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e7%ba%a2%e8%a1%a3%e5%a4%a7%e5%8f%94

%e8%96%84%e7%86%99%e6%9d%a5%e6%ad%8c%e8%af%8d

 

2016年8月6日,共青团中央学校部的认证微博转发了海外学者黎阳的一篇文章:揭秘“内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智囊团煽动美菲搞“南海仲裁”?

黎阳先生所指“智囊团”,即为茅先生一度主持的“天则经济研究所”。

天则所

针对共青团传播的这篇文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旋即发表声明。

tianzesuo-notice

团系官微见到茅、天则所等关键词就气不打一处来,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在央视老毕反毛事件曝光前,茅先生一度被大陆爱国界视为中国第一汉奸。

changshamaoyushi

因为要赶饭局,时间有限,先按下茅先生不表,咱就单从黎阳先生说开去。

本人的研究表明,黎阳在毛派里,是可以比肩张宏良、韩德强以及司马南等人的大学者。

著名毛派网络重镇——红歌会网有黎的专栏,称其被誉为“当代鲁迅”。(注:我一直以为“当代鲁迅”的桂冠是授予我老乡周小平的,待考)

红歌会黎阳

黎阳先生早在平西王被黜的2012年,就提出了“丢掉幻想、准备革命”的观点。

liyang-fangqihuangxiang

平西王旗倒,麾下为宦者,仕途滞碍,甚至断绝;为商者,且惊恐,且潦倒,甚至壮年殒命。

虽情势如此,正能量界依旧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老重庆情结,蔚为大观。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语文教育研究所副所长、东博书院创始人孔庆东先生呼吁:

正确对待厚薄,还我中华天道!

kongqingdong

与黎阳的“丢掉幻想”论遥相呼应,孔先生认为“他们”已经背叛了革命。

beipangeming

东博书院的秘书长、著名毛派学者张清先生赞同这样的观点:主席(毛)的接班人(你懂得)在偷懒去秦城养老去了,我们一定要把他给弄出来。

toulan

看到孔庆东、张清两位毛派大学者的观点,很多爱国群众认为,“东博书院”被称为“东薄书院”,应该更为严肃贴切。

与孔、张二位先生一起仰望秦城的,还有北京通县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民间武装运动导师暨首都网警授勋志愿者胡杨麟先生。

huyanglin

%e7%89%ba%e7%89%b2%e5%80%bc%e5%be%97

一壶浊酒,北望秦城,“愧对君之牺牲”!

这种革命悲观主义情结,是一定会载入中华民族美德史的。

新浪微博社区专家委员会成员、著名红二代(注:核心)蔡小心先生,对同为红二代的红都旧主,情深意厚,充满袍泽之谊。

paoze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国企》杂志研究部主任郭松民先生,亦跟黎阳先生看法类似:反薄行动,就是砍旗,是counter-revolution的行为。

guosongmin

 

2016年8月5日,薄留在大连的地标性装置——“九龙华表”被拆除。

“风风雨雨十九秋,一个老朋友被胆怯的谋杀了,见证了卓尔不群,也见证了颟顸,一路走好!”郭前中校said。

huangbiao

BTW:郭老的这一感慨,被新浪微博屏蔽了。

《南风窗》杂志主笔、毛主席的小学生兼人民的知识分子李北方先生提出了自己对于“顶层设计”的看法。

libaifang

著名文史编撰家、影评师马平邦先生认为如果“一带一路”交给老帅哥搞,会比现在霸气得多。

马平邦

《中国站起来》的作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的鞭策师摩罗先生对“中国普京”的陨落寄托了无限的哀思。

moluo

《中国不高兴》的联合出品人、大国思维建构家刘仰先生“不高兴”的状态,随着无期兼剥权终身的判决,可能会持续很久很久。

liuang

上海市闵行区司法局法制宣传科科长杨华先生曾经认为,红色重庆就是新时期的延安,任凭国统区如何污蔑与打击,“这杆红旗是不会倒的”。

%e6%9d%a8%e5%8d%8e%e9%b9%a6%e9%b9%89

yanghua

浙江省台州市委宣传部干部、东南沿海地区正能量界领袖老辣陈香先生,亦早在2011年就老辣地指出:历史终将证明,中国及其中国人民如果不选择类似U know Who这样的政治家而去选择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资产阶级政客(……),中国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命运就将不可避免。

正可谓:警世箴言,越陈越香。

%e8%80%81%e8%be%a3%e9%99%88%e9%a6%99

司马南者,京城锣鼓巷寓公,大中华区在野国师之翘楚也。

南子于国运之功,首推打造红都。

司马南治国思想体系的精髓:唱红打黑、共富用黄。

simanan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秘书长暨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者、被誉为“当代中国最优秀的意识形态问题专家”的朱继东先生,是“打造重庆模式、讲好重庆故事”专家团中的灵魂人物之一。

zhujidong

%e6%9c%b1%e7%bb%a7%e4%b8%9c%e8%af%b4%e8%96%842

西北地区媒体巨星、官员型记者的杰出代表林治波先生担任着《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以及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的职务。

林先生对薄先生治下的重庆,一度赞誉有加。

linzhibo1

有不少与林有过交集的网友,评价他是体制内难得的敢言干部,不评价他的观点,他这个人倒是很有骨气,比较敢作敢当的。

我也部分认同这样的评价,林的确敢说,至于敢当嘛,倒不见得。

“重庆事变”后,林社长的过往评价变成了“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

linzhibo2

林社长这一吃了吐的小动作,在正能量界大合唱一曲“忠诚的赞歌”的境界里,显得颇为刺眼。

与林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名将之后蔡小心先生。

作为毕业于军艺的军旅学者,蔡小心先生的诗词歌赋的天分,在红二代(注:核心)里至少能排名前三。他的这首《不厚赋》,虽然在墙内被屏蔽,但那种不离不弃的坚贞不屈,仍散见于墙外,赢得了其它各国有正义感的网友们的尊重。

您可以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您无法拒绝赞美他的耿介,以及浩浩荡荡的文学才华。

cxxshige

夏天知了鸣声可引众,但从未活过冬季;青松针叶虽薄,能存青史百千春秋。—— 蔡小心

1752339311

史料收集不易 打赏敬请随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