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材与政治安全

 坊间唱到:锅碗瓢盆交响曲  吃货大国吃祸多

 

小区的马路上,迎面扑来一位战友。

“参谋长可为作业本写过一点什么没有。”

“没有。”我回答。

他就正告我,“参座还是写一点罢。作业本生前就认识你的朋友王小山。”

%e4%bd%9c%e4%b8%9a%e6%9c%ac%e9%94%80%e5%8f%b7

是的,作为意识形态民间研究者,我一直提醒广大群众,吃什么,什么时候吃,都有讲究。尤其要小心腊肉、蛋炒饭、烤肉等家常菜,稍不注意就会犯下重大政治错误甚至罪行。

作业本冤嘛?不冤。

同样作为社会主义民主国家,比起朝鲜来,中国的管理者对于广大人民群众在吃方面的政治要求,已经够宽松了。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任何跟吃有关的,都是政治问题。

金正恩金大大曾在推特上发表过关于餐饮的系列重要讲话。

%e9%87%91%e6%ad%a3%e6%81%a9

对食材与政治安全的关系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惕,对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以及保证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能起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提醒作用。

比如革命老区江西省乐平市中医院团支部,就很生动地捕捉到了大V五岳散人的思想动态,及时制止了一起涉嫌利用烧烤达到“推墙沉船”目的的预谋。

%e4%ba%94%e5%b2%b3%e6%95%a3%e4%ba%ba

《环球时报》作为民族主义大本营,在2015年轰轰烈烈的“全民共撕作业本 坚决保卫邱少云”的爱国运动中,起到过中流砥柱的作用。

《环球时报》的反诘掷地有声:在灯塔国,侮辱烈士的行为,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e7%8e%af%e7%90%83%e6%97%b6%e6%8a%a5%e7%81%af%e5%a1%94%e5%9b%bd

据《环球时报》军事顾问、有军中鹰帝美誉的戴旭司令考证,毛主席是“人类思想的灯塔”,另据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秘书长暨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者、被誉为“当代中国最优秀的意识形态问题专家”的朱继东先生考证,毛主席是新中国的“国父”。

%e6%88%b4%e6%97%ad%e7%81%af%e5%a1%94

我们不难看出,《环球时报》所谓的灯塔国,指的就是被国父毛润之先生解放了的中国大陆。

而大V作业本以被销号的下场给出了完美的答案,灯塔国的红旗,更加鲜艳了。

《环球时报》撕作业本有功,但又因其在2016年9月9日这天恶毒诋毁国父的儿子兼烈士,引起了广大正能量群众的强烈不满。

这份报纸的新浪官微,在9月9毛派忌日发布了“蛋炒饭”的终极做法,这是比在清真寺里吃大肉还恶劣一千零一倍的行为。

%e7%8e%af%e7%90%83%e6%97%b6%e6%8a%a5%e8%9b%8b%e7%82%92%e9%a5%ad

笔者认为,即使暂时不能让这份报纸像作业本那样关张,作为毛派知识分子代表的司马南先生应该出任公民代理,替李敏、李讷、新宇、玉凤等毛门烈属起诉《环球时报》,要求最低赔偿一个亿。

环时的功罪,应该三七开——三分功劳,七分罪过。

最近几年,钦定文旦周小平大热。不少蹭热点的网友,一口一个长鱼侯,带鱼公,岂不料已犯下大忌,包括著名科普工作者方舟子、网络上甘岭前候任参谋长文三娃在内的各届人士,纷纷因此而被封杀。

这间叫卖“自贡干烧带鱼”的情趣川菜馆,如果三年前敢这么写菜单,被有关部门调查是分分钟的事儿,不一定是工商局,但一定有公安局。

img_0532

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吃什么什么时候吃吃的频率如何都得讲究得遵规制。如果三年前敢在一个来月时间连发三次 Zigong Style 这道菜等待人民日报小编的有可能就是作业本或方舟子的下场。

人日带鱼3

人日带鱼2

人日带鱼1

曾在9月9日推广“蛋炒饭”的环球时报,也凑了带鱼宴的热闹,环时的功罪,可能得二八开——二分功劳,八分罪过。

环球带鱼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从2012年开始,各种官媒利用食材花样辱毛,广大革命群众看在眼里,恨在心中。

