内部销售特供白酒。

辽宁省政府大院现内部特供酒

特供白酒
特供白酒

2013年3月底,因一次采访机会进入了辽宁省政府大院,出于好奇参观了下他们的内部超市,也曾大开了眼界:专供白酒,专供冰酒,专供大米,专供鲜奶等。

当时我还是《南都周刊》的记者,因做冒充副部级官员全国“走穴”的题,来到了报道主角赵锡永的老家沈阳。

蹭了东方早报记者权义的单位介绍信才得以进入大院。

院外的沈阳属于普通市民,一如《钢的琴》中反复闪回的老工业区景象,白天满眼的萧条破败,夜晚则是哀怨暧昧的灯红酒绿。

一幢幢敦实厚重的苏式小楼散布在静谧幽密的森林公园,这里是省府大院,普通市民基本没有机会进入的另外一个世界。


2013年,时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说他四个月大的孙儿也吃香港奶粉,要靠同事为他从香港带回内地,他家也是“限奶令”的受害者。

 这条新闻在网路上疯传,有趣的是,大部分网友认为王主任在卖萌,像他那样级别的干部都搞不到放心奶?

 人们更愿意相信,只要特供制度或明或暗地存在,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是感受不到民间对食品安全的恐惧的。

  特供体系由来已久。建政之初,当局即从“老大哥”那里引进了这一制度,实施之后,颇符合中国大陆国情,多年来一直以各种名目和方式存在着。

 1960年,中央拟订了《关于对在京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在副食品供应方面给予照顾问题的报告》, 便是所谓“特需供应”的行动指南。 

  公安部曾设食品专供站——中南海特需供应站。对外称北京饭店招待所,起初是处级单位,下设四科一室,并管辖几个专用生产基地,规模较大者是巨山农场,专为中央领导人生产、特制、加工优质的粮油、菜蔬、水果、肉、鸡鸭、蛋、奶等副食品。

 据报道,这个农场因一直保持极度低调,以致当地一些居民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 其员工称,与其它有机农场不同的是,巨山的产品只供应中央政府部门,普通顾客是买不到的。

2013年底,南方周末发表了题为 中国的“特供”食品 的文章。

北京海关的蔬菜基地
北京海关蔬菜基地 图片来源:南方周末

报道称,2007年,北京市二商局干部高智勇曾撰文回忆,过去为保证绝对安全,涉及“特供”事务的业务干部与职工可由商业局选调,但保卫干部与化验人员,必须经由公安部八局任命和市公安局选派。政治上是否可靠,出身背景、家庭成分都是审查所考虑的因素。同时,他们不仅要认真执行中央制定的“特供”政策与组织纪律,还被要求深入研究服务对象的需求喜好。

《洛杉矶时报》 曾以 In China, what you eat tells who you are(舌尖上的中国等级制度)”为标题写过特供现象。

 报道披露了位于顺义的“北京海关蔬菜基地暨乡村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特供基地,不允许外人进入。“官员们不会真正关心老百姓的食品安全问题,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有条件吃到这些特供食品”。

   除了官员,至少还有“两员”亦是特供的受益者——飞向太空的航天员和参加奥运的运动员。

  “航天员特供奶”的出产过程听起来像神话:除了要选择天然的野生草场作为养殖场,让这些散养的牛羊吃的都是天然野草,更会在航天员到达发射基地的头三个月,选出“航天员特供奶”的备选健康奶牛隔离饲养,此后,“特供奶”奶牛还将有一个月的休药期,以便把体内的药物成分排掉。

  那些普通人能买到的奶品,大多有高端产品为特供服务。北京商报2008年就刊文称“三元极品”具有“为人民大会堂供应特品奶、为中南海提供特供奶品这样的高端市场背景。”

  不少奶品企业曾以“特供”、“专供”、“人民大会堂宴会用”等噱头打广告。消费者的心态挺纠结的:能跻身“特供”,说明品质有官方背书,但“特供”的性质又让人生厌。

  与反腐一样,对于“特供”的打击也是运动式,但收效甚微。

  2011年整顿过一次特供。媒体报道,超市里出售的三元奶品在原标有“人民大会堂宴会用乳制品”字样的地方也多出了一层粘纸,改成“中国驰名商标” 。

  2013年3月底在省府大院那次,算是我比较直观地接触了“特供”商品。 

 尽管,是年3月底中央五部门刚刚联合下发《关于严禁中央和国家机关使用“特供”、“专供”等标识的通知》。

某些事情探究起来,意义似乎仅限于吐槽。

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这个通知。

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

第二条是“ 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第三条是 取消对领导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

咳咳,咳咳。

我的推特评论
我的推特评论

也许正好是得益于这一制度,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平均寿命保持在90岁以上,为提高中国人民的平均寿命预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主席特供烟

除了物质文明的特供,在精神文明方面,特供亦无处不在。

对普罗大众封锁谷歌等“普世”产品,但砌墙者方校长的电脑有6个VPN,一般群众的翻墙行为,多次惹上麻烦,甚至成为呈堂证供,而新华社、央视、环球时报以及胡锡进先生等理直气壮远赴推特上进行“大外宣”,或因特殊原因在雁栖湖、乌镇为特定人群设立互联网特区。

当然,这些个特权并不新鲜。小礼堂的情色电影,书架上的《金瓶梅》,你若是高干,就是在文革里,也能实现。

延伸阅读

有关结石宝宝的一篇旧文

生于五十年代的大院子弟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三娃厨房 欢迎惠顾

微博打赏不能及时到账 恩客有心烦请微信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