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夏律

 据辩护律师消息,2016年9月22日上午9:30,夏霖案一审开庭宣判。

夏霖律师自2014年11月8日被刑拘后,案情进展缓慢。

该案于6月14日召开庭前会议,6月17日开庭。

辩护人之一、北京义派律所的王振宇律师公开了一审辩护词(点击此段文字可见)

王振宇律师认为,综观全部案卷材料,该案给人最强烈的感觉可以被归纳为两个字,“想象”:处处充满了“有罪推定”,却无一点能够落实。

让想象重归想象吧,请把事实和正义还给夏霖,“凭我专业水准去判断,我确定夏霖是无罪的。 ” 辩护人称。


 

认识夏律,是因一些共同关注的案子,如湖北邓玉娇案、四川谭作人案等。若说投缘,还是因为准“乡党”,还有酒。

osnos

2010年在四川成都的一次采访活动。后排中间者《New Yorker》记者欧逸文,前排橙衣本文作者,其左律师夏霖,其右夏律当事人。

夏霖原籍四川自贡,曾求学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也在贵州执业多年,行事风度颇有川人范儿,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与夏聚,多半离不开酒,从成都的苍蝇小馆到北京的大酒楼,记忆里他总是频频举起白酒杯,小眼眯缝却精光外露,嘴角一翘,一口烟熏火燎的黄牙。

对飚川东话,畅谈江湖事,不亦快哉!

酒不离口,烟不离手,黑风衣包裹下的西装革履,这位自称业务能力比华一所浦姓前律师高出“一篾片”的技术性律师,这一年多在豆各庄的看守所里,显然是保持不了那样霸道的pose了。

夏曾担任学者郭玉闪的辩护人,郭在9月20日这天在《江山如此,有酒盈樽》中写到:

污名化也好,重刑也好,居是邦也,何奇之有?遭拘押時,有一句話我曾重複過很多很多遍:只要宣判,一天和十年是一樣的。以夏霖之傲氣,又何嘗不是。22日的宣判,結果可能是11年,也可能是2年,而無論是多少年,和法律都沒關係。這是我們的宿命,那就承擔吧。

我个人则拒绝去参与猜度刑期,这样的案子,要分析所谓的刑辩技术和法庭的量裁尺度,大抵是靠不上谱的。

诸事不论,就静候下次重逢,再用四川话摆摆龙门阵,走几轮他最难舍难分的茅台酒。

附:辩护人之一、莫少平律所丁锡奎律师2016年3月提交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136947047

1569933100

1767940076

1393649995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