2012年底,主席故里的《三湘都市报》发表了 “54年后,新化老兵再带腊肉看主席”这篇居心叵测的文章。

%e5%85%b4%e5%8c%96%e8%80%81%e5%85%b5

%e8%85%8a%e8%82%89%e4%b8%bb%e5%b8%ad

明眼人一举就能看出,带腊肉看主席,是在射影城楼中央那位老人,数十年如一日,盯着广场上自己的纪念堂。

%e9%95%bf%e5%af%bf%e9%9d%a2

还有特型演员在主席冥寿的日子里吃“挂面”的表演,其包含的政治暗语,同样令人发指。“腊肉”是最能检验出真假毛派的食材。

就在《新闻联播》的康辉以挫骨扬灰的语气痛批作业本之际,微博正能量大V,来自四川的安崇民(本名邓建华,德阳市政府新闻办副主任),在微博展示家宴的菜品时不慎发了“腊肉烧豌豆”的图片,更为震惊的是,原教旨毛派群众一眼识破这场家宴中有反动饮品“加多宝”。

这哪是一场家宴呀,分明是一次蓄意的破坏活动。

以超强揪斗能力出名正能量纠察员 @雾隐新峰,对安崇民进行了及时无毒化处理。

雾隐

安崇民的回应显得底气不足,基本认同了群众的批斗的正当性。

安崇民回应

 

在这场食品安全保卫战中,人民与伪装在群众中间的反毛分子安某进行了争锋相对的抵制,成功捍卫了主席的名誉。

%e5%ae%89%e5%b4%87%e6%b0%91

作为明星干部,安崇民很多值得群众学习的优秀品质,但是他在食品安全方面有意无意屡挑事端,颇让广大毛派基层群众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引起了心理和生理的各种不良反应。

2017年7月5日,他伙同一些社会人员,将主席手书的“开发矿业” 认定为“开发重庆菜”,进行特大型吐槽和调侃。

​说到“开发毛派重庆菜”,的确有人在线下尝试,比如这家毛血旺。

“土里巴叽古朴碗 老实巴咎传统菜”

反正笔者是没看出这家的店的老板“老实”,反而透着一股诡异的机灵。

​重庆磁器口的这家“毛血旺”总店,如果被 @雾隐新峰 等网络纠察队队员查获,还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我有一位叫艾未未的艺术家朋友,其言行在四川赢得了“神戳戳”的名声,因此被人广泛称为“艾神”。

这位艾神在食品政治安全方面,出过一系列重大事故,因此也遭到了来自官方的严厉打击。

他身形巨大却又贪食无比,可谓饕餮。

他设计监制了数亿颗瓷瓜子,不能炒不能剥,更不能吃,对中国大陆的传统零食行业构成了巨大的不安定因素。

%e8%ae%b0%e8%80%85%e6%8a%93%e6%8b%8d

2010年正值前朝和谐时期。艾神邀约网友,在他位于上海马陆的工作室举办盛大“河蟹宴”,网络请帖刚发出,他就被软禁于北京草场地家中,王小山等道上的朋友拎着各种酒,登门浇愁。

aimaomao

%e8%81%9a%e9%a4%90

等他下一次回到马陆工作室时,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这个工作室是当地政府邀请他建造落户的,但在河蟹宴后,这个工作室就因手续不合规,被强制拆除了。

Before

%e8%89%be%e6%9c%aa%e6%9c%aa-%e4%b8%8a%e6%b5%b7

After

%e6%97%a0%e5%a5%88

2009年,艾神作为谭案证人到成都出庭期间,曾流连于人民公园的老妈蹄花总店。

img_9114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越来越诡异了。老妈蹄花作为成都名吃,后来居然还没有一部同名的纪录片名气大,而人民公园这间总店,一度遭遇火灾,几乎付之一炬。

艾神在食完蹄花后,被查房的官差击中头部,若不是医生妙手回春,差点就此挂掉。

命保住了,但人身自由可没法保证。2011年,这位在食品政治安全方面屡屡出大祸的艺术家,终于进去了。

请看进去前后的对比。

 

%e7%88%b1%e5%8d%8f%e8%ad%a6
Before

 

