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大陆传媒江湖

%e6%88%b4%e6%8b%b7%e8%b7%b3%e8%88%9e

大陆的外交活动采访现场,外媒多为中老年人,不乏已经驻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记者。而陆媒派出来外采的多为青年才俊,外语倍儿溜但稚气未脱。大陆缺资深记者么?No。资深的在编辑部等稿,再资深的在总编室审稿,最资深的,在衙署里管通稿……嗯,还有毙稿。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记者编辑转行,我所在的好些个前同事前同行群,基本成了公关公司的员工俱乐部。

所谓的新闻理想,在各种禁令和打压下,早已支离破碎。

追求新闻自由?必然会失去人身自由,勇士不多,英雄就更少。

随着邓小平先生的“一国两制”逐渐被周小平同志的“一国一制”代替,香港的媒体,也开始面对自己该姓什么的考验了。

如今之香港,颇似租界时期的上海。尤其对涉时政的报人,他们必须面对恐吓,绑架甚至暗杀。

至于大陆,报禁对媒体人或是一种现实的保护,滋养了大量的老油条与小清新。

我的一个同学群,全是国际新闻和国内新闻专业的,总有几位“资深”记者在群里提醒同学们,不要学外媒,应该考虑国情,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因为有监控,还建议群里不要讨论敏感的新闻事件。

我在群里建议:咱们尽量别谈新闻,说生活,说生活。

我有些新闻学院的校友大概认为这才是媒体人的自我修养:在中国大陆做记者,最重要的一点是懂得如何闭嘴。

【所谓南方系】

注:南周事件前后的感悟,或有偏颇。

如今北上广的传媒,北京呈受势,上海现攻势,广州?大抵是去势了。(一个观察,不一定对

GT(Global times)仿若《环球时报》中的南方系,而《南方周末》快成南方系中的《环球时报》了。在当下谈报馆的报格几无意义。无论哪个系,比拼的,无非看谁能更宽容几个勉力坚持底线的写稿者。

《南方周末》这条大船进水进得快把桅杆淹掉,还是有不少忠实读者自带水桶面盆来营救,一把鼻涕一把泪滴说“想当年……”

至少南方报业的高层们,根本没工夫听这些,他们正忙着凿船呢。

我是基本已经放弃等待南方报业的底线了,现在是等待它的笑点。

ps: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的底色是民族主义,亦因此凝聚了海量拥趸。在国内时政方面,该报尚能用“复杂中国”的概念划上一道姿态优美的弧线,而其涉俄报道,几乎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一条直线:俄罗斯就是好,俄罗斯不能倒。这或与其总编辑单仁平先生的苏俄情结有关。

同一个机构旗下的报纸,报道的也完全是“两个中国”。中文版的《环球时报》和英文版的Global Times 真可谓有天渊之别,前者妖魔化国际声音、扭曲国内真相愚弄民众,后者则较为真实地报道中国的一些现实,试图给国际上的民众一个勇于开放的印象。

环球时报评论版由单仁平先生主持,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次对所谓“异见人士”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也已经助力把不少知名但不知趣的网友赶出了互联网,甚至送进了监狱。

《环球时报》的“大国情怀”颇为芮成钢。

记得该报某位记者在欧盟的新闻会上提了一个问: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为什么欧洲人不强制推行汉语教育?

她还顺带陈述了一个“事实”:

我们(中国大陆)很多人都会使用vpn,所以中国人实际上是享有互联网自由的。

“大外宣”战略之一,就是抢滩境外舆论场。

为了抵御境外敌对势力对中国人民群众的渗透,祖国的科技工作者们把推特等非法网站给墙了。为了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西方无辜群众提供社会主义正能量,新华社冒着敌人的炮火注册了推特,并在第五纵队的暗中协助下,成功通过了认证,成为推特大V。

对普罗大众封锁谷歌等“普世”产品,但砌墙者方校长的电脑有6个VPN,新华社、央视、环球时报以及胡锡进先生等远赴推特上进行“大外宣”,或是在雁栖湖、乌镇设立互联网特区。

当然,这些个特权并不新鲜。小礼堂的情色电影,书架上的《金瓶梅》,你若是高干,就是在文革里,也能实现。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