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谣与乡谣

 

周小平
平侯造型

 

丙申猴年中,浙江某地一位街道干部以“瓶子”为名,用这篇《Hangzhou, shame on U》评说钱塘峰会,文字似江南丝竹般宛转优雅。

其中有提峰会安保人均补贴十万等坊间风闻,被有司查获于QQ空间,遂成“乡谣”。

“瓶子”被开除公职,行拘复刑拘,一度系于江南狱。

瓶君之际遇,颇似乡中陋俗。贵客至,叠肉铺鱼,引之上座。妇孺或厨房、或偏屋,不得主桌。童大哭不止,恨恨不公。老汉欲悦宾,必打孩子,叫骂“小畜生”。

乡谣之于国谣,如小巫骤见大巫,矮得不知道哪儿了。

今儿就说说国谣大师之自贡平侯,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谣啊谣,谣到长鱼龙门跳。

2016年10月24日,长鱼侯的微信公号发布了《反华色情演员竟成央视长征纪录片女角的事实真相(惊)》一文。 文章中指“极左”网站乌有之乡与司马南先生供职的美国国际卫视联合策划了这次令他“惊呆”了的反华辱华的行为。乌有之乡负责人范景刚随即发表声明,指责对方“不惜使用造谣的卑鄙手段”。

周小平说百灵
平侯痛斥美国间谍白灵

 

范景刚与周小平
范景刚犯平侯

 

北京市民樊京辉被ISIS作为人质处决,举国震惊。

平侯曾作文——《究竟是谁害死了中国人质?》,通篇评论基于以下“事实”:樊与王功权、许ZY、白岩松等“公知”相熟,是所谓“新公民运动”骨干,去叙利亚是为自由军当顾问。团中央青年网络智库专家千钧客随后跟帖指出,樊被害的幕后黑手是中国公知,“长期宣扬穆斯林圣战思想”,误导一批人沦落为“民主”炮灰。

倒是是谁害死了樊京辉
引用鲍迪克信源

 

 

周小平千钧客
民主炮灰

 

诸多团系的青年导师如鲍迪克、千钧客等,参与了这次“国谣”大会,鄙人曾有较为完整的记录。

嗯,谣就谣了,团中央直属新闻网站——中国青年网呼吁给周小平同志更大担当。

中青网呼吁更多的自贡平侯

2015年7月间,文登侯聚森等五人因打架被公安处理,一群古惑仔挥霍青春而已,结果发展成为是年比较重要的爱国示威游行。最大的看点是举国团宣的表现,纷纷表态力挺文登侯:一个有黄色语言天赋的红色小孩。

文登子午侠士 

平侯对当地警方处理文登小侯极为不满,充分参与了讨伐警方的运动,多次转发未经证实的文登、威海警务人员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还杜撰了山东方面将严肃处理相关警务人员的信息,广为传播。

平侯发布独家信源,随后自删

谣就谣了,只要利于打公知、抓五纵。

所以,自贡小平的横空出世,至少在首都官方人士看来,是直令普通民众“喜大普奔”的。

喜大普奔
喜大普奔

在2016年初D吧出征FB的伟大青年运动中,平侯灵机一动,向台湾伪当局给出了为期三年的投诚通知。

在台海关系微妙莫测之际,侯爷的这一矫诏,显然是为了增加擦枪走火的可能性,给不那么鹰的国台办施加压力。

2017年2月份,香港高等法院罪前特首、区域法院判决7警袭击致示威者身体伤害罪名成立,这彻底激怒了自贡平侯。

结束一国两制
呼吁结束一国两制

广安平一国两制,自贡平一国一制;前者坚持老路,后者另辟蹊径,正所谓川江后浪推前浪也。

团直属的老牌杂志《中国青年》的官微有些看不下去,斗胆劝告这位青年团的精神领袖。

中国青年杂志

该官微的这条进谏,随后被屏蔽了。

小编深夜借平台发布了这条似乎不大合适的帖子,似乎有“伴昏君如伴猛虎”的无奈感慨。

青年杂志吐槽

几天之后的人大会上,平侯的动议,似乎并未引起当朝宰辅的重视。

李克强

谣就谣了,只要是为了祖国统一,为了不辜负这个时代。

侯爷以青年社团核心人物的身份,兼任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首任主席,不过是锦上添花、举重若轻的小事一桩。

周在成立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该讲话就是时代名篇——

《为中华文明平反》

此文发布在侯爷的微信公号后,因有诸多关于历史考据的独家阐述,遭到了一些质疑。甚至有一些网友向公号站方举报,千年一遇的是,站方实在忍不住,判定鱼侯此文违规,进行了屏蔽处理。

举报周小平成功
常识性谣言举报审核通过

“常识性谣言举报审核通过”。

这可能是民间山寨知识家们,在与博学多才的长鱼侯的智力比拼中,唯一的一次胜利。

是年6月15日,侯爷照例销毁了讲话稿原文,全面平反后再版发行,充分体现了一位无产阶级网络文化家严谨的治史态度。

雨田案时,作为团中央青少年媒体协会常务理事、第十二届全国青联委员的侯爷在公号文章里引用了人大团委干部、昌平团区委副书记郝鹏程的案情披露, 主要包括雷某有性交易行为,且非初次;暴力抗法属实;有医院诊断记录为证的心脏病史等。

“校友”郝鹏程

这些信息与其后警方、检方、律师、媒体等机构提供的信息,多相抵触矛盾。

2015年年底,团派重要组织——民族复兴青年文化促进会(复青会)领导出访南朝鲜,里面有复青会会长、多位全国青联常委等,长鱼侯仅是复青会执行会长、全国青联委员,在该团成员的传统级别序列中,前三都排不进。

小平带团访问韩国国会

团中央直属新闻网站中青网以《周小平带团访问韩国国会》为标题做了大规模报道,看了该报道的篇幅、措辞、以及照片的选用,作为一名老资格的前新闻工作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是接近了东亚第一大国最高领导人的报道规格。

 

丙申年尾,侯爷对网路上出现的一些关于他的谣言非常愤怒,不惜祭出“苍天有眼,谣狗死绝!”这样近似“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呐喊,振聋发聩。

谣狗死绝

谣狗死绝1

作为一代国谣大师,周小平同志脑门上 Licence To Slander 的金色敕字,却屡屡闪耀着圣光,这比詹姆士·邦德先生的 Licence To Slaughter,不知道要高到哪儿去了。

结束语

3月初,我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平侯治美的文章。

小平治美简史

就是这篇文章直接导致我的公号『参座』被封。

因为小平治美简史
公号永久封禁通知

平侯的微信公号如蛊,被纵养得肥硕骄大,顾盼自雄。它迎合或操控普罗大众对淬毒信息和狂热情绪的需求,恣意破坏『智识』标准而不能被声讨。不管腾讯是一间多么伟大的公司,或拿做了一些严肃原创,慷慨解囊去扶持“新闻理想”说事儿,只要长鱼侯这根耻辱柱明晃晃地立在这里,就会一直玷污着那些所谓的情怀理想,让所有盛典黯淡无光。

上述感慨并非单针对腾讯,而是整个大陆新闻出版界,遍地犬儒,自知而麻木,已整体放弃职业尊严。

 包括我在内的犬儒们,不配拥有独立写作自由表达的权利。

在战胜恐惧之前。

1752339311

写作有风险 打赏请随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