Dissident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waves from the entrance of his studio after being released on bail in Beijing
Dissident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waves from the entrance of his studio after being released on bail in Beijing June 23, 2011. Ai, detained since April, was released on bail on Wednesday, state media said, citing Beijing police. The agency, in a late evening announcement, said the artist had been freed “because of his good attitude in confessing his crimes as well as a chronic disease he suffers from”. Ai was detained at Beijing airport on April 3, igniting an outcry about China’s tightening grip on dissent, which has triggered the detention and arrest of dozens of rights activists and dissidents. REUTERS/David Gray (CHINA – Tags: POLITICS SOCIETY)

食肴与政治,有时像豆荚与豆子亲密无间,有时又会煮豆燃豆萁。

把美味赋予政治意味,可能会喜大普奔,比如当年粉碎四人帮后,家喻户晓的“三公一母”,或者是抗战期间的锅巴肉片,被誉为“轰炸东京”。

当然也可能招致大祸,比如试图开什么河蟹宴会。

%e4%b8%89%e5%85%ac%e4%b8%80%e6%af%8d


2017年8月中旬,河北涉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当事人迅速被警方处理。

涉县吐槽医院被拘

网友王某张某未经许可质疑人民医院伙食水平被行拘的最新事例表明,人民群众中依旧存在一些落后甚至反动的餐饮意识。食品安全是大事,谨言慎行是本分,稍不注意就可能涉嫌滑向与人民为敌甚至反革命的深渊,还请广大社员干部引以为戒。

群众觉悟
部分群众的觉悟与高度

龙门阵摆到这里,请听三娃一句劝:

珍惜食材,远离政治。

食品安全大于天,福兮祸兮口中来。

延伸阅读

 朱继东考

鹰帝考

西部英雄林社长

郭松民考

司马南合影哲学考

点爷与他的战友们

 

sanwalogo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微信图片_20170820153330
独立写作 欢迎恩赏

 

也说夏律

 据辩护律师消息,2016年9月22日上午9:30,夏霖案一审开庭宣判。

夏霖律师自2014年11月8日被刑拘后,案情进展缓慢。

该案于6月14日召开庭前会议,6月17日开庭。

辩护人之一、北京义派律所的王振宇律师公开了一审辩护词(点击此段文字可见)

王振宇律师认为,综观全部案卷材料,该案给人最强烈的感觉可以被归纳为两个字,“想象”:处处充满了“有罪推定”,却无一点能够落实。

让想象重归想象吧,请把事实和正义还给夏霖,“凭我专业水准去判断,我确定夏霖是无罪的。 ” 辩护人称。


 

认识夏律,是因一些共同关注的案子,如湖北邓玉娇案、四川谭作人案等。若说投缘,还是因为准“乡党”,还有酒。

osnos

2010年在四川成都的一次采访活动。后排中间者《New Yorker》记者欧逸文,前排橙衣本文作者,其左律师夏霖,其右夏律当事人。

夏霖原籍四川自贡,曾求学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也在贵州执业多年,行事风度颇有川人范儿,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与夏聚,多半离不开酒,从成都的苍蝇小馆到北京的大酒楼,记忆里他总是频频举起白酒杯,小眼眯缝却精光外露,嘴角一翘,一口烟熏火燎的黄牙。

对飚川东话,畅谈江湖事,不亦快哉!

酒不离口,烟不离手,黑风衣包裹下的西装革履,这位自称业务能力比华一所浦姓前律师高出“一篾片”的技术性律师,这一年多在豆各庄的看守所里,显然是保持不了那样霸道的pose了。

夏曾担任学者郭玉闪的辩护人,郭在9月20日这天在《江山如此,有酒盈樽》中写到:

污名化也好,重刑也好,居是邦也,何奇之有?遭拘押時,有一句話我曾重複過很多很多遍:只要宣判,一天和十年是一樣的。以夏霖之傲氣,又何嘗不是。22日的宣判,結果可能是11年,也可能是2年,而無論是多少年,和法律都沒關係。這是我們的宿命,那就承擔吧。

我个人则拒绝去参与猜度刑期,这样的案子,要分析所谓的刑辩技术和法庭的量裁尺度,大抵是靠不上谱的。

诸事不论,就静候下次重逢,再用四川话摆摆龙门阵,走几轮他最难舍难分的茅台酒。

附:辩护人之一、莫少平律所丁锡奎律师2016年3月提交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136947047

1569933100

1767940076

1393649995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七律·叹兴国

天津爆炸事件
2015年8月14日,天津,爆炸事件期間封路的警車。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赵(1949——) 文三娃

