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峰会随笔

img_0593

 

正纳闷儿临安城的西湖峰会为啥没宰辅什么事儿,刚看了晚间新闻才明白,相国应该去东南雅休年假了。暑期高峰已过,正是新马泰旅游淡季,性价比很高。不管是一个家还是一个国,还真需要他有这样懂经济的人,讲真。

对于一些特别喜爱文化又经常要发表重要讲话的公众人物来说,秘书在拟稿时不能光顾着自己显摆,还应该在生僻词旁标注拼音或者同音字,而不是处处埋雷,这才是对领导最大的体贴。读过小学的文化人群里,基本形成了这样的通识。

多个信源交叉印证,鄙人老家川东某小城,于陪都临安机场对美国来宾喊出“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机场”的大内侍卫,已经得到了相当于民族英雄规格的拥戴。

浙江某地一位街道干部以“瓶子”为名,写了一篇叫《Hangzhou, shame on U》的文章,评说钱塘峰会,文字似江南丝竹般宛转优雅。

其中有提峰会安保人均补贴十万等坊间说法,被有司查获于QQ空间,遂成“乡谣”。

“瓶子”被开除公职,行拘复刑拘,暂寄江南狱。

网友十年砍柴有叹:瓶君之际遇,颇似乡中陋俗。贵客至,叠肉铺鱼,引之上座。妇孺或厨房、或偏屋,不得主桌。童大哭不止,恨恨不公。老汉欲悦宾,必打孩子,叫骂“小畜生”。

某大三学生吐槽,临安峰会安保的套路跟大学新生军训寝室内务卫生检查的套路是一样的:桌上不能放东西,床上不能睡人,垃圾桶不能有垃圾,总之就是剥夺一切事物的本来用途。—— 跟我20多年前读大学那会儿一样一样滴。当然追根求源,应该是从苏维埃的集体主义和东瀛的军国主义那儿继承下来的撇去了糟粕的精髓。

除南宋时期,临安人对大型外事或内事活动的承受能力实在太弱。还是北平人皮实,每年都有接待义务,有时一年好几次呢。老辈儿们接待过的贵宾,不管是从蒙古、满洲、东瀛、还是从延安来的,都毕恭毕敬着。这就是皇城根儿人的气质:谁占了城门楼子,谁就是他大爷。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