春兰返京入枢阁,津沽出缺坊议多
京畿岂是等闲地,始传红中主海河
象山黄氏气运衰,烫手山芋也接过
代署督抚根基松,战战兢兢待宰割

春贤牧疆口碑盛,朝廷金牌怎奈何
千里单骑归皇城,又传领衔放津门
五花八门邸报乱,新华衣带诏定夺
封疆大礼皇家事,张冠李戴尘埃落

帝王自古阴阳脸,伴君伴虎莫可辨
大内红墙无新事,得志失意一线间
口是心非扮小妹,擦干眼泪陪他睡
美国没有宫廷剧,中国没有纸牌屋

又忆当年红都变,薄谷王黄时运迁
争位夺嫡刀光影,你死我活不分说
唯有异数诸暨黄,如鱼得水宰辅座
沉舟侧畔奇帆过,最后黄的是兴国

1752339311

欢迎打赏——做人难,做诗人更难, 做时政诗人,难上加难

津门官変随笔

 

2015年8月14日,天津,爆炸事件期間封路的警車。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2015年8月14日,天津,爆炸事件期間封路的警車。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沉舟侧畔奇帆过,最后黄的叫兴国。

我个人觉得国共第三次合作的时机已经熟了。共产党的干部明显不够用,国民党的干部闲得成天健身登山。

兴国黄了,朋友圈十几个群,不论党员还是群众,从早到晚都在“妄议中央”,真让人担心呢。

“广大XX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 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和要求上来”,这一句式是2012年以来各地《XX日报》的爆款,一般会出现在本地主官落马后的一至两天。津门前代理巡抚兴国,白天还在日报上发表关于教师节的“重要讲话”,当晚其副手就组织市委连夜开批斗会,称其为“反面教材”。思想转变之快、觉悟之高,在四大直辖市书记落马事变中,显得最为突出。

最高领导人2015年访美时在新闻会上留下名句: There is no House of Cards in China. 中国没有纸牌屋;忙着啪啪啪的记者们,大约只记录了上联,殊不知还有下联:美国没有宫斗剧。

   

1752339311

   床前明月光 拥护党中央

也说《我的战争》

不管是侵略还是解放,愿人类远离一切战争。

webwxgetmsgimg

大陆教科书里的“抗美援朝”,从现代国际关系的角度看,就是一场侵略战争。

你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朝鲜的宗主,也许没错,但国家军队偷偷摸摸(帽徽摘了,军用水壶上的八一标志也刮掉了,肯定不是歌中唱到的“雄赳赳气昂昂”)越境发动对另外一个国家军队的军事行动,这就是侵略战争。

你说中国军队是以“自愿者”名义入朝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都认为这是在帮助朝鲜,朝鲜和中国老亲了,跟一家人似得,他们干仗,作为家长的去调停,天经地义。但现代国际社会不这么看,至少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不会这么看,成了一家人,但还是2个国家,甚至是3个、4个的概念,家的概念更多是文化层面的,国的概念更多的是政治层面,国际政治最权威仲裁机构是哪家?是联合国,而根据当时联合国的决议,这就是侵略战争。

你说苏联、美国在朝鲜半岛都有军事存在,凭什么不让中国人干?美苏是朝鲜内政的干预者、军事的侵略者,中国也是。和尚睡得尼姑,不代表你就能合法地睡尼姑,再说和尚睡尼姑就合法了么?哼!扯得有远,话说回来,这就是侵略战争。

你说从汉武帝分置乐浪等朝鲜四郡,到袁世凯以天朝封疆大吏身份总督朝鲜,从历史地位看,朝鲜跟中国干儿子似得, 从当前地位看,朝鲜政权常年纵容兵民犯华,且以核爆要挟世界,但大陆当局一直忍气吞声,坚持绥靖,如慈父溺爱亲子。但不管是干儿子还是亲儿子,国际法则六亲不认,这就是侵略战争。

你说大中华区多少康健男儿、巾帼女子的热血和生命永远留在了鸭绿江那边,朝鲜半岛的金达莱花,也因此开得比历史任何时期都更加鲜艳夺目。这的确令人心碎,但有哪场战争的残酷,不会让生者产生恐惧与悲哀呢?再完美、再正义的战争,跨越国境不请自到的军事行动,这就是侵略战争。

你说共和国的继父(生父被普遍认为是孙逸仙)有多令人崇敬,他配偶那么多,但儿子却那么少,可堪大用的儿子少而又少,岸英他……这样巨大的牺牲,难道不会导致人神共泣么?我也相信天若有情天亦老,但,这还是一场侵略战争。

你说日本人可恨,现在还在篡改教科书,美化侵略战争。上世纪50年代的朝鲜战争,不管你是美化、还是丑化,不管写教科书的是韩国人、朝鲜人、俄罗斯人、美国人还是日本人,哪怕是中国人,这还是一场侵略战争。

你拍了一部电影叫《我的战争》,意犹未尽又拍了一部宣传片作为彩蛋,请“德高望重”的老戏骨们神采飞扬地告诉全世界——我们当年没拿护照,“举着红旗进了汉城”。

这等于在昭告全世界:

“那就是一场侵略战争。”

1752339311

欢迎打赏 远离战争

临安峰会随笔

img_0593

 

正纳闷儿临安城的西湖峰会为啥没宰辅什么事儿,刚看了晚间新闻才明白,相国应该去东南雅休年假了。暑期高峰已过,正是新马泰旅游淡季,性价比很高。不管是一个家还是一个国,还真需要他有这样懂经济的人,讲真。

对于一些特别喜爱文化又经常要发表重要讲话的公众人物来说,秘书在拟稿时不能光顾着自己显摆,还应该在生僻词旁标注拼音或者同音字,而不是处处埋雷,这才是对领导最大的体贴。读过小学的文化人群里,基本形成了这样的通识。

多个信源交叉印证,鄙人老家川东某小城,于陪都临安机场对美国来宾喊出“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机场”的大内侍卫,已经得到了相当于民族英雄规格的拥戴。

浙江某地一位街道干部以“瓶子”为名,写了一篇叫《Hangzhou, shame on U》的文章,评说钱塘峰会,文字似江南丝竹般宛转优雅。

其中有提峰会安保人均补贴十万等坊间说法,被有司查获于QQ空间,遂成“乡谣”。

“瓶子”被开除公职,行拘复刑拘,暂寄江南狱。

网友十年砍柴有叹:瓶君之际遇,颇似乡中陋俗。贵客至,叠肉铺鱼,引之上座。妇孺或厨房、或偏屋,不得主桌。童大哭不止,恨恨不公。老汉欲悦宾,必打孩子,叫骂“小畜生”。

某大三学生吐槽,临安峰会安保的套路跟大学新生军训寝室内务卫生检查的套路是一样的:桌上不能放东西,床上不能睡人,垃圾桶不能有垃圾,总之就是剥夺一切事物的本来用途。—— 跟我20多年前读大学那会儿一样一样滴。当然追根求源,应该是从苏维埃的集体主义和东瀛的军国主义那儿继承下来的撇去了糟粕的精髓。

除南宋时期,临安人对大型外事或内事活动的承受能力实在太弱。还是北平人皮实,每年都有接待义务,有时一年好几次呢。老辈儿们接待过的贵宾,不管是从蒙古、满洲、东瀛、还是从延安来的,都毕恭毕敬着。这就是皇城根儿人的气质:谁占了城门楼子,谁就是他大爷。

 

1752339311
    独立写作 欢迎打赏

正能量界的红都情结

IMG_6257

2016年8月6日,共青团中央学校部的认证微博转发了海外学者黎阳的一篇文章:揭秘“内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智囊团煽动美菲搞“南海仲裁”?

黎阳先生所指“智囊团”,即为茅先生一度主持的“天则经济研究所”。

天则所      
针对共青团传播的这篇文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旋即发表声明。
       

团系官微见到茅、天则所等关键词就气不打一处来,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在央视老毕反毛事件曝光前,茅先生一度被大陆爱国界视为中国第一汉奸。

       changshamaoyushi

因为要赶饭局,时间有限,先按下茅先生不表,咱就单从黎阳先生说开去。

本人的研究表明,黎阳在毛派里,是可以比肩张宏良、韩德强以及司马南等人的大学者。

著名毛派网络重镇——红歌会网有黎的专栏,称其被誉为“当代鲁迅”。(注:我一直以为“当代鲁迅”的桂冠是授予我老乡周小平的,待考)

   红歌会黎阳    

黎阳先生早在平西王被黜的2012年,就提出了“丢掉幻想、准备革命”的观点。

       

平西王旗倒,麾下为宦者,仕途滞碍,甚至断绝;为商者,且惊恐,且潦倒,甚至壮年殒命。

虽情势如此,正能量界依旧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老重庆情结,蔚为大观。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语文教育研究所副所长、东博书院创始人孔庆东先生呼吁:

正确对待厚薄,还我中华天道!

       

与黎阳的“丢掉幻想”论遥相呼应,孔先生认为“他们”已经背叛了革命。

       

东博书院的秘书长、著名毛派学者张清先生赞同这样的观点:主席(毛)的接班人(你懂得)在偷懒去秦城养老去了,我们一定要把他给弄出来。

       

看到孔庆东、张清两位毛派大学者的观点,很多爱国群众认为,“东博书院”被称为“东薄书院”,应该更为严肃贴切。

与孔、张二位先生一起仰望秦城的,还有北京通县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民间武装运动导师暨首都网警授勋志愿者胡杨麟先生。

       

一壶浊酒,北望秦城,“愧对君之牺牲”!

这种革命悲观主义情结,是一定会载入中华民族美德史的。

新浪微博社区专家委员会成员、著名红二代(注:核心)蔡小心先生,对同为红二代的红都旧主,情深意厚,充满袍泽之谊。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国企》杂志研究部主任郭松民先生,亦跟黎阳先生看法类似:反BO行动,就是砍旗,是counter-revolution的行为。

       

2016年8月5日,薄留在大连的地标性装置——“九龙华表”被拆除。

“风风雨雨十九秋,一个老朋友被胆怯的谋杀了,见证了卓尔不群,也见证了颟顸,一路走好!”郭前中校said。

huangbiao

BTW:郭老的这一感慨,被新浪微博屏蔽了。

《南风窗》杂志主笔、毛主席的小学生和人民的知识分子李北方先生提出了自己对于“顶层设计”的看法。

著名文史编撰家、影评师马平邦先生认为如果“一带一路”交给老帅哥搞,会比现在霸气得多。

马平邦

《中国站起来》的作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的鞭策师摩罗先生对“中国普京”的陨落寄托了无限的哀思。

       

《中国不高兴》的联合出品人、大国思维建构家刘仰先生“不高兴”的状态,随着无期兼剥权终身的判决,可能会持续很久很久。

       

上海市闵行区司法局法制宣传科科长杨华先生曾经认为,红色重庆就是新时期的延安,任凭国统区如何污蔑与打击,“这杆红旗是不会倒的”。

       
       

浙江省台州市委宣传部干部、东南沿海地区正能量界领袖老辣陈香先生,亦早在2011年就老辣地指出:历史终将证明,中国及其中国人民如果不选择类似U know Who这样的政治家而去选择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资产阶级政客(……),中国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命运就将不可避免。

正可谓:警世箴言,越陈越香。

       

司马南者,京城锣鼓巷寓公,大中华区在野国师之翘楚也。

南子于国运之功,首推打造红都。

司马南治国思想体系的精髓:唱红打黑、共富用黄。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秘书长暨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者、被誉为“当代中国最优秀的意识形态问题专家”的朱继东先生,是“打造重庆模式、讲好重庆故事”专家团中的灵魂人物之一。

       
       

西北地区媒体巨星、官员型记者的杰出代表林治波先生担任着《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以及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的职务。

林先生对BO先生治下的重庆,一度赞誉有加。

       

有不少与林有过交集的网友,评价他是体制内难得的敢言干部,不评价他的观点,他这个人倒是很有骨气,比较敢作敢当的。

我也部分认同这样的评价,林的确敢说,至于敢当嘛,倒不见得。

“重庆事变”后,林社长的过往评价变成了“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

       

林社长这一吃了吐的小动作,在正能量界大合唱一曲“忠诚的赞歌”的境界里,显得颇为刺眼。

与林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名将之后蔡小心先生。

作为毕业于军艺的军旅学者,蔡小心先生的诗词歌赋的天分,在红二代(注:核心)里至少能排名前三。他的这首《不厚赋》,虽然在墙内被屏蔽,但那种不离不弃的坚贞不屈,仍散见于墙外,赢得了其它各国有正义感的网友们的尊重。

您可以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您无法拒绝赞美他的耿介,以及浩浩荡荡的文学才华。

       

夏天知了鸣声可引众,但从未活过冬季;青松针叶虽薄,能存青史百千春秋。—— 蔡小心

       

史料收集不易 打赏敬